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波兰 > 波兰

诸神的夹缝里好多胖子

  小时候读显克微支,波澜壮阔的史诗,罗马的君王,1骑士,剑与火,民族和宗教的斗争,看得心神摇晃,不由得神往。于是记住了作者的故乡波兰,那是怎样的一片华丽土地,有多少故事,多少战争。

  

    也有安静。越是灾难深重的国度,越是容易诞生通向灵性的沉思者。他们如此沉静谦和,那是肖邦的夜曲,是米沃什的诗歌,是罗曼·波兰斯基的电影。

    在莫斯科—华沙的国际列车上,我开始回忆这个国家的历史。生存在大国的夹缝中,这个古老王国被多少次瓜分,多少次灭亡,多少次沦为异族的统治,却又顽强地生存了下来:蒙古入侵;普鲁士、俄罗斯和奥匈帝国的三次瓜分;闪电战和卡庭森林;铁幕和转向。一直到现在,波兰又直接成为北约和俄罗斯的角力场——那个至今还在争吵不休的美国反弹道导弹基地,就选在了这里。可是波兰给我的第一印象竟然是:好多的胖子。

    波兰人爱吃,能吃,力气大。传说中的大力水手就是以波兰人为原型的——难怪爱吃菠菜。满大街的大块头,像一座座的山。随后,才注意起他们引以为骄傲的华沙城。这个在二战中被彻底摧毁的古城,在战后被一砖一瓦地按照战前的原形重建,甚至连墙上的裂缝都尽力保持原有的样子。这种对待自己的建筑遗产的态度,对于我们正处在大干快上热火朝天中的国人,或许是不能理解的。

    他们对历史是如此尊重,或许正因这是一片灾难深重的土地,才对过去有这样的敬畏。也只有这样的土地,才能对于文化,有如此深刻的爱护。当然,也只有这样的土地,才能拥有全世界最高比例的天主教徒——即使在天主教受到限制的铁幕时期,他们还诞生了一位天主教教皇——2005年去世的约翰-保罗二世。

    波兰人对于天主教的信仰,与我去过的美国或者西欧国家截然不同。只有在波兰,教会拥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力,而宗教拥有如此震撼人心的信仰。

    波兰人的语言很好,出产了世界上最有影响的几位语言学家——包括那位发明了世界语的同志。也许与他们夹缝中的位置有关,几乎每个波兰人都在波兰语之外,还会说德语和俄语,不少还会英语、法语。我在华沙甚至找到了一个中国图书馆,充斥着汉语古籍的藏书室,建在古老的中世纪建筑中,亦有不少读者。在大街上也有路人看到我们,先用日语和我们对话,当我们用德语告诉他们我们来自中国后,他又立刻转成一口颇为流利的汉语……

    这就是波兰。在地球还不知道全球化是什么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实践这样一种国际精神了。几天后我们去南部奥斯维辛(波兰语里面称之为奥什维茨),看到林立的几十个国家的受难纪念室,又深深体会了这一点。

    告别华沙,是几乎所有旅程中最不舍的一次。感觉好像完全没有理解这个复杂而单纯的土地和民族,便要离开了。这个连火车站都在播放肖邦的国家,尖顶林立的古城,维斯瓦河静静地流过,它的背后,有神的祝福和遗忘。

  

上一篇:卡廷惨案:不愿活在历史的谎言中
下一篇:荷兰用波兰总统夫人名字命名郁金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