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俄罗斯 > 俄罗斯

走近俄罗斯之赤塔篇

  从冰城哈尔滨登火车经满洲里加一昼夜的奔波劳顿,就到了俄罗斯最南端的赤塔古镇。又上大巴,来到赤塔盆地郊外的一个不知名的小镇,这就是我此次探亲的目的地。虽冬季寒风刺骨、北风凛冽、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可到了夏季,这里确算是俄罗斯最烈日骄阳、满山遍野花红胜火艳阳天的魅力小镇之所在了。

                   

    赤塔在俄罗斯的历史记载上始建于1825年,当时是流放那些因为反对沙皇统治者的地方之一,最后被流放到这里的人后来成为苏维埃革命的英雄。但赤塔更因靠近中国边境,又是一个军事工业城市而一度对外国人关闭,当然更包括我们中国人。如今,我也能大步流星的漫步在赤塔街头,真的很荣幸,但更充满了对俄罗斯东西伯利亚的神秘感。

                   

    当地居住的民族主要有俄罗斯、蒙古、汉族及哥萨克,主要工业为采矿业和农艺业。因为有个远房亲戚定居在此,所以我来除了探亲,更主要的还是旅游和观光、感受严冬的西伯利亚风情。

                   

    赤塔的日子,给我印象最深、感触最另类的要数:小表姑梅子、炸蚕蛹、冻梨、室外冰冻厕所、路滑老搀小、大铁桥……这几件事了。

                   

    抵赤塔市,吃住在姑奶奶家,十七八岁的小表姑年龄虽比我小八九岁,可萝卜不大却长在辈儿上了,每次当我及不情愿的红着个脸儿叫她小表姑的时候,梅子都会在一旁乐的一蹦一颠的。而梅子的纯真,更在于她从不买昂贵多余的饰物,尽管长相身材很美,姑爷爷奶奶都视她为掌上明珠,家庭条件也是他家附近很不错的,但还是见她上身常穿一件浅黄色的羊毛衫,下身是蓝灰的牛仔。她个子却很高,都快一米七了,胸前挂着是她的最爱的贴身宝贝:妈妈丢了表链的女表,用红色的尼龙绳拴着,吊在脖子里,更像是一条项链。那些天她带我乘大巴进市区参观了列宁广场,胜利公园,十二月党人教堂,晚上竟还带我去观赏了俄罗斯1表演。……

                   

    他们家住的离鹿山很近,登上鹿山便可俯瞰赤塔市全貌。原始森林、白桦林探幽、莫洛科夫卡矿泉更是好玩。夏日风景秀丽的英格达河(黑龙江上游)和赤塔河,现如今已雪盖冰覆……。沿河谷分布着无数古老的欧式建筑和现代的高楼大厦。那些天来,我经常吃饭的饭店里服务员都是俄罗斯的小姐;又待在俄罗斯试的建筑里,听着俄罗斯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的演奏;吃着1子的大列巴、大马哈鱼、喝着俄罗斯啤酒;晚上睡觉还躺在俄罗斯试的大古床上;躺在被窝里看着的书都是保尔柯察金……。

                   

    赤塔居民生活也比较富裕,一般家庭都有自备汽车,街上很少有摩托车,更没有自行车;男士、女士们上街,衣着都很整齐,质地也考究。家庭月收入5000—6000卢布(2.8卢布=1元人民币)的,除有自备汽车,在市郊或附近农村还大都有别墅,假日一家人都到别墅去休闲。当然,也不全是这样,比如郊区小镇的梅子家,就还没有这些。

                   

    而偏远的我们居住的梅子家,那个郊外俄罗斯东西伯利亚不知名的小镇,竟有几条街上还留有几处较原始的为方便居民和路人的公共厕所。那里的厕所都使用整块的木板、木杆,直接在便池上搭砌而成的。一间大屋子中间又用,大块的厚木板分割成男女两间。下面池子很大,也足有一间房子那么大,那么深。更独特的是,严冬腊月里面的赃物都会冻成了无比坚硬的冰块。就是清洁工,也都是要亲自下去用很重的镐、锹,搞开了,再带着手套搬上来,装到清洁车上。……小表姑家街门西侧的那间公厕,地面的厚木板已经很陈旧松动了,卫生队去年就说修,可到今年还没动静,吱呀吱呀地乱颤。更传奇的是,有一天我在用男厕所,隔壁女厕所里有人进去,原来是小表姑,她一脚踩在了一块悬跨两间屋子的活动木板上,这一脚踏板功,就恨恨的把我撂到僵硬的便池里去了,还是她回家找来了栓大黑狗列卡的大铁链子,一头挂在小松树上,才使我得以“登陆”……。此事,闹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笑话。

