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罗马尼亚 > 罗马尼亚

尚自然的文明之力求与自然融为一体

  

   因资源丰富,北欧诸国一般都很富。

    去北欧诸国,一下飞机,你立刻会发现一种非常奇怪的现象,就是所有机动车白天开着大灯,好像司机都是弱视,唯恐在太阳底下都看不清人影。

    这得浪费多少燃油?北欧人全都傻了不成?问当地司机和导游,才知其中缘由。

    原来,北极圈内每年冬至前后一段时间有极夜现象,一天24小时不见天日,漆黑一片。此时北欧其他地区白昼时间也很短,每天太阳在天边露个头,很快便匆匆溜走。

  这时就需要所有机动车必须打开大灯,以防车祸发生。但是,据说北欧人为了御寒喜好喝酒,酒后多有忘记开灯的时候,于是国家以法律形式强制规定:进入本国的汽车,大灯开关必须与打火系统联为一体,以保证汽车发动后车灯处于开启状态。

    可是,轮到北极圈内出现极昼时又该怎么办?是否就应恢复车灯原有使用状态?北欧人认为法律这东西不应该是变来变去的,拿财产与生命相比,前者轻如鸿毛,费点就费点吧,于是就全年都开着车灯。后来,有人搞一个调查,说机动车大白天开灯有利于减少车祸,使人心里多少有些平衡。

    不管怎么说,此举足见北欧人财大气粗。不想当地司机和导游说:“这样想你就错了,北欧人实际上是很节俭的。在这呆长了你会发现,北欧人崇尚自然,生活中力求简约,连盖房子,搞城市建设都尽可能随其自然。”

    此言不虚。随后发现的另外一些现象,证明了北欧人的简约和依附自然。

    例如,走过赫尔辛基、斯德哥尔摩和奥斯陆,以及其他一些中小城镇,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就是在许多街道上、有的甚至还是很宽的街道,你看不到路灯的灯杆。路灯在哪呢?街道两侧建筑上横拉钢丝绳一根,钢丝绳正中固定着一盏路灯,其灯十分简陋,碟形的灯罩,罩着一只裸露的大灯泡,风吹忽悠悠乱晃。是安不起灯杆吗?绝对不是。这些国家即使什么都没有,也有取之不尽的森林。人类文明史上树干曾被长期作为路灯灯杆使用,但北欧人就连树干也不用,嫌把那些东西戳在马路上碍事、碍眼。

    另一奇特的现象,是北欧许多的建筑,特别是郊外别墅的房顶上,从上到下装有一排排横向的、高约20厘米的金属栅栏。问当地司机,方知那是北欧人为了留住房顶的积雪,不让它们顺着人字形的陡坡滑落下去。奇怪,中国北方许多农村地区冬季雪后要扫房,担心积雪浸湿屋顶或压弯了檩条,为何北欧人却要想法把雪留住?司机随手拿过一本旅游画册,上面有好多北欧的冬景,半米多厚的白雪,像一只巨大的雪冠,扣在红色小别墅上(注:北欧建筑多涂红色)。司机指着房顶上的雪说:“你看这样是不是很漂亮?”岂止漂亮,简直是美极了。原来北欧人追求的,是要在有雪的季节里把自家的房子和大自然、即周围洁白的世界融为一体。

    除此之外,那些小栅栏的另一功用,居然是为了能在人字形的房顶上培土种花。在北欧,特别是在乡下,大家发现有些建筑,有的甚至还是很大的房子,人字形房顶上竟然培有半尺厚土壤,茂密的花草长在上面,真是太棒了!从高处或远处看,房顶上的花草与四周大地植被一样,建筑与自然巧妙地融和在一起。团友们走过许多国家,从未见过这样的房子,纷纷掏出相机噼里啪啦地拍照,感叹北欧人对自然生活环境的珍惜与爱护。

    北欧人亲近自然、珍惜环境的做法,有时能到登峰造极的程度,芬兰岩石教堂的建设就是一个典型的事例。

    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城市中心部位,原有一块巨大的、高出周围街道8至13米,面积将近一个足球场的岩石,四周建有不同时代的建筑。这是城市扩张的结果,岩石本来是在城外,逐渐被圈进城市中心。后来,许多人认为这块毫无实际用途的岩石,严重阻碍城市交通,也有碍市容,主张把它炸毁、铲平,但遭到众多环保人士的激烈反对。

    怎么办?最后赫尔辛基人想出一个绝妙的两全之计——他们把岩石中央部位炸开、挖空,然后在里面建了一座因陋就简的岩石教堂。这座教堂非常奇特,门口像是一个见方的岩洞;里面无论走廊,还是大厅的四壁,全是未加任何修饰的岩壁,其中许多地方一道道粗糙的凿痕明眼可见;岩壁四周高低不齐,工程师顺着岩壁往上垒石筑墙,所用石料全部是从原地炸出的石头,而且成心垒得貌似松松垮垮,像是随便堆砌上去的一样。这座教堂不建钟楼和尖顶,设计师把一个用紫铜铜条盘绕而成的,直径24米的穹顶,扣在180根呈放射状插进四周岩壁的水泥支架上,支架空隙中露出蓝天白云;铜镜一般的穹顶映出地上成片的烛光。这样,从外部看,巨岩还在,可里面却藏有一座教堂,北欧人再次把建筑与自然天衣无缝地结合在一起。如今,尽管赫尔辛基有许多历史悠久的教堂,但这建于现代的岩石教堂,却是芬兰人最想向外人介绍和炫耀的一个地方。

    走访北欧,最后你会发现,与西欧和美国相比,他们的文明更加贴近和崇尚自然

上一篇:聚焦:北欧六大风情
下一篇:大英博物馆展示北欧海盗掠夺的珍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