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卢森堡 > 卢森堡

“袖珍之国”卢森堡

“袖珍之国”卢森堡大公国的首都卢森堡是欧洲的观景台,它地处德,法,比之间,历史上曾长期受法国,德国,西班牙,奥地利等国统治,打下了欧洲各国的烙印,这里的建筑,语言,商品,服饰等都显示出多元化的色彩。而法院广场又是卢森堡的观景台,在此能全方位地浏览卢森堡的特色景观。

   法院广场位于卢森堡旧城(北城)与新城(南城)之间,大峡谷北岸。场地不大,平整光洁,游人如织。中央耸立着一尊英雄纪念碑,梯形正方体碑身,洁白如玉,顶端是胜利女神镀金铜像。底座分两层,下层的平台上安放着伤亡士兵的青铜塑像,有的躺在平台上,有的坐在轮椅里。二层碑座的一面上有镂金文字,说这里纪念的是一战中阵亡的卢森堡3000将士和二战中牺牲的多少将士(记不清了),还有在韩战中死去的,说是死于中国人之手,倒很有意思。

  

   在碑前我和老伴照了几张像就往别处走走。广场的两个角落里分别放着一门古代的炮筒,简陋粗糙,铜锈斑驳,炮口斜向前方,仍保持着战斗姿态。据说这里是两个古炮台的入口处,安放两门旧炮,意在提示人们不要忘记血风猩雨的年代。卢森堡地处西欧要冲,是兵家必争之地,这个欧洲“0”又屡受强临入侵,所以抵抗意识极强,防御设施充足,建造了三道城墙,几十座城堡炮台,23公里长的地道暗堡。这两门苍老的火炮,默默地蹲伏在角落里,只向能读懂它的游人诉说卢森堡悲壮的历史。

   走到广场边沿,大峡谷霍然呈现在眼前。长数公里,宽约100米,深60来米的巨壑横卧在脚下,这是古河道也是旧战场。这样的峡谷放在深山旷野里,也许算不了什么,但在繁华的都市里出现这一奇观,确实是绝无仅有的。陡峭的谷岸,绿荫苍翠,蓊蓊郁郁;也有些地方裸露着,层层叠叠的红土壁森然挺立,更为壮观。这让我忽然想起卢森堡是“红土之国”的说法,红土富含铁质,是软体铁矿,卢森堡炼钢业发达,又得了个“钢铁王国”的称呼,年人均钢产量近六万吨。看对岸婆娑起舞的绿荫之上那不是中世纪的尖顶建筑马?旁边一座圆形钟楼参天耸立。瞧那座宫殿,多么宏伟,据说那不是宫殿,而是国家储蓄银行。卢森堡有近200家银行,90%是外国的,成为世界七大金融中心之一。钢铁和金融是卢森堡国民经济的两大支柱,仅有40万人的卢森堡怎能不富?这些建筑后面就是新城,金融,商业,交通等中心都在那里。把目光收回来,再看那凌空架起的石拱桥,攀附峭壁,悬于绝谷,气势恢宏,这就是著名的阿道夫大桥。该桥1930年建成,长221米,桥身中央有长达84米的巨型石拱作支架,据说是世界第一跨径的石拱桥。那边还有一座,是夏洛特桥,一样的奇险,规模稍小一点。全市有93座桥梁架在阿尔泽特河,佩特鲁斯河及大峡谷之上,将新老城区连为一体。好了,我们还是换个角度看看另一边的圣母院大教堂吧。教堂位于广场斜对面,是17世纪建成的哥特式建筑。开始是教会学校,后来改建为圣母教堂。浅褐色的墙壁,深灰色的殿顶,三座银灰色的尖塔高耸入云,其中一座是钟楼。没进去看,听说里面金壁辉煌,美轮美奂,雪白的大理石雕塑非常名贵。卢森堡97%的居民都信天主教,这里就是他们神圣的殿堂

   离开法院广场往北步行不多远,就是市政厅,很普通的二层楼房。浅灰色的墙壁,栗子色的窗框,朴实无华。更令人惊奇的是,市政厅旁就是农贸市场,蔬菜,水果,花卉,小吃,工艺品等摊位紧挨着市政厅的墙根,一行行排开。这在我们国内是很难允许的。再往东走几步,是一处小广场,竖着一座纪念碑,方方正正的,不太高,顶上有一个青铜雕塑的古代英雄,他骑着战马,昂首挺胸,很有气魄的样子。原来是卢森堡的开拓者西列佛鲁克公爵。他是古罗马神圣帝国阿登公爵的弟弟,他来到这里,建起第一个要塞城堡,命名为“卢森堡”,意思是“小小的要塞城堡”。开拓者总是令人敬佩,卢森堡人民永远纪念他。再往前走,就到了大公殿。这是一座1574年建成的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建筑。三层楼,外观线条简洁,色调朴实,上面有两座高高的尖塔。旁边有些扶助建筑,样式接近现代,只是有些严正庄重。国家元首大公亨利及全家就住在这里。当然不准入内,只能浏览外观,但游人仍然很多,大多是欧美游客,想照张像都很难。

   转了一圈,又回到法院广场,再看看周围景物,想想刚才的见闻,不知什么人在什么文章里说过的一句话油然浮上心头:“卢森堡法院广场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露台。”这话千真万确。如果要选世界最佳观景台的话,我将毫不犹豫地投卢森堡法院广场一票。

  

上一篇:卢森堡之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