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爱沙尼亚 > 爱沙尼亚

愛沙尼亞的天空

離開冰島我返回Copenhagen,機票是在港的北

   歐航空用特價買的來回票(HK$ 3,700),但出單程票更貴.雖是來回票,但我只用了一程,若要由Copenhagen往Stockholm要加多2,000多港元。

  

   當天在冰島機場人山人海,Check in用了很多時間,乘坐的是Island Air (與北歐航空Code Share).到達Copenhangen後本想坐火車往Stockholm,住在同事家中,怎知火車全日滿座,不能有企位,(因為是X2000 Express火車),只好走入市中心。在Copehangen找到City Public Hostel, 13O Kr床位一晚,但環境和設備都非常簡陋,沖涼房沒有門,集體式沖涼,情況似拍“監獄風雲”。第二天坐5:20火車往Stockholm,火車票非常貴,Swedish 958Kr,約成1000港元,5小時後,早上10:20到Stockolm,早知上網訂,HK$ 600就OK,真肉痛,我想今次旅程D咭數一定好甘,回港有排嘔。

   晚上坐船往Tallin (Estonia首都) 18:20開船,翌日10:00到Tallin,最平Swedish 350Kr.我有PolyU學生証只需(275Kr),船票在Frihamnen Harbour的Office購買,可能在市中心有得賣,但同事車我去,真不知而宜?這個碼頭同樣有船去Riga(Latvia),上到船以為有室內座位可以打躉,怎知只有露天的Deck位,今晚都幾冷,而且羽絨與Fleece已交給同事幫我帶回港,在沒有預寒衣物的情況下,我只好多付( 236Kr)住雙人房倉位,與另外一個人Share。入到房,才想起今晚那1人是男抑或女,看見行李有Sexy Underwear,個心都安樂D,是女人,果然一開門,是個比我Size大3倍的Estonia Lady。

   Tallin US$ 1 = 13.6 EEK

   今天早上到達Tallin,天氣非常好,我到住宿URU Hostel,在URU街240 EEK住十人大房,全房只有我一個女仔,其餘全部 “Malano”,間Hostel非常簡陋,而且價錢比想像中貴.用了全天行古城,這個古城不錯,有城牆,但不可登上,始終都是Second Best,都是Croatia的Durbronvik最美,最攝人。晚上在中古餐廳Olde Hansa吃了一餐Gilled Salmon(220 EEK連2杯Beers)餐廳職員是穿中古服裝,19:00以後有Medieval Music表演,其實這裏很多餐廳的職員都穿古裝。

   * Town Hall有Tower,上項15EEK(學生價)其他人則要25EEK,個View非常“正”。在Nunna Torn付費7EEK,可看連續3個塔,但不夠高,都是Town Hall塔頂最佳。

  * 不知是否背負太多資料(10幾磅),行到腳痛,年紀大,以後去一些有很多資料取的地方,都是用Briefcase,背囊真很辛苦。

  * 廣場晚上夜景美,而山上的Nevsky Church都有亮燈,但起碼要21:30才夠黑拍夜景。

  * 我找到全古城最平的紀念品店: Handicrafts Store 在Toom—Kooli 2,每天開9:20—20:00近Nevsky Church,在山上.我買了一個 10”X10”的香薰燭台( 285EEK),其他地方起碼450EEK,我買了三件東西,還有飾扣,這裏的香薰座很美,全是陶瓷製品。

  * Dominica Monastery---15EEK (學生價),都值得一看,修院有一古井。

  * Kadriorg Loss皇宮博物館—15EK(學生價),個花園較可觀,15EEK便可入博物館,可以不看。

   最後由Tallna坐快船(1hr 20mins)往Helsinki(芬蘭),學生價310EEK在Esttravel訂位收50EEK,雖然貴,但自己沒有時間去船公司訂。

  早及晚船非常滿,而五,六,日會貴很多,有很多間船公司,我找的Linda Line是最平,Estravel有齊全部快船及慢船資料,旅遊局都有資料。

  慢船要3hrs,約平70—120EEK。

   到Helsinki,找住宿,去到市中心的Hostel Erottajanpuisto,已Full,再走去火車站的旅遊局代訂Hostel,收Euro5,都要付,因實在太Full,住Satakunn-talo Hostel(在Kampii地鐵站)Euro 18.5(包早點,床位)。去到Hostel成個人已經散晒,再出外Shopping + Sightseeing,雖然13年前來過,但印象非常模糊。買了很多木頭工藝品,又大背囊又手提行李,我真好想用briefcase,行得非常辛苦時,真想收山,以後跟團!唔得…程小寧 “你不可以這麼失敗,最多下次用briefcase”明天返港,行程完結,錢又用完,而且又簽了很多咭數,要返港再捱吧!

