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葡萄牙 > 里斯本

在里斯本,我做善事总伤人

里斯本是葡萄牙的首都和最大的海港城市,位于欧洲大陆的最西端。该城市经济比较发达,但是人口却很少,规模相当于中国一个小城市。

    里斯本的市民们看上去很是和蔼,有礼貌,但是之间仿佛总是缺少一点什么。几次交流后我发现人们之间似乎少了一点温情,但是这缺乏的温情却又是有着不同含义,给人感觉看似不合理其实十分有道理。

  

    位于里斯本西南50公里处有一个天然湖。由于位置便捷,环境优美,这里是市民休闲游乐的胜地。周末,我带着孩子将市场上买来的乌龟带到湖边,准备将乌龟放生,以此教育孩子要多做好事,要有爱心。湖边景色很是优美,那风吹波起的浩荡芦苇确实为天然湖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但是让人遗憾的是湖水有点浑浊。正当我儿子准备将乌龟倒入湖中时,一位身穿工作服、自称费戈的男子走了过来对我说,很抱歉,先生,请你制止你的孩子,这样的爱心我们建议还是要慎重一点!我一听顿时吃惊不已,带着疑问的目光看了看他:怎么能这样说呢?费戈看着我的样子,他倒吃惊了,似乎难以理解我为什么有这种疑问。由于他一再坚持,我只好让孩子住手。费戈看着孩子将乌龟重新装进袋子里,很是满意地离开了。

    此时,不远处几个人正在拿着刀割芦苇。那一片片鲜嫩的芦苇顷刻间被放倒一大片,而刚才还在制止我们举动的费戈却在一旁不闻不问。倒是我的儿子很是激动,大步走到那几个人面前大声喊叫,要求他们停止这破坏生态的举动。那几个人显然被我儿子的举动惊住了,只好求助费戈。费戈过来要求我们不要打扰人家的工作。顿时,我来了火,就大声责问费戈有没有公德心?为什么要制止我们?费戈看无法制止我们,只好报警。两分钟后,来了一个警察。警察听了双方的申辩后就对我说,先生,你是刚来里斯本是不是?你有点不懂我们这里的规矩,你们刚才那些看似好事,或者说是一种善举的行为,我们认为那都是没有意义的。

    为什么?我一听头都大了,难道你们国家不需要市民做好事吗?人与人之间不需要友善吗?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这里的芦苇为什么要被割掉吗?我来告诉你吧,以前,这里人们很注意保护芦苇,为了让它们更好地生存,自发组织进行保护,疏松芦苇周围的土壤,为其捕捉害虫。就这样,形成波澜壮阔的芦苇荡,并且较之以往大幅成倍增加。可是,这也恰恰是最致命的。田鼠的生息地主要在芦苇丛,芦苇根是田鼠的主要食物来源。人们在无意之中,为田鼠提供了大量的食物,后来这里闹过几次严重的鼠灾。这让那些整日保护芦苇而日夜操劳的人们唏嘘不已。于是,人们就自发地有计划地来收割芦苇,而不是一味地为芦苇做好事!警察接着又说,还有,你刚才提到放生乌龟被制止的事情,我觉得费戈做得没有错。一年来,每逢节假日,天然湖边都会有人来放生,放生者以老人居多,一些小孩也在父母的陪同下来放生小动物。这些善举在当时看来是正确的,可是事实证明也是错误的。这些小动物大多以乌龟、鱼等为主,这却给环境带来了潜在的危险。由于市民经常大量放生乌龟,乌龟入水后便会钻入泥土中,而它的生命力又很强,日积月累,如今湖里的乌龟大量繁殖,导致湖水浑浊不清。所以,费戈必须制止你们。

    原来是这样,放生小动物、保护芦苇在我们中国人看来是一种善举,但是葡萄牙却不这样认为,如果肆意挥霍善举,就很可能给生态环境带来破坏和隐患!

    韦尔斯是我的一个租房住的邻居。家庭的负担,让极度忧愁的韦尔斯不得不申请政府救济。工作人员调查之后,决定每月补偿韦尔斯一家300欧元。而这些钱只能支付韦尔斯一家的伙食。我有时在超级市场看到韦尔斯,就主动帮他付点账单。韦尔斯第一次很尴尬,第二次就坚定拒绝我的好意。为什么呢?韦尔斯的太太找到我将钱还给我,对我的善举表示感谢,同时表示:韦尔斯还有能力,请不要剥夺他的劳动权利。原来,韦尔斯虽然贫困,但是没有失去劳动的能力,政府不会提供大量福利而变相剥夺他的劳动权利,只能给予一定的帮助而来引发他积极面对生活的勇气。我这才知道韦尔斯的其他邻居为什么没有一个伸出“援助”之手,唯独我还认为自己做好事了。

    这却不得不让我想起国内的一些事情:某某由于家庭困难,生活很是凄惨。经过媒体曝光后,各种捐助如雪片般飞来。最后,这个人全家生活无忧,在当地成了“富翁”,这些捐助够他们一家吃上50年的,导致全家所有人失去劳动的信念,整日无所事事,全部染上1的恶习。而此时,捐款还在源源不断从全国各地寄来。(恒一)

  

上一篇:告别欧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