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安道尔 > 安道尔城

峡谷中的安道尔

听说法国19世纪的著名作家阿尔封斯.都德曾以诙谐的口吻反问他的读者:“怎么?你没有去过安道尔?那你还算什么旅行家呢?”

   我虽然不是什么旅行家,但对欧洲大陆上因历史原因形成、藏匿于高山峡谷之中的那些蕞尔小国却情有独钟。想当年到地中海边游摩纳哥,到亚德里亚海畔寻圣马利诺,到阿尔卑斯山里访列支敦士登时,我对它们那种独特的山川形胜都曾有过“一丘一壑也风流”的感叹。安道尔是这些“迷你”小国中最大和最怪的一个,我自然对它垂青有加,心仪已久。

  

   从地中海沿岸的西班牙到比利牛斯山中的安道尔,虽然只有两个多钟头的旅程,但人们已有一种四季变换的感觉。我是穿一件短袖衫离开椰影婆娑的巴塞罗那的,但当我看见那座白雪皑皑的蒙塞罗高峰时,四周的山景已现出一片秋意;而当汽车快要通过西班牙与安道尔的边境时,人们已有“高处不胜寒”的感觉了。

   从山川地貌上看,安道尔是一个异乎寻常的国度。汽车一过边境,公路就被夹在两排像屏障一样的陡峭山峰之间了。群山之高,使坐在车里的我都无法看见它的顶峰。只是当汽车稍有倾斜时,才勉强从车边瞥见那些白得耀眼的峰尖。汽车驶出狭长的山谷,眼前豁然开朗,只见平缓的山坡上是一排排极富现代色彩的高楼和千姿百态的别墅。楼房和别墅前芳草迎风;公路两旁渠水潺潺。再看看四周高耸的那些青山雪顶,马上就会感到,安道尔俨然像个与世隔绝的桃花源。

   安道尔在政体上是个独一无二的国家。它本是查理曼帝国为了防范摩尔人的骚扰,而在法国与西班牙的边境建立的众多缓冲国中的一个。后来,法西两国经常为争夺安道尔而发生冲突。1278年,两国终于缔结和约,共同成为安道尔的宗主国。从此,700年来,安道尔一直由法国的总统和西班牙一地方主教一起统治,人称“两大公”。直到如今,它还必须在双数年份向西班牙、单数年份向法国进贡,尽管贡物是象征性的,即每两年给法国960法郎,给西班牙460比塞塔,外加6只火腿、12只阉鸡、12只山鹑和12块奶酪。由于这一政体的特殊性,安道尔是个没有军队和税收的国家。全国一共只有73名警察,流通的货币是法国的法郎和西班牙的比塞塔。但安道尔也有政府,那座由石头砌成的、窗口插一面蓝、黄、红国旗的“山谷大厅”就是安道尔政府的所在地。几个世纪以来,安道尔的政府1们就是在这座古堡似的三层楼房里决定这个小国的大事。

   由于地理和政体的原因,安道尔的社会可能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一进入安道尔,你就会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正如安道尔最受欢迎的作家约瑟夫.封特伯纳所说:“在安道尔旅行,不是在空间里活动,而是在时间里漫游。安道尔人似乎同时生活在几个时代,即从中世纪一直到20世纪的整个漫长的岁月。”在这里,乌黑发亮的柏油马路与中世纪的石板小道相接,混凝土和钢化玻璃的现代化大楼与哥特式或伦巴底式的古老住宅比肩。当你行走在现代化的商业街道上时,红绿灯前你会猛然发现一个警察正在指挥一个牧羊人将一群山羊赶到对面的街道上去;当你向两旁开满现代化商店的高坡街道上攀登时,一位身披黑斗篷、头戴方角帽、作中世纪骑士打扮的男人正开着一辆卡迪拉克牌汽车从山坡上冲下来。

   这里没有工业,也没有了不起的农业,唯一重要的国民经济收入是旅游。这个既没有火车站,又没有飞机场的“陆上孤岛”,每年竟有外国游客1000多万,多数为法、西两国的过境旅客,也有一些前来观光、滑雪和购物的欧洲游客。因为这里没有所得税和消费税,关税也很低,香烟价格是巴黎的1/3,香水和汽油也比法国低1/3。连欧洲的历史教科书都写道:这里是“纳税人的天堂”。免税吸引了游客,旅游又促进了商业。区区小国,商店之多,实为各方游客所惊叹,人称“一千零一家商店之国”。无论是过境的还是逗留的游客,在旅游观光或登山滑雪之余,都纷纷涌入安道尔街头五光十色的商店,这已成为这个峡谷中小国的一大特色。

   但世界总是在变化着的,安道尔也不能例外。特别是90年代以来,欧洲一体化的步伐加快了,关于逐步取消关税和实行货物流通的政策,开始动摇峡谷中封闭已久的安道尔。因此有人断言,安道尔再封闭,终将挡不住现代化的欧风美雨的侵蚀,也将变得跟其它西方国家一模一样。但当地人大多却说,安道尔再变,也不可能改变它那与世隔绝的状态和田园牧歌式的生活,否则,它就不是安道尔了。

   游罢安道尔归来,我的脑海中经常浮现出高山峡谷中的那个小国的芳容。我常想,这个世界变的地方太多了,变得样子太相像了。或许应该让安道尔这样的国度永远保留它那中世纪的面貌,给这个本来十分多样化的世界留一处发“思古之幽情”的胜地。

  

上一篇:驻安道尔公国大使馆
下一篇:安道尔,习惯于惊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