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瑞典 > 瑞典

在瑞典建设一个义乌

再过段时间,瑞典卡尔玛市可能会出现第二个中国义乌

    40平方米瑞典商铺+70平方米瑞典住宅+60平方米杭州住宅基准定价=360万元。

  这是凡尔顿集团公司董事长骆金星给出的一道数学题。

    9月28日下午,瑞典卡尔玛市。骆金星的算术题初现端倪,瑞典中国商贸城试运行的剪彩仪式正在举行,除了凡尔顿公司高层,卡尔玛市市长、卡尔玛首席执行官等政府1悉数到场,还有很多瑞典与中国的媒体。

    “红色在中国代表吉祥、幸福。因此长达两个小时的典礼被一片红色所装饰。鞭炮、礼花四起。Magnus Gustafson, 卡尔玛(kalmar)省投资促进局局长,两年前第一个和骆金星接触的人,把当天形容为‘不可思议’……”卡尔玛省最大的报纸《Barometern》29日以“庆典在幸福的色彩中进行”为题,以头版及6个版的篇幅报道了剪彩活动。

    一道数学题

    骆金星的算术题并不复杂,即拿出360万,你将拥有一个位于瑞典卡尔玛市的40平米的商铺、一个相距不远的70平米的住宅和一所位于中国杭州的80平米的房子(当然不会位于市中心,所以标明是杭州住宅基准定价),除此之外,还将可能获得三个公司股东的瑞典永久居留许可证。如果不要杭州的住房,那就支付300万人民币。

    这道数学题甫一公布,就引来很多猜疑。“要将义乌模式拷贝到全世界”——义乌人骆金星的跳跃思维,令很多中国人难以理解。一个有了丰厚原始积累的浙江老板为何要投资几个亿做中国商贸城?为什么要去瑞典做?他为什么不去买基金、股票、房子或者艺术品?

    连骆金星的妻弟(现在凡尔顿公司任职)表示,当初骆想做这个商贸城时,家里人都认为他的想法不切实际。“不过现在,看着这个项目一点点做起来,我们开始有点信心了。”他对《新世纪周刊》说。

    自从骆金星宣布自己的瑞典投资项目后,有关他的报道就多起来。据报道称,骆曾在贵州任教,后辞职从商。有个小故事可以说明骆的商业眼光:一个做电暖锅的企业急需钢化玻璃盖,骆知道后马上在附近找到一家钢化玻璃厂,他做中间商,每个玻璃盖赚一元钱,共卖了100万个玻璃盖,他赚了第一个100万。“其实这两个厂子之间仅相隔10公里,但信息不互通,只知道埋头苦干,反而给了我机会。”骆说。

    也正是他的灵活头脑,使得他从1996年开始至今的10年间,将生意越做越大,直到拥有总资产达11亿的凡尔顿集团(据报道,截至2006年10月31日,凡尔顿公司总资产达到11亿多,不过净资产仍然停留在3亿多)。也正是他在商场上的摸索,使得他最终另辟战场,想到去国外建造个商贸城。

    商贸城的基本设想是:通过商贸城构造“一站式”欧洲贸易采购平台,让中国企业能越过欧洲的中间代理商,直接将商品销往欧洲。简言之,这个商贸城是个平台,使得欧洲当地的批发商、采购商与中国的销售商直接对话。

    置身在卡尔玛市,你会发现,中国货早已“横行”。卡尔玛市长Johan Persson的棉外套和首席执行官Roland Karlsson家里的厨具“Made in China”,这里60%的产品都是中国产的,整个欧洲也如此。但过去多重经销商使得中国产品销售到欧洲后价格增加了十倍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种种现实证明,骆的商贸城是个三赢的生意,但听上去结构庞杂,投入巨大,不是一般人能想到的。正如报道所称,骆“个子不高,胆子挺大”。

    带着这个设想,骆最后将眼光投向了瑞典卡尔玛市,并在此开始做这笔大生意。

    宁静卡尔玛

    卡尔玛位于波兰以北、俄罗斯以西、德国以北,地理位置恰好在波罗的海的中心。所以,尽管卡尔玛市是个人口不过6万多人的地方,在中国,仅仅相当于一个大型乡镇的规模;但整个波罗的海却有1亿人口,是个大市场的概念。

    而且,这里交通便利,辐射甚广。在卡尔玛修建一所商贸城,可以将生意延展到波罗的海地区,甚至整个欧洲。最重要的是,卡尔玛市乃至瑞典政府都对这个项目寄予了关注和支持,这也是骆最终选择卡尔玛的原因之一。

    年轻的市长Johan Persson很擅长演讲,在9月28日开幕式上,他的讲话引来一阵阵笑声。一位在现场进行记录和报道的市政府年轻的女工作人员对本刊表示,市长在卡尔玛颇有声望,她本人觉得他仕途不可限量。也许正因如此,市长急于改变卡尔玛目前宁静的现状,招商引资。

