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拉脱维亚 > 拉脱维亚

最后一名纳粹战犯的消亡远在十年之后

让那些“最后一个”论者始料不及的是,就在世界即将进入21世纪之际,各国

  媒体纷纷炒出澳大利亚籍纳粹战犯康拉德·卡莱伊斯落人法网的消息。

   2000年1 月6 日,涉嫌在二战中参加党卫军拉托维亚军团、积极协助特别行动

  队杀害了3 万多犹太居民的澳大利亚籍拉托维亚人康拉德·卡莱伊斯,被英国警方

  和移民局1押解出境,拉托维亚当局已开始调查他的历史问题。现已查明,康拉

  德·卡莱伊斯原籍拉托维亚,生于里加。1941年7 月,纳粹德国侵占该国不到1 个

  月,他就参加了由当地纳粹特别行动队操纵的拉托维亚保安警察,成为纳粹分子大

  规模1犹太人的得力帮凶。战后移居美国的一位纳粹受害者鲁道夫·索姆斯证实,

  1942年2 月,康·卡莱伊斯带领的一支特遣小分队,曾在靠近拉托维亚东部边境的

  扎波雷特村,杀光了全村所有的吉普赛人。以后,他又加入党卫军,并在里加附近

  的萨拉斯皮尔斯集中营担任看守。他对该集中营六七十名犹太人囚犯与苏军战俘被

  杀害或1致死负有罪责。1950年他冒充难民潜逃到澳大利亚,并于1957年获得该

  国国籍。1959年他又移居美国,在那里生活了30年以上。但随着世界各国追捕纳粹

  战犯的深入发展,其罪恶身份逐渐败露。1993年,常驻芝加哥的美国第七巡回法庭

  揭露了他于二战期间曾在设在里加附近的萨拉斯皮尔司集中营参与杀害数十名囚犯

  的罪恶历史。1994年,美国移民当局据此将他驱逐出境。90年代后期,他又被加拿

  大政府驱逐出境。

   2000年回月从英国被赶走后,他不得不返回澳大利亚。然而,今天的澳大利亚

  再也不是他的避风港了。

   2000年12月13日,澳大利亚警方已根据拉托维亚政府的引渡要求,在墨尔本将

  他逮捕。一场正义的审判行将降临到他的头上。

   即使时光进入对世纪,揭露和审判纳粹战犯的消息依然不断传来:2001年1 月,

  英国独立电视公司在一个国际性节目中披露,1947年大约有8000名前特别行动队第

  14分队的乌克兰籍官兵(原属以杀人累累著称的乌克兰警察“夜莺”部队,1942年

  前后被特别行动队第14分队收编)获准在英国定居,目前其中的1500人左右仍然在

  英国生活着。这些人中有许多亲身参加过特别行动,自1941年至1944年在波兰1

  过数千名犹太人和近千名波兰和平居民。英国1门正准备对他们的大1罪行

  提出起诉。去年,德国慕尼黑地方法庭又抓获了年龄已达89岁的丙级纳粹战犯安东

  ·马洛什。4 月23日,该法庭已开始对他进行法庭调查。二战期间,马洛什曾加入

  党卫军,并且是一名积极的杀手。在某纳粹集中营担任看守时,他先后杀害了700

  多名犹太人囚犯。1944年他调任纳粹德国下属的捷克保护国的一家监狱内担任盖世

  太保的狱警,以对囚犯凶残而闻名。他曾惨无人道地在2 名囚犯的腹腔内进行喷水

  器效果的试验,导致2 人当场身亡。慕尼黑法庭指控他一项谋杀未遂和三项谋杀罪,

  他正在狱中等待即将来临的严正审判。与此几乎同时,在汉堡的一家监狱中,也羁

  押着一名白发苍苍的高龄老汉。他就是二战后期曾在意大利格努阿地区担任党卫军

  首脑的纳粹战犯弗里德里希·昂格尔,今年已然92岁了。意大利有关部门指控他应

  对杀害246 名意大利爱国者承担责任。战争结束后,他潜逃回德国。1954年起,他

  使用化名弗里德里希·施罗登贝格,在一个只有80000 人的小城市内栖身避祸。1997

  年,意大利都灵地方法庭,揭露了他的历史罪恶,并于1999年进行缺席判决。在意

  大利司法机关的协助下,2000年,汉堡地方法庭宣布将他收监审查。与他前后不久

  被起诉的还有还有前党卫军中校、在镇压游击队方面独当一面的哈斯以及曾亲手枪

  杀了16名抵抗战士的盖世太保警长舍尔费克。更富有戏剧色彩的是,在德国某城市,

  由于一名百岁老人做寿,竞意外地发现了一个失踪数十年的纳粹战犯。这位名叫卡

  尔·普拉格的白发老人生于1897年。2000年时已历103 岁。记者采访时,兴奋得忘

  乎所以的普拉格说走了嘴,居然谈到自己在1941年曾来到过被侵占的立陶宛瓦尔纳。

  机警的记者不动声色,以恭维的口吻诱他往深处发挥,终于套出他曾参加特别行动

  队A 支队,对当地犹太人大展屠刀的经历。记者在此基础上内查外调,查明他在瓦

  尔纳犯下滔天罪行,他所在的小分队先后杀死犹太人和0员、游击队员57000

  人,其中他一人亲手处死的就达562 人之多。而远在数千里之外的维森塔尔中心也

  因此发现了一名深藏几十年的纳粹战犯的下落。

   显然,“最后一名”的到来为时尚早。其实,在今天,至少还有数千名纳粹战

  犯藏匿在世界各地安度晚年。不过,只有极个别人不甘寂寞而跳将出来,而大多数

  人则采取了深沉不露、绝口不谈已往的人生哲学。这正好似“平静的水面不等于没

  有鳄鱼”。

  

上一篇:与使馆和当地有关部门联系方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