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波兰 > 波兰

展示人生的矿井 ——波兰之行

  波兰的维利奇卡盐矿真是一个人间的奇迹。

    我们从捷克的布拉格出发,坐一夜火车,直接到了波兰的克拉克夫,第一站就是参观维利奇卡盐矿博物馆。在国内,我到很多矿井看过。煤矿、铜矿、铅锌矿、锡矿、钨矿、银矿。

  

   每看一次,心里都会蒙上一层阴影。所以,我对这个安排有点不以为然,兴致不大。

    我们顺着之字形阶梯往下走,一直下到了离地面137米的深处。盐矿从1044年开始开采,历经900多年,巷道已经深入到地下327米。我们所处的位置,不到直径的一半。看来这里的换气设备是很好的,在这样深的地球深处,一点不憋闷,反而感觉十分清新、通爽。巷道宽有3米,一人多高,是在盐岩上直接开掘进去的,两旁和顶部都没有使用枕木。盐矿迄今已开采了9层,方圆6公里的地底下差不多都掏空了,如果把巷道连结起来,竟有300多公里长。当然这不足为奇。奇的是在离地面130多米深的盐道上建起了世界上罕见的供旅游者参观的游览胜地。

    盐矿的景观,主要为两部分,一是雕塑,二是保留的矿工们劳动生活的原貌。

    在欧洲旅游,雕塑作品随处可见,无不构思奇特,精妙绝伦,令人叹止。但在地底下看到这么多雕塑,我还是第一次。雕塑皆依岩而凿,内容大多与盐矿的历史有关。发现盐矿的传说就很传奇,很浪漫。传说当年的圣金嘉公主到这一带游玩,返回时发现戒指不见了,遂派士兵四处寻找。士兵们没有找到戒指,却发现了盐矿。这无疑是神祗的旨意。这当然是很有纪念意义的。一组矿工向圣金嘉公主敬献神戒的雕塑就记述了这个遥远的传说故事。雕塑家把圣金嘉公主和旁边侍卫们的惊喜之状刻划得栩栩传神,我们都不禁受到感染。卡奇米日国王曾在1368年颁布了布维利奇卡和宝赫尼雅盐矿管理法,保证了盐矿在国民生产中重要的支柱作用,这位国王的半身雕像,也像里程碑似的供奉在巷道中间。这位国王,突出的是一双深邃的眼睛和一部蓬松卷曲的大胡子。这应该是位正直的、有作为的国王。我在旅途,很少留影。但这次忍不住挨在国王旁边照了相。然后,沿途的雕塑,一一展现出矿工们的劳动和生活场景。矿工们背负沉甸甸的盐包,弓腰曲背在栈道上行走。矿工们往大桶里灌注盐水。矿工们身体前倾双手摇着手动抽水机。矿工们举着高高的竹竿烧除沼气。矿工们坐在地上嚼咽面包。这里矿工的劳作也是艰辛的,繁重的,暗无天日。

    从17世纪开始,随着采矿业的发展,矿井下开始使用马拉运输车。据说,300年来,先后有300多匹马运送到井下工作。这些马下来后,再没有上去过。它们在矿井里工作,在矿井里休息,一年复一年,最后终老于斯。最后一匹马,是在前年才死掉的。我们还能看到的,只是雕塑家的作品了。雕塑家巧夺天工,复原了马的形态。欧洲的马,真是优良。高大剽武,劲道十足。枣红色的皮肤,漆黑的鬃毛,灰褐色的四蹄。但是,马的眼睛是瞎的。长年待在井下,不见天日,马的眼睛不再有用,它只能瞎了。

    矿工的待遇,比马略好。每天下井,得在里面待上10天,才能轮换上来。10天时间,待在井下无日无夜,无晴无雨,漆黑一片,那日子是很难熬的。但又不能像马一样,做了吃,吃了睡,睡了又做。生而为人,即使是在暗无天日的地层深处,也应该有人的生活。沿途的参观,给我们展示了矿工们的另一种生活。

    这种生活的场所主要有两称。一是舞厅。二是教堂。

    我万万没有想到在矿井深处还有一座舞厅,舞厅是个半圆形不规则的深窟,有半个篮球场大小,挤一挤,也可容纳下好几十人,铺了木地板,进口处挡了屏风,有上了光漆的木桌木椅,有华丽吊灯,壁上还挂了画。想必当年都没有这些装饰的。那时的舞厅应该非常简陋粗砺。当然也不会有舞女。但会有酒有饮料有火腿肠。欧洲人最讲究绅士风度。可是在这黑沉沉触目皆是男人的世界里,他们还能守住那份斯文么?只怕很难。音乐也不会是悠扬的,曼妙的,而应该粗犷,狂暴。我想矿工们都不会穿鞋,赤脚,甚至1上身。当音乐轰然响起的时候,他们随之起舞。他们的动作一定是极其狂放,极其夸张的。扬臂。扭腰。抖胯。跺脚。嘴里还会一声追一声不间断地嘶声大吼。在黑暗深处憋久了的人,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宣泄。

    我在舞厅的一角呆坐良久。浮想联翩,热泪涟涟。

    与喧嚷的舞场形成对比的是寂静的教堂。据说盐矿井下早先有过三座教堂。旧教堂的原址上还保存着17世纪的木雕:圣母以及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每个礼拜日,矿工们都会到教堂去做礼拜。

    我们留连很久的地方是建于19世纪的圣金嘉公主礼拜堂。我在别处没有看见过这样独特的教堂。教堂高有10米,很大,比一个足球场还大。地上依盐岩刻凿成连片的菱形方砖。教堂中间垂吊着硕大的水晶吊灯。四壁皆盐制浮雕。浮雕都是一组一组的,自成格局,各有主题。12岁的耶稣在圣殿,表现的是元老们在拜见耶稣时的神圣场面。加利利婚宴,表现的是婚宴时分的喜庆气氛。而根据达·芬奇名画创作的浮雕“最后的晚餐”,则给人一种悲怆之感。盐岩真是一种特殊的雕刻材料,用它们雕制出来的塑像,色泽黢黑,格外沉着,格外有力度,富于表现力。这些雕塑分布在教堂的四处,端庄浑厚,大气凛然,跟宽敞沉静的教堂大厅浑然一体,自然生发出一种庄严肃穆的神圣气息。

    这种深沉凝重的神圣气息,长久地留在了我的心里。

    游览到最后,排队坐升降机回到地面,我忍不住又回头多看了两眼刚刚走过的矿井。我在国内,也看过一些矿井,无不简陋、原始、破败,满目苍凉,饱含苦难。而维利奇卡盐矿,向我们展示的却是人生。

    惟人生,才是有生机,有力量的。

上一篇:波兰计划向阿富汗增兵
下一篇:弯曲房子 波兰人的骄傲(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