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丹麦 > 丹麦

夕阳的红色,一点点地浓了起来。终于,那打到你身上的浪花,也血一般的红。

夕阳的红色,一点点地浓了起来。终于,那打到你身上的浪花,也血一般的红。

    我不是个太喜欢读童话的人,对安徒生是个例外;只是他的“童话”,其实并没有太多童话应该具备的灿烂与明朗。像小美人鱼的故事,在我看来根本就是个悲剧,读不出一点希望和幸福。小锡兵那颗永远熔化不了的心,是我心头不干的一滴眼泪。几个看似有着美好结局的故事,也仍然有着令人心痛的残缺:《野天鹅》中的公主总算脱离冤屈,但她最心爱的小哥哥却永远留着一支天鹅的臂膀;拇指姑娘去了属于她的王国,她和那只不怎么道地的老鼠之间很有点意思的过往就这么一笔抹去了么?

  

    对了,还有那个丑小鸭,这还牵涉到一段有趣的往事。大概是在我四五岁的时候,母亲给我念了这个童话,听完了那个梦幻般的结局,我竟莫名其妙地大哭起来,收也收不住。母亲当时在念的时候,还弄了录音机把她的话录了下来,于是我那大哭的声音,也保存在了那盘磁带中。长大以后重听那盘磁带,我惊讶之余,也实在很欣赏当时幼小的自己居然会有那样的反应。也许,正是因为当时的自己还有颗纤尘不染的赤子之心,所以能洞悉这个故事背后隐藏的残酷和荒唐:是啊,丑小鸭成了美丽的天鹅,它被众人爱了;但如果它不是一只天鹅呢?如果它只是一只丑鸭子呢?那所受的苦,都是该的么?

    没有一点骄傲,只有一腔天真;没有一点尊严,只有满心委屈;活了70年,没有一个自己的孩子。然而,偏偏是这个人,写出了最细腻、最细腻、最有寓意和深度的童话。艺术的刁诡在此,残酷也在此。

    世界上,那么多代的孩子,都受益于他的美丽童话。当他们长大了,兴冲冲地跑到他的故乡,想重温儿时的梦境,却意外地了解了一场实在不该上演的惨淡人生。对于安徒生的生前故事,我之前比较了解,但很多人并不知情。在奥登斯的安徒生博物馆,我遇见了一对来自澳大利亚的年轻夫妇,目睹他们看着资料、脸上的表情从兴奋慢慢转变为凄惶。那个美丽的女子最后甚至高声问她的丈夫:“怎么会?这个人写出了小美人鱼,他怎么会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写出过好东西?”她的表情是那么的痛苦,仿佛自己珍视的宝物突然被打得粉碎。

    在那一刻,从来不怎么相信人死变鬼的我,突然真诚地希望安徒生能够泉下有知。

  

上一篇:这里曾经是海盗的家园。
下一篇:丹麦宫殿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