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波兰 > 波兰

在波兰治“英语教学”

  出过国留过学的人大都有这样的经历与感受:许多国家在生活待遇上对待本国学生和外国学生并没有太大的差别。惟独中国是个礼仪之邦,这一点似乎例外。1998年12月,我在波兰华沙大学英国文学院作了一年的访问学者。

    刚到波兰,报完到见了导师之后,一切事情都要自己去张罗,没有人为你包办生活事务。校方安排我们住在旅馆里,两人一间,每月交350兹罗提,一人一间则交550兹罗提。我们的助学金每月也就900多兹罗提,除去吃饭和开销,所剩无几,再交那么贵的房钱,钱就不够花。而要找到既便宜又不错的房子,在华沙不是件容易事。所幸的是,刚去不久,我就找到一间。同一套房里住着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姑娘,我的房间只有几平方米,但套房厨卫设施齐全,非常方便。不巧的是,6月份房主要收回房子,我只好搬到华沙大学生公寓去,几个人一间,凑合着住。1999年去的留学生条件更差,四个男生合住一间,而这些人在国内挺神气,都有一官半职,到了那里可没人管你。

  

    波兰是个饱经沧桑和苦难的国家,历史上曾多次遭到侵略乃至灭亡。首都华沙遭受的灾难更是惨重。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华沙90%以上的建筑物被毁,整个城市一片废墟。希特勒曾宣称 :华沙这个城市将不复存在。可是战后,顽强的波兰人硬是一砖一瓦,严格按街道的原样和尺寸,重建了整个华沙市,这在全世界是绝无仅有的。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今天的华沙已经成了一个较有特色和一定规模的都市。外表虽有些破旧,缺少一些大都市的现代感,但它良好的居住环境、便利的交通及完备的市政和生活服务设施,要远远超出中国一般城市的水平。尤其是春夏秋季,整个华沙绿树掩映,花团锦簇,气候温和湿润,使人感到非常舒适。

    今天的波兰人月薪在300美元左右,绝大部分家庭有了小汽车和别墅。市场很丰富,物价也很合理。波兰人也颇以此为自豪。但20多年前可不是这样。大部分波兰人的月薪只有十几个美元,收入相当低。中国驻波使馆的人告诉我们,1988年他们用9个美元就能买一套相当不错的西服,所以很多人到今天还在穿那时买的衣服。波兰人比较纯朴热诚。我们和当地的居民没有什么来往,但是和周围的同学、导师相处,以及日常生活中的交往都能感受到这点。比如说,你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不认识路,东张西望,马上就会有姑娘和小伙子来问你,需不需要帮助;上市场买东西,一般都是一分钱一分货,货主既不会让价,也不会瞎要价。你要买皮鞋,他们会如实告诉你,是真皮、合成皮或是人造革做的;上公共汽车,年轻男士一般都不坐位子,更不要说抢位子坐;到人家家里去做客,主人会拿出最拿手的菜招待你,而且热情相邀,尽显地主之宜,不像德国、奥地利那边的人,请你到饭店吃饭,完了之后你必须付自己的帐单。

    在波兰生活,中国人最感不适应的主要还是饮食。市场上虽能买到猪牛肉和鸡及奶制品,但蔬菜品种很少而且很贵,到了冬天更是不敢问津,主要买洋葱胡萝卜大白菜之类。所以很多留学生天天只能是凑合着煮些面条之类的吃吃,或者干脆就啃香肠面包,挺不适应。文化生活也很单调枯燥,电影、电视,大多讲波语,看不懂,又看不到国内的电视和报纸,要看也只能浏览中国大使馆教育处分发到各大学留学生手中的那些种类不多而周期相对较长的报刊。在华沙的中国人不多,大家也不怎么往来,平时除了上课,最多就是逛逛公园,听听音乐,日子显得很漫长。我们这些作访问学者的大多只有一年,熬一熬也就过去了;难熬的是那些读学位的,呆3年,有点不可思议。即使这样,仍有几个访问学者受不了,提前回国了。

    出国前,按照留学计划,我的研究方向是英语测试。到了波兰后,发现人家根本不重视英语测试,从事这方面的人不多,力量很弱,全院只有一个硕士生在搞。相比之下,波兰的英语教学力量很强,也很受重视。所以经同意,我改为英语教学专业。我的老师无论是治学还是为人,都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他退休前是华沙大学英国文学院的院长,现在还是波兰英语教学学会名誉会长、国际英语教学学会波兰分会理事。1999年,他已经73岁了。波兰政府规定,教授70岁退休。由于导师学术水平高,造诣很深,所以70岁退休后,院方立即续聘了他3年。1999年,3年续聘期期满,院方又续聘他3年。退休后,连续被续聘6年的教授,在波兰高等院校里很少见。他写了不少著作,很早就在波兰出名了。波兰电视台曾经播出的公共英语讲座教材,就是出自他之手。所以他在波兰的地位很高,学英语的波兰人几乎没有不知道他的名字的。