    卡尔玛确实宁静。这个城市不大,自然风光很好,一边靠海一边是河。城市里的建筑都是有年头的,起码有一两百年历史。正如这些建筑一样,卡尔玛市民的生活节奏安静又简单。9月29日正好是周六,上午10点以前,在街道上很少能见到行人,店铺10点后才陆续开业,而在下午3点又会陆续关掉,4点后的街道又变得空荡起来。周一到周五略好,店铺会在下午5、6点关门。而周日,几乎所有的店铺都不开业。

    瑞典是高福利的国家,依靠平均月收入约3300美元就可以过上不错的生活,所以这里的生活简单又平静。这里的市民不需要像如今的中国人一样拼命赚钱,赚了钱又去拼命令货币保值。

    于是,Johan Persson与骆金星形成了需求上的互补。一方想通过招商引资,改变卡尔玛现状,使卡尔玛成为波罗的海重要的商贸城市;一方想实现自己构建商贸城的理想,将义乌拷贝到国外。一拍即合。

    而且,瑞典政府也对该项目表示了支持。2007年2月11日,瑞典中国商贸城奠基仪式在卡尔玛举行,瑞典副首相兼工业和贸易大臣毛德奥洛夫松、中国驻瑞典大使吕凤鼎、凡尔顿集团总裁骆金星以及卡尔玛地区负责人等共同为占地7万平方米的展览中心铲下了第一锨奠基土。

    为了表示诚意,卡尔玛市政府给予商贸城很多优惠条件,比如低成本的土地、允许用中国工人和中国运来的材料等等。后者很重要,因为瑞典的人工和材料价格比中国高很多,至少是十倍。如果不能从中国输送工人和材料,商贸城根本不可能以360万的价格出售店铺和住所。商贸城并不是在瑞典盖起来的,而是在中国盖好了直接运到卡尔玛去组装,听上去很像玩积木。这也是商贸城的核心商业机密了。

    臭鱼与臭豆腐

    据骆称,现在已经有9000名商人表示了对该项目的兴趣,已经有不下百人出资360万与凡尔顿签约,将出售的商品运到了卡尔玛。浙江商人陈红芳就是其中的一位,她对本刊表示:“刚过来还没熟悉情况,现在就等整个商贸城修建好了才知道生意好不好做。”

    商贸城目前处于试运营阶段,规划中尚有3万平方米的店铺尚未装修,7万平方米等待运输安装,而承诺的住宅还未建造。一支以浙江商人为主的考察团在这次试运营典礼时也来到卡尔玛,如果他们与凡尔顿签约,这次北欧行的费用就由凡尔顿支付,否则他们就自己埋单。来的商人至少有几百万身家,他们身后也是富裕的亲朋。9月28日,在参观商贸城临时展厅时,他们中的很多人对商贸城表示了质疑的态度。但一天后,骆对媒体宣称,这些人全部都与凡尔顿签订了意向书。

    简单地计算,如果商贸城建成,将至少有3000个中国人将常驻卡尔玛,这还不包括凡尔顿已经到卡尔玛的几百名工作人员和建筑工人。等更多的中国投资者到位,还会有更多的生意,骆正在计划成立一个物流公司、一家网络公司(从事交易系统管理)、一家建筑公司、一个酒店管理公司和一个服务公司(从事票务、购物等服务)等等。这意味着,中国商贸城将吸引很多中国人来到瑞典卡尔玛。

    “下次你们来的时候,这里会有洗脚按摩房什么的,肯定比现在热闹。”在卡尔玛市火车站设立的临时物流中心展示厅里,一位已经签约的商人对另外一个正在考察的商人说。他对在卡尔玛的生活大多满意,除了娱乐生活单调点外。

    中国人与瑞典人的文化融合将会在卡尔玛这个小地方得到诠释,语言、生活习惯、生活方式等等都会有碰撞。不少中国媒体记者对此表示了忧虑。

    “商贸城会不会打破卡尔玛宁静的生活,惹得市民不快?”“哦,不会,我们都欢迎变化。” 首席执行官Roland Karlsson说。

    《Barometern》报的报道中还特意刊登了一幅照片,题为“持怀疑的观众开始改变立场”。图上是一对叫Gun和Dwe的老人,他们站在剪彩仪式的场地边上观望,Dwe说,他曾对这个项目非常怀疑,但现在当他看见终于有实质性的事件发生,他开始改变他的想法。Gun说,她觉得很有意思,这事与众不同。

    而骆金星的回答更形象些:“文化的融合当然不容易,但就像我们也要接受瑞典人喜欢吃臭鱼一样,中国人喜欢吃臭豆腐也应该得到他们的理解。”

  

上一篇:追寻“瑞典0的一条好汉”
下一篇:揭秘瑞典中国商贸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