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乌克兰 > 乌克兰

乌克兰见闻

  记者在匈牙利期间,正在撰写的个人专著《走遍东欧》一书,其中乌克兰是我采访的最后一站.从布达佩斯启程前,曾有许多好心朋友为我担心,并劝我放弃此行。原因是该国社会太不稳定。为此,我也曾犹豫过,但为了不使自己最后的旅程遗憾,我还是下决心前往。出发前,匈牙利马氏公司董事长马文军,除精心安排乌克兰分公司负责接待我外,还在送我去机场的路上专门回家,找出入境登记卡,特别提醒入境时填写的一些重要注意事项。尽管如此,等踏上乌克兰国土才知,只短短几天时间,经历了许多自己意想不到的事情,切身体会了众多朋友的担心不无道理。

    入关难

  

    6月26日下午3点,我从布达佩斯登机,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了乌克兰,当飞机降落在首都基辅的时候,我的心也随之悬了起来。记者走遍了东欧,真没想到在最后一站旅行时入境居然如此困难。

    在过关边检通道上,一位女边防警官看了我持的公务护照和添写的入境登记卡后,看了我一眼,便马上从检查室出来,看到排在我后面的一个女士也象是中国人,便快步走上前去,伸手一把抓起护照就要拿走,对方惊讶地叫了一声,女警官仔细一看是韩国护照才松手。这位韩国女士英文说得不错,在机场候机时我们曾简单交流过,看到我的护照被拿走,想帮我解围,便在通道等我,并帮我翻译。这时女警官要我出示来乌克兰的邀请函,我告诉她是朋友电话邀请来的,并拿出了朋友的地址,并出示了新导报的记者胸卡。

    女警官再次走进办公室。这时,所有下飞机的旅客都已全部出关,唯独剩下我们两个,女警官不许韩国女士停留,她只好用手势示意在外面等我。我就焦急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等候。过了一会,看到三位女警官若无其事地在办公室门口抽起了烟,我忍不住上前询问,还需多长时间能结束查验,回答是5分钟。大约又过了15分钟,一位男警官出来问我会不说英语、在这里停留多长时间,作什么等问题?又过了一会,那位女警官终于出来了,但没有让我出关的意思。

    这时我将中国的记者证递上,现在国内新闻出版署核发的记者证上有中英文,警察很容易看懂。大约又过了15分钟,女警官出来示意我办理出关手续,这时整个通道只有我一个人,令我不解的是,为什么只对中国人检查的如此严格。出关后,见到接机的朋友手举我名字的牌子在焦急地等候,更没想到的是那位韩国女士也在等我顺利出关。而且她已将过关发生的经历给我的朋友叙述了,这令我非常感动,我们三人一起走出机场,并和这位女士合影留念。并请她上了我们的车一起进城。

    负责接我的是乌克兰华商会会长石雷委托的一位当地的留学生。他告诉我,在这个国家,这种事太正常了,你算时间最短的。凡在这里的中国人几乎都有类似的经历。特别是即使持有有效签证,随意不让你入境也是家常便饭。更何况耽误你一会根本就不是问题。后跟诸多朋友聊起此事,他们认为这里恐怕是全世界入关最难的国家。曾有位中国副省级领导持红皮的外交护照,还是跟着团队前来,因不能出示对方邀请信,也在机场受阻。后邀请单位派人来机场交涉才得以解围。

    后据了解,机场对中国人检查严格,一方面是为了把好入境关,因为许多0者选择乌克兰作为中转站,仅今年就抓获上千名非法入境者。另方面也有1的嫌疑,据说,即使正常入境者也需要在护照里“表示一下”因为看到的、听到的有关这方面的事例实在太多。从大环境看,该国政局不稳。2004年11-12月,乌克兰发生轰动世界的“橙色革命”。亲西方的反对派领导人尤先科,利用乌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存在的舞弊现象,发动大规模“街头斗争”,迫使当局作出让步,重新举行投票。尔后,尤先科在第三次投票中获得51.99%的选票,奠定胜局。由于尤先科的支持者以橙色为标志,所以称之为"橙色革命"。执法人员的违法事件是集体行为,而不是个人行为,很难根治。有位留学生对我说,他们在入境时,虽然手续没有任何问题,但也需在护照里放两个美金,否则刁难你没商量。

  

上一篇:英伦生存纪实之四十——梦游比利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