    在他的指导下,我很快就着手进行学习和研究。刚开始时,他主要指导我看书,熟悉波兰及英语国家的英语教学理论和技巧,接着就是写体会文章,并针对中国院校的情况和学生的特点提出自己的见解,然后他再回过头来与我探讨问题。如此反复,我觉得对开阔自己的思路和眼界,积累理论知识,丰富教学技艺和手段都极有帮助。刚去不久,我就经导师推荐并受组委会的邀请参加了一个大型全波兰性的学术研讨会,并在会上作了发言。我在开会期间的一切费用都由院长亲自签批予以报销,这样的待遇在当时的波兰中国留学生中是没有先例的。接着,我的一篇关于英语教学的文章English Teaching in a Technical University in China被波兰全国性的Foreign Teachers刊物录用,编辑约见了我,定了稿,接下来编辑部又将我的文章由英文译成了波语,刊登在该杂志的2000年第2-3期上。我的文章在波兰的杂志上得以发表也开了驻波留学生的先河--一年的时间毕竟太短,许多人连情况还没熟悉半年就过去了。

    当然,我与导师在学术上也有分歧的时候。有一次,导师拿了一篇英国人谈中国英语教学的文章要我谈谈看法,这篇文章的作者来自英国文化委员会。看了这篇文章后,我觉得他说的情况很片面,基本上否认了中国英语教学的成果,对中国的现实了解得也不够透彻,所以心中挺不服。轮到写体会文章的时候,我专门针对英国人的观点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实际上是逐条加以驳斥和反击。这下导师可有意见了,说我不该那样。我说我在中国生活,本身又是搞这一行的,知道怎么回事,我文章里所说的都是事实,我不能容忍一个对中国和中国英语教学一知半解的人对我们说三道四!导师再没说什么,只是把我的文章留下来作纪念。事后他的同事说,你讲英国人的坏话怎么行?他老婆是英国人,惹恼了他老婆比惹恼了他自己可能要更糟糕。

    6月中旬到9月下旬是波兰大学的暑假,有三个半月。这期间教师休假,学生也不上课。恰好在这时,波兰飞圈(Ringo)协会邀请我们参加第三届世界飞圈比赛。发明飞圈这个运动项目的人是波兰击剑运动员,拿过奥运会银牌。他推广的飞圈运动现在在波兰非常流行,并且正逐步推向世界。有趣的是,这次世界级的比赛,我居然拿了个第五名。参加的中国学生中只有我获了奖。过后,留学生对我开玩笑说:你应该向国家体育总局申请登记世界记录和奖金。接下来,我去了一趟美国,在那里呆了一个多月。

    下半年开学后,忙了一阵子辞旧迎新,离我回国的日子也就两个月了。这两个月期间,除了读书和上波语课外,我重点准备一个国际性的的英语学术会议的交流材料。11月12日到14日,在波兰城市卡托维茨召开的国际外语教师协会1999年年会(波兰),与会者有800多人,规模很大,参与者中许多是国际英语教育界的名人,有著名出版社的代表,如牛津大学出版社、朗曼出版社、剑桥大学出版社等;有著名的教材编写者,如《跟我学》的编写者。能有机会与会并与他们交流(我提交大会交流的论文是A Personal View of General English Teaching in China),于我来说实在是一件大事。我的导师也极力促成我去参加这次国际学术交流大会,亲自帮我买火车票,向大会组委会申请减少我的会务费。当然,住宿、交通及会务费仍有华沙大学英国文学院给予赞助。

    这次会议还有一个有趣的插曲:英国人Sinclair先生代表剑桥大学商务英语测试中心来参加会议,并就剑桥商务英语考试的情况作了发言。我原想这么一个知名而又流行全世界的机构派来的代表,人们一定会欢迎。可是从一开始,许多波兰人,还有一些其他国家的人就纷纷对他进行攻击。指出所谓的商务英语测试对正常的英语教学构成了严重干扰和影响。因为现在许多外资公司招聘人都要商务英语合格证。这样一来,学生们都抛开了正常的英语学习,专攻商务英语。这种情况在中国也有,但提出批评的人不多。

    开完这次会,我在波兰的时间也就剩两个星期了,也就是说,我这一年的访问经历以这次会议为标志划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一年的访问研究,也帮我打消了一个出国时许多人向我问的、包括我自己也有的一个疑问,到一个非英语国家去搞英语教学研究行不行,值不值得。一年下来,答案是肯定的。虽然波兰没有英语国家那样好的英语环境,但是,它的教学方法、手段同中国的英语教学更有可比性和借鉴性--因为都是非英语国家。波兰的英语教学是如何进行的,我们又是怎样搞的?两者有哪些长处?又有哪些薄弱环节?一比较就知道了。(撰文/张子琴)

  

上一篇:多瑙河畔的琴声:一个中国盲人学生的故事
下一篇:乌克兰的留学生活 别样感受在心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