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丹麦 > 丹麦

这里曾经是海盗的家园。

这里曾经是海盗的家园。

    “这儿的三文鱼可是世界上最好的。”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一个皮肤呈健康的棕褐色、看上去似乎来自拉丁美洲的女孩,带着可爱的贪婪表情跟我搭讪。我夸张地点点头,回她一个眨眼。

  

    比较欧洲其它著名的旅游城市,哥本哈根并没有太恢弘的建筑,也缺乏顶级的雕塑,但它的美丽仍然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其市容之美,第一在于整洁,第二在于明媚。路边的建筑,一幢连着一幢,彼此风格或统一、或互补,竟没有一幢建筑看上去是突兀的;建筑的色彩,除了干净的白色之外,以温暖的砖红色与亮丽的鹅黄居多;街道上没有果皮纸屑不消说了,某些路段上干净得似乎连尘土都没有,让我简直不忍心踩上去。城市中还有一条河道,河边秀木成林,有许多人戴着耳机跑着步,也有人坐在长椅上画着写生。河中,天鹅、鸳鸯、海鸥等各种鸟类悠闲地飞着游着,其美态让我不得不在河边小坐了片刻。

    不可思议的是,穿过市中心之后,我一路上就几乎没见到多少行人,仿佛这座城市将它的美色慷慨地单独交与我享用。走着走着,我甚至有了奇异的感觉,好象自己被魔法缩小了许多倍,在一个由最漂亮的积木搭建成的童话宫殿中漫行。

    想到了童话的时候,童话就快到了。走了一个多钟头以后,我终于离开了大路,转进一个公园。所谓的公园,也就是几座小土丘、几个小池塘而已,算不上特别漂亮;我登上一个土丘,眼前豁然开朗。一片开阔得看不到边际的草地,在阳光下现出最娇艳的绿色;远处,一个纯白色的哥特式教堂,如一位绝美的少女静静伫立;再远处,便是蔚蓝的大海。

    忽然见到这样的如画美景,我停住脚步,擦了擦汗,喝了些水,再慢慢地向海边走去。在这之前,走了半个多小时,没见到什么人;这短短的走向海边的几分钟路,却见到一拨又一拨的人。终于,在一个众人围绕的所在,我见到了她——一身肃穆的铜黄色,坐在一块岩石之上,目光温柔地投向那一片北方的海。

    见到她,我笑了,轻声地说了句:“亲爱的,终于见面了。”

    被那么多男女老少的眼光注视着,被那么多人当着合影的对象(有的人居然会搂抱着她娇小的身躯拍照),小美人鱼,静静地坐在海边,对周围的一切都置若罔闻。她的眼中,只有海水,传说中她的眼睛也如海水一般的蓝;眼中只有海水,可身子却在岸上。她的鱼尾,正蜕为一双人间美足。多么美丽的一双足,却是走每一步都像走在刀尖上。

    我看着她,没有跟她合影的想法,只是看着她,看着海水打在她所在的岩石上、溅到她的身上。在她的身后,时不时有船只经过;突然,我看到一艘竖立着白色风范的古典大船行过,不由兴奋地叫了起来;许多身边的人也兴奋地叫了起来。

    当时,就是这样的船,是不是,亲爱的?当你第一次游出海面,你见到的第一样人间物事,就是这样一艘豪华的大船;当然,你还见到了璀璨的星空,星星比不上那随后的烟火绚烂;而再绚烂的烟火,在你看来也及不上一个少年的光华。那个男孩,站在船上,众人环伺,骄矜英俊。他看着烟火,你看着他。就是那么一眼,接着,你放弃了300年的寿命,你割掉了自己的舌头,你每一步路都如同走在刀尖上,最后化为海上的一朵泡沫。

    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阳光渐渐地转为橙黄色。我仍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夕阳下的小美人鱼。亲爱的,说实话,我并不欣赏你。是的,那是个英俊的王子,然而他所有的,不过是世间最凡俗的情感。他后来确实爱上了那个公主,这点你清楚。他以为是那个公主救了他,也恋上了她的美貌和娇媚,也许还有富贵和身份;一份感恩,加一份性吸引,足以成就人间一份众人称羡的爱情。他对于你,反倒只是王侯公子对一个才艺女子的轻薄爱怜。就算他知道是你救了他,又能如何呢?他不过是一个平凡的世间男子,再怎么样,也无法匹配你的爱情,你的付出。你倾心追求的“人的灵魂”,其实,比海上的泡沫还要渺小空虚。

    然而我没有办法不爱你。世人都没有办法不爱你。爱你的傻,爱你的执拗,爱你的一根筋。也许,你反而是获得了真正的爱情——如果爱一个人只是自己的事的话。不过,我不会学你的样子,我的许多朋友也都不会学你的样子。我们都是在这个繁俗的人世讨生活的人,只能用人间的法则在情场上盘算折腾。然而这并不妨碍我爱你,爱得心都疼了,爱到只是看着你的铜像便能把心给看疼了。

  

上一篇:我唯一相信的童话,丹麦
下一篇:夕阳的红色,一点点地浓了起来。终于,那打到你身上的浪花,也血一般的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