                   

    赤塔大剧院的冰上芭蕾、赤塔胜利公园五根高耸的挚天柱是俄罗斯人民反法西斯胜利的纪念,公园湖心岛阳光普照粼粼闪动着的冰光伴奏着的提琴曲……无处不在展示着,赤塔是个有着很强俄罗斯艺术魅力及中国东北、蒙古风情的多边文化的城市。

                   

    那晚,梅子和我的姑爷爷、奶奶请我在赤塔大剧院观赏冰上芭蕾、入场前在大门口姑爷爷买了许多的葡萄干、开心果、炸蚕蛹……等零食。我平生最怕虫虫兮兮的,舞剧开始了,四周一片寂静。因为息了灯光,台下也一片昏暗,我手里纸袋子的东西吃得津津有味,原以为是花生呢,可吃着感觉味道又不是。其实我吃的是当地较贵的有名的“炸蚕蛹”,一会儿趁着舞台《喀秋莎》旋律高奏,穹顶上的一束强光照射下来,我赶紧看看手里吃的到底是什么好东西?不看则罢,一看,可不得了了,竟是一只好像毛毛虫的东西,再看袋子里,还有一直吃下去的,全是这虫子。万分惊恐的我,拼命的像是怀里爬进毒蛇似的,“吱吱~~!哇哇~~!”地大叫起来,同时还拚了命的把手里的蚕蛹狠狠的抛向空中!顿时全场大乱,叫喊声惊天动地……。

                   

    可是当人们发现我抛出去的仅仅是炸蚕蛹时,人们笑了、乐了有的小朋友还捡起落到自己身上的,“嘎嘣嘎嘣~~!”地吃了起来,我吓的是目瞪口呆……。严寒地带的人们和羊奶、吃炸蚕蛹……,是为了补高脂肪使身体发热,早已成了流芳百世的习惯。呵呵~~!这事儿,在当地又不大不小的闹了个笑话……。

                   

    头离开赤塔去圣彼得堡的前两天,外面天太冷又下着鹅毛大雪,只好待在梅子家落地窗前大写字台上看书,郁郁葱葱的君子兰花丛旁,电唱机里流泻着俄罗斯的古典音乐……正当我看着手里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看得入迷的时候,大门口有人叫门,自己就出去开门。原来,是梅子的外婆给我们送冻梨来了。我一看七十几岁老太太步履蹒跚着,赶忙上去搀扶,老太太很开心地就把手伸给我。可没走两步,我还是走不惯这冰天雪地,光滑如镜的冰路,又因为搀扶着老太太,一个趔趄,自己摔倒了不算还把老太太也带倒了,俩人摔了个仰面朝天……。两个人“咯咯~~!”地在院子里笑着。好不容易我将老人家扶起,可是紧跟着又是一个趔趄……,院大门到里屋门这十几米的院路,就把老太太摔了三脚……。不过我俩还是在那里“咯咯~~!”的笑个不停……。

                   

    屋里的梅子可急了,赶忙跑出来:“冬子,是不是当初我把你搞到大粪池里,你难咽那口气?而拿我外婆报复啊?你可别做好人好事了,再做老太太就上西天了。你这个南方人,根本就走不来这冰雪的路。自己还走不稳呢再搀着人家,就更不行了!”我听了,只好作罢。心想:“明天我到街上买一双鞋底带钉子的棉鞋,再去搀扶老人家,看你还说我不?”……回到屋里,再看看那冻梨,是黑颜色的,要放在水里泡了解冻了才可以吃。……

                   

    还有几天就要过春节了,爸爸妈妈从北京打来电话,要我早点出发去圣彼得堡,尽早赶回家过传统的春节……。

                   

    临别,姑奶奶全家都舍不得我的离去,特别是小表姑梅子,送行时眼圈红红的,她把脖子上挂着的那块最心爱的项链表,送给了我作纪念;我也把凝聚着我近一个月心血,画满了俄罗斯风情的速写本送给了梅子作纪念……。突然,当着姑爷爷奶奶,她竟双手扶住我肩,在我右脸上狠狠的亲了一下,我当时很尴尬。可当姑爷爷奶奶投来目光瞪她的时候,她竟撒娇地说:“我们亲戚早已出了五服,这不叫0!”姑爷爷奶奶也只好冲着我们哈哈大笑……。

                   

    我们相约,来年的暑假,梅子更会穿上她那洁白的连衣裙,我们还会相聚在风景秀丽的英格达河的大铁桥畔……

  

上一篇:放笔西班牙
下一篇:访欧拾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