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波兰 > 波兰

在波兰治学的日子

1999年,我在波兰华沙大学英国文学院作了一年的访问学者。

    刚到波兰,报完到见了导师之后,一切事情都要自己去张罗。校方安排我们住在旅馆里,两人一间,每月交350兹罗提,一人一间则交550兹罗提。我们的助学金每月也就900多兹罗提,除去吃饭和开销,所剩无几,再交那么贵的房钱,钱就不够花。我只好搬到华沙大学生公寓去,几个人一间,凑合着住。

  

    波兰是个饱经沧桑和苦难的国家,历史上曾多次遭到侵略乃至灭亡。首都华沙遭受的灾难更是惨重。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华沙90%以上的建筑物被毁,整个城市一片废墟。希特勒曾宣称:华沙这个城市将不复存在。可是战后,顽强的波兰人硬是一砖一瓦,严格按街道的原样和尺寸,重建了整个华沙市,这在全世界是绝无仅有的。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今天的华沙已经成了一个较有特色和一定规模的都市。

    今天的波兰人月薪在300美元左右,绝大部分家庭有了小汽车和别墅。市场很丰富,物价也很合理。波兰人也颇以此为自豪。

    在波兰生活,中国人最感不适应的主要还是饮食。市场上虽能买到猪牛肉和鸡及奶制品,但蔬菜品种很少而且很贵,到了冬天更是不敢问津,主要买洋葱胡萝卜大白菜之类。所以很多留学生天天只能是凑合着煮些面条之类的吃吃,或者干脆就啃香肠面包。我们这些作访问学者的大多只有一年,熬一熬也就过去了;难熬的是那些读学位的,呆3年,有点不可思议。

    出国前,按照留学计划,我的研究方向是英语测试。到了波兰后,发现人家根本不重视英语测试,所以经同意,我改为英语教学专业。我的老师无论是治学还是为人,都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他退休前是华沙大学英国文学院的院长,现在还是波兰英语教学学会名誉会长、国际英语教学学会波兰分会理事。1999年,他已经73岁了。波兰政府规定,教授70岁退休。由于导师学术水平高,造诣很深,所以70岁退休后,院方立即续聘了他3年。1999年,3年续聘期期满,院方又续聘他3年。退休后,连续被续聘6年的教授,在波兰高等院校里很少见。他在波兰的地位很高,学英语的波兰人几乎没有不知道他的名字的。

    在他的指导下,我很快就着手进行学习和研究。刚开始时,他主要指导我看书,熟悉波兰及英语国家的英语教学理论和技巧,接着就是写体会文章,并针对中国院校的情况和学生的特点提出自己的见解,然后他再回过头来与我探讨问题。如此反复,我觉得对开阔自己的思路和眼界,积累理论知识,丰富教学技艺和手段都极有帮助。

    当然,我与导师在学术上也有分歧的时候。有一次,导师拿了一篇英国人谈中国英语教学的文章要我谈谈看法,这篇文章的作者来自英国文化委员会。看了这篇文章后,我觉得他说的情况很片面,对中国的现实了解得也不够透彻。轮到写体会文章的时候,我专门针对英国人的观点提出了不同的看法。这下导师可有意见了,说我不该那样。我说我在中国生活,我文章里所说的都是事实,我不能容忍一个对中国和中国英语教学一知半解的人对我们说三道四!导师再没说什么,只是把我的文章留下来作纪念。事后他的同事说,你讲英国人的坏话怎么行?他老婆是英国人,惹恼了他老婆比惹恼了他自己可能要更糟糕。

    下半年开学后,忙了一阵子辞旧迎新,离我回国的日子也就两个月了。这两个月期间,我重点准备一个国际性的英语学术会议的交流材料。11月12日到14日,在波兰城市卡托维茨召开的国际外语教师协会1999年年会(波兰),与会者有800多人,规模很大,参与者中许多是国际英语教育界的名人。我的导师也极力促成我去参加这次国际学术交流大会,亲自帮我买火车票,向大会组委会申请减少我的会务费。

    开完这次会,我在波兰的时间也就剩两个星期了,也就是说,我这一年的访问经历以这次会议为标志画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一年的访问研究,也帮我打消了一个出国时许多人向我问的、包括我自己也有的一个疑问,到一个非英语国家去搞英语教学研究行不行,值不值得。一年下来,答案是肯定的。虽然波兰没有英语国家那样好的英语环境,但是,它的教学方法、手段同中国的英语教学更有可比性和借鉴性--因为都是非英语国家。(张子琴)

  

上一篇:在波兰感受中国文化
下一篇:小留学生故事:薇薇安在维也纳上学的日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