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瑞典 > 瑞典

组图:美丽又独立的瑞典美女

  在斯德哥尔摩住久了,有时你会忽略眼前这片山水有多么秀丽,但你一定不会疏忽这里的女人有多么美丽。
  
  “瑞典金发”——美女的代称
  
  自瑞典影星嘉宝和褒曼风靡全球后,“Swedish Blond”(瑞典金发)就成了西方男人心目中的美女标志。“世界小姐”1951年诞生时,瑞典人基基·哈孔森摘走了第一个皇冠,此后50年,瑞典美女五戴桂冠,与印度并列为全球“世界小姐”最多的国家。
  
  其实,证明瑞典女人之倾国倾城大可不必追溯到50年前,把日历往前翻几个月足矣。今年的情人节,英国媒体组织受众评选“谁是足球明星的最美妻子(女友)”,意甲安科纳门将海德曼的瑞典妻子马德林娜·格拉芙战败辣妹等一群美人,以16%的选票艳压群芳;3月,国际足联的FIFA1小姐在全球如云美女中选定了瑞典模特希尔维丝苔。西班牙《阿斯报》色色地说:“如此人间尤物征服世人之眼球,套牢世人之心,简直是易如反掌。”
  
  如果时光倒流百余年,让一个中国皇帝遭遇希尔维丝苔,相信他的心即便被“套牢”,也不会承认瑞典美女真的扫了自己的三宫粉黛。可弹指间,西风已吹遍了东方,好莱坞美女当道于世,也迷倒中国众生,“瑞典金发”已成为国际美女标准。中国各大城市爱美女性勇敢地相继把腿拉长,把眼睛割大,把胸隆高,把化妆品买全,努力与“国际”标准靠近。于是,中国的美女数量近几年剧增。“美女”,突然成了个特殊名词,堂而皇之把女性当作商品的“美女经济”被创造出来,美女群体凸现成了一个“特权”群落,一种紧俏资源。

  
  “魔力”与“独立”
  
  在中国当美女,是幸福的。一个美丽女人不但可让路人频频回首,而且足以让行李有人抢着背、作业有人抢着做、账单有人抢着付、工作有人抢着给……即便一事无成,找个“成功男士”一“傍”就足以衣食无忧。在这种形势下,“人造美女”成了社会时尚,于是有了名言“干得好不如长得好”。
  
  当中国的选美冲破意识形态的禁锢大搞特搞时,瑞典的选美比赛几乎销声匿迹。中国美女能幸运地通过这样的比赛赢得金钱、工作、老公和虚荣,可在瑞典,选美早就被看作“歧视妇女”。甚至报刊上的美女照片、路牌的迷人广告也总会被女权组织抗议为“对妇女的歧视”。瑞典女人总说:我们不是男人特殊的“美丽艺术品”,我们和男人一样。
  
  受此观念影响,瑞典的校园、电视台、地方政府、行业组织不搞选美比赛,就学、就业录取女性时也没给她们提供因“美丽”而脱颖而出的额外机会。美女和“不美之女”总站在同一竞争线上,美女的心思也因此不得不下在了该用心耕耘的那些领域,她们知道,“美丽”和“男人”一样靠不住。
  
  在中国,美女会令人惊讶地集中在某几个行业或职位上。比如,艺术表演、媒体、公关以及服务业等。在这些领域,女人的脸蛋被公认为能发挥异常的作用,美丽女人也愿意往这里挤。而在瑞典,人们很少能找到这样“美女集中”的行业或职位(模特等特殊行业除外)。瑞典皇家舞蹈学院绝对无法和北京舞蹈学院内“花团锦簇”的盛况相比,那里虽多舞蹈的挚爱者,却鲜有姿色出众者。此外,瑞典的餐厅、洒吧和饭店,越是高级,越是少见美女。优雅的中年男子和妇女,聪明灵巧的小伙和姑娘占了绝大多数。甚至在中国绝对应该美女云集的瑞典电视歌手大奖赛中,也是唱功卓绝的中年女性占了一多半。
  
