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爱沙尼亚 > 爱沙尼亚

一位哲学家的旅行日记

赫尔曼·凯塞林伯爵(Count Hermann Keyserling)在《一位哲学家的旅行日记》中说。他是爱沙尼亚地主,在德国受教育,用德语写作,住在巴黎、柏林与爱沙尼亚的庄园里,研究哲学与地理学,1911年开始他的环球旅行,同年岁末到中国。他不相信一场充满暴力与混乱的革命可以谋得人与社会的幸福文明,他更不相信革命会发生在中国。在他的想象中,中国是“一片永恒和平与秩序的土地。从广州到青岛,他试图寻找那个礼貌、平和、秩序、深厚的孔夫子的中国,但直到他深入华北腹地,看到绵延无尽的田野庄廓与朴实勤劳、安分守己的中国农民时,他才感觉到自己发现了真正的中国。那种不同于西方华丽浪漫的东方主义想象中的中国的另一个“真正的中国”,体现着广阔的亚洲内陆的、根植于土地自然中的博大深厚精神。它不像日本的轻盈、印度的神秘,更像托尔斯泰小说中的俄罗斯乡土的浑厚精粹。他在旅行日记中写道:(D图32)

   “随着旅行深入中国内陆,映入眼帘的乡村景色感动着我,而且我从未被如此深刻地感动过。每一寸土地都被开垦,都经过精耕细作,梯田盘旋到山顶,就像埃及的金字塔,山坡上的田埂犹如精美的石阶。黄土筑成的村舍,围着黄土筑成的墙,与黄土的自然景观融为一体,一切都是浑然而自然的。放眼望去,随处可见正在劳作的农民,他们熟练、细心、全神贯注。正是这些农民,赋予这片广阔的平原以生机。他们身上的蓝袄,与田野里的绿苗、浅黄色的干涸的河床,共同构成中国的风景。人们几乎无法想象,如果没有这些黄皮肤的农民在这里生息劳作,这片广阔的土地会是什么样子。这片黄色的土地,既是田畴,又是墓地。它像一片无边广阔的墓场,没有哪块土地上没有坟丘,耕犁在星缀的墓碑间蜿蜒行走,一次又一次地划破土地。世界上没有哪里的农村像这里一样执着于土地并与土地融为一体。这里无数代人生生死死,都寸步不离故土。人属于土地,而不是土地属于人;人是土地的孩子,永远也离不开土地。不管人口如何增长,他们还紧守着脚下的那片故土,依靠勤劳从贫瘠的自然中攫取生命。他们生在那里生,死在那里死,他们抱着孩童式的信念,相信死后葬在泥土中就像回到母亲的子宫,生命将再次开始,直到永恒。中国农民像史前的希腊人那样相信死后的生命。土地滋养着他们的祖先的精神,报答他们的勤劳、惩罚他们的懒惰。故土就是他们的历史,他们的回忆,他们的纪念;他们不可能背离故土就像他们不可能背离自己;因为他是土地的一部分。”

  

上一篇:爱沙尼亚-相聚是缘分
下一篇:波羅的海國家(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