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奥地利 > 阿尔卑斯

中国苯妞在阿尔卑斯

滑雪是好玩的。这点毋庸置疑。前提是有-适合自己水平的宽而长的雪道,高速缆车,良好的雪况。如果再有耐心的,nice的,水平高的伙伴一起玩,适时地给你指点,就更好了。如果他再是个帅哥,就完美了。

  在法国的那几天,就跟做梦一样。上面那几点一一实现。换个庸俗的说法,它满足了我对滑雪的所有幻想。

  我们滑雪小分队一行8人,4男4女,除我之外都是高手。第一天早上,我决定自己活动,因为他们全都要登顶,而我查看了地图后得知,从山顶下来除了一条蓝道全部是红道和黑道。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事实证明我的决定既正确又不正确。为什么这么说呢?正确的是,雪道果然很难,绿道比南山中级道还要难,关键很多地方是倾斜的。不正确呢,就是下面的雪况太差了,今年欧洲暖冬,山下的雪处于要化不化的状况,水了吧唧的,很多地方在烈日的照耀下已经1了,远远的看见一块黑,赶紧拐弯,要不就要呛个大跟头。

  晚上吃饭的时候聊起来,大家热情邀请我第二天跟他们一起登顶。鼓励了我半天,我竟然就答应了。一副无知者无畏的模样。我不知道等着我的除了让我叹为观止的雪山美景,还有一个难忘的下山之旅。

  第二天早上,我乐呵呵的跟大伙一起搭高速缆车上山了。一路风光无限,我当时那个后悔前一天没上来。下车后,滑一段不太陡的路后转乘另一个缆车就登顶了。我还说呢,这也不难啊。早知道昨天就该上来。越往上越美,满目的雪山阿,瓦蓝的天,不时飞机拉根美丽的弧线。感叹阿尔卑斯跟Tahoe风格太不同了,一个硬汉,一个书生,当然,都帅。

  登顶后,我准备从唯一的蓝道下来,放眼一看,OMG,虽然雪道很宽,雪况也非常好。但是很陡。小分队的Glenn大哥安慰我不要怕,不要往下看,跟着Jasmine大姐,她拐弯,我也拐,她停,我也停,滑了好半天阿,停下来的时候,竟然已经到第二个缆车的下站了。当然,我因为紧张,没有enjoy什么风景,不过我还是很高兴的,没有摔跤。我很为自己自豪。大家也夸了我半天。这样,一上午我分别跟着几个大姐滑了几个来回,大哥们轮流断后,就怕我出事下不来。

  中午在半山的露天咖啡厅吃简单的午饭后,我就决定和老陈滑那边一座山,脱离了大部队。一开始还好,滑了一个来回,我就累得不行了。一个来回就要一个多小时,不知道雪道有多长,估计至少10公里,因为整个Saint Sorlin d’Arves雪场,十几条雪道一共130多公里。第二个来回的时候就出事了!可能是自己的体能严重下降,我开始摔跤。有同学问我有没有在那里丢人现眼,我很骄傲的回答你,有。还好法国人判断不出我是哪国人。摔了几个后,我就不敢滑了,那时候看雪道,陡的连站都站不起来,虽然自己刚刚从这里滑下去过,可那时候已经严重不自信了。天已经慢慢的暗下来了,人们一个个的飞速从我身边滑过,经常有好心的人在我面前急停下来,铲我一身雪后问我,你没事吧。我硬着头皮说没事,然后转脸让老陈给SOS打电话,要求‘拖车’-因为我实在滑不了了。雪场的服务人员只懂法语,damm,没办法,老陈给Glenn大哥打电话,Glenn替我们‘报了案’,然后问清我们的位置就来找我们了。见了他,我心就放下了很多。他是个极高的高手,而且是个帅哥,据说从3岁就开始滑雪了,后来还当过滑雪教练打工挣学费。所以他知道如何让我relax。很快SOS就来了,潇洒的开着雪地摩托,问我要不要去诊所,我说不用,就想下山,他耸耸肩就带我下山了。哇噻,雪地摩托太爽了,尤其是在那么陡的雪山上下来。我竟然坐在后座上想,这要是在南山还得花钱呢,今天真是赚到了。鄙视自己一下。正当自己胡思乱想的时候,听到法国帅哥的对讲机响了,他叽哩咕噜说了几句后,朝另一条雪道开去,然后我就看见了几个在岩石上徘徊的滑雪者。就算我听不懂法语我也明白了,他们擅自滑越野,结果找不到路了,四周都是岩石,寸步难行。这时法国帅哥把我和我的雪板放下,说,‘wait, here.’ 他就去救其他人去了。在我苦等的时候,Glenn和老陈从山上滑下来了,老陈说上面出大事了,那几个滑野雪的人之中有一个从上面掉下来了,满脸是血,法国帅哥就是去接他去了,其他三个要借用直升机救援,2000欧元。这就是有组织无纪律的代价。

  。

上一篇:旅游风光.阿尔卑斯山
下一篇:阿尔卑斯山雪的美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