  一位中国游客曾在参观敬老院时被一名绝色的服务人员所惊:“要在中国,她即便不傍大款、不进娱乐圈,也肯定在非常体面的单位工作,怎么可能在敬老院呢?!”那位瑞典女子的回答很简单:“我从小就爱照顾人,所以就来这里工作了。”在瑞典,美女就是这样被分流了:因为兴趣,因为机缘,因为能力。瑞典人对工作没有高低贵贱的感觉,不同职业之间的差异很小,社会福利的高度发达让人们衣食无忧,女人们完全没必要为了生存而一窝蜂地涌向某一份工作。
  
  同样的原因也使瑞典鲜见“傍大款”现象。美女们既然已经衣食无忧并做着自己喜爱的工作,何苦要去“傍”人呢?更何况,瑞典也没那么多的“大款”让人去傍———大家都差不多嘛!瑞典美女对一个魅力男性的渴望远大于对一个百万富翁的渴望。

  
  假独立与真独立
  
  在中国,美女习惯了在单位和家里,甚至在马路上有“万千宠爱集一身”之感,但凡有点姿色的女人多少都带些傲气与娇气,她们的笑容与廉卑永远只对少数人开放,却把它诠释为“独立”。但在瑞典,平等与独立意识渗透进每个人(自然也包括美女)的血液。在斯德哥尔摩街头,漂亮姑娘自己扛着大包、小包并不罕见,瑞典女人在家里修这个,修那个也是平常事。即便与人约会,付钱时,美女会很自然地掏自己的腰包。这里的美女们和所有人一样乐于助人,与你握手时的笑容和北欧阳光一样温暖而不灼人。
  
  瑞典是“性解放”的前沿阵地。部分中国美女也谈“性解放”,但她们最终大都入了那些谈“性解放”更深刻、而实际上夫权思想根深蒂固的中国男人们的套。中国女人在学到了追求自己理想,不受男性摆布等的自由平等观念时,多半依旧难改让同行的中国男人在消费时付账的习惯。几千年的男权社会是无法在短时间内被瓦解的,中国的“独立”美女们,或者其独立最终被男性所利用,或者就是独立得不彻底。
  
  瑞典女人可不一样。她们和男人在各行各业竞争,即使在西方世界都足以引以为傲。高尔夫明星索伦斯坦和自行车明星永斯库格都因向男子比赛挑战而震惊世界,踢足球的女孩随处可见;国家议会中女议员比例高达49%,政府内阁中女部长占了整一半;上市公司董事会的女性比例平均达到17%,女企业家到处在报章上指指点点;瑞典姑娘在酒吧、迪厅看见自己中意的男性,会毫不犹豫地主动说出一句“嗨”,但“第三者”却从未成为瑞典的社会问题;瑞典美女也许会更频繁地换身边的性伴侣或男友,甚至结婚、离婚而再婚,但很少同时脚踏数只船并最终为功利而抛弃爱情。她们因为喜欢自由而选择同居,却视同居和婚姻一样严肃,对爱人一心一意。
 

  
  总而言之,中国美女多因男人而幸福,也因男人而不幸;瑞典美女因不靠男人而平常,也因不靠男人而伟大;中国女人的美多带着商品气,瑞典女人的美更回归人性本身;中国女人的独立气质中带着急躁,瑞典女人的独立气质中则带着安详。
  
  说到底,中国美女或者说中国女人的这些特点有社会的原因。中国女人的生活压力就是比瑞典女人要重一些,中国女人还在改变生活,瑞典女人则已在享受生活。只是我们在改造自己、寻求独立和自由的过程中,正在走着弯路却浑然不觉,不免让人心生感慨。虽然,在中国美女群落中不乏让人尊敬者,就像瑞典女人中也有惺惺作态、爱慕虚荣者。按说是不该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只是,在遥远安静的北欧,眼看着故乡的都市女性狂妄与功利之风越吹越烈,美女们越来越不可爱,实在忍不住想夸一夸身边这些平平常常的北欧女郎的美:单纯而隽永。

相关专题:欧洲美女,欧洲女郎  瑞典美女  
上一篇:组图:极度奢华全球十大宫殿
下一篇:组图:欧洲三大最佳旅游国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