   TARTO Tallin  2 1/2 Hrs. (Express Bus,來回134EEK)

   坐巴士有國際學生証或教師証有Discount (Eurolines),而有其他學生証,或報稱學生平約10EEK,來回有Discount,平8-10EEK.長途車站離古城2Km,1鬼仔話行15Min,我行了35mins(可坐巴士17號或電車2或4號),市內巴士或電車票可於Kiosk買,10EEK,但上車買要13EEK。

   教堂亦很美,若不是下雨2-3個小時就行完,當天雖是假日,但Tourist Information有開,而且Check E-mail是免費的。

   NARVA  Tallin ( 3 Hrs, 65EEK)

   個Town沒甚可觀,只有Town Hall(週圍沒有東西,一片荒地,因為很多年前被大火燒毀),巴士站及火車站附近有俄式教堂Voskrenesky Cathedrel。 個Castle較可觀,入Museum(學生15EEK)上頂才可看全景,而且在河對面便是Russia的Ivangorod,在Museum頂可看見Ivangorod Castle全。

   旅遊備忘

   簽 證 : 持 特 區 護 照 往 愛 沙 尼 亞 均 免 簽 證 , 持 BNO 則 須 簽 證 。 查 詢 : 2898 7337 ( 愛 沙 尼 亞 領 事 館 )

   機 票 : 香 港 並 無 直 航 往 返 塔 林 , 可 乘 芬 蘭 航 空 來 回 赫 爾 辛 基 , 再 轉 往 塔 林 , 費 用 約 $7,740 , 有 效 期 30 日 。 或 於 赫 爾 辛 基 碼 頭 乘 高 速 船 前 往 塔 林 , 船 程 最 快 個 半 小 時 。 查 詢 : 2117 1238 ( 芬 蘭 航 空 )

  今年再重遊愛沙尼亞,首都Tallin,古城依然無變,一樣十分吸引,由Helsinki(芬蘭)坐Linda Express.每2小時一班船,船程1.5 hrs(來回32 EEK,單程24 EEK)。

  Tallin (US$10=120 EEK)

  今次遊了Open Air Museum,學生12 EEK,面積十分大,用了35 EEK租了一小時的單車遊玩,否則行到死。內裡有古代平房、風車、水井、大鞦韆……。火車站側的Belti Jaaur巴士站坐No.21巴士前往,一小時一班車。另外附近有Song Bowl(露天劇場)。

  Parnu(Tallin 2 hrs / 80 EEK)

  一個小城,沒有很多重要的建築物,Town Hall、Red House及一些東正教堂。海灘有Mud Bath,但Baltic Sea的海水,顏色似一杯普洱茶,不看也罷。

  Viljandi(Tallin 2hrs / 80 EEK)

  市內的Order Castle只留下一些遺蹟,有條吊橋及一些教堂,沒有太多特別東西。

  Kuressaare(Tallin 4 hrs / 170 EEK)

  此鎮在Saaremaa,鎮內的Castle值得一去,而且附近有古代風車(3個)叫Angle Windmill,十分可觀。

  Haapsalu(Tallin 1.5 hrs / 50 EEK)

  市內的Castle較可觀,Castle的餐廳十分有古雅風味。

  * 由Tallin往來全國各地均十分方便,而其他的鎮交通較不便,常常要返回Tallin才有車去另一地方。Tallin住了多天,但住宿十分緊張,住Old House Guesthouse(UUS街22 or 26號)古城內,床位290 EEK(在UUS 26號),單人房450 EEK(在UUS 22號)包早點,共用廁,兩者都十分清潔。附近的Baltic Backpacker(UUS 14)十分差勁,大房十多人,Bunk bed+睡在地上,在此遇上2位Korean girls,她倆煮飯仔,請我一起吃(因為Old House fully booked,有一晚要住在此)。

  * 坐的士十分貴,貴過香港,起錶25 EEK,立即不斷跳,由長途巴士站坐去Song Bowl(約10分鐘)已坐了80 EEK。

  * 公共電話全用電話咭。

  * Internet十分方便,很多市鎮都有,而且不貴,平均HK$1/mins。

  * 國際學生証、青年証、教師証,買長途巴士票及入博物館平很多,例如本來80 EEK減至58 EEK,我沒有這些証,但說是學生(有Poly U學生証),有時都OK。

  * 香港電話可以Roaming(People Tele)。

   离开冰岛我返回Copenhagen,机票是在港的北

  欧航空用特价买的来回票(HK$ 3,700),但出单程票更贵.虽是来回票,但我只用了一程,若要由Copenhagen往Stockholm要加多2,000多港元。

   当天在冰岛机场人山人海,Check in用了很多时间,乘坐的是Island Air (与北欧航空Code Share).到达Copenhangen后本想坐火车往Stockholm,住在同事家中,怎知火车全日满座,不能有企位,(因为是X2000 Express火车),只好走入市中心。在Copehangen找到City Public Hostel, 13O Kr床位一晚,但环境和设备都非常简陋,冲凉房没有门,集体式冲凉,情况似拍“监狱风云”。第二天坐5:20火车往Stockholm,火车票非常贵,Swedish 958Kr,约成1000港元,5小时后,早上10:20到Stockolm,早知上网订,HK$ 600就OK,真肉痛,我想今次旅程D咭数一定好甘,回港有排呕。

   晚上坐船往Tallin (Estonia首都) 18:20开船,翌日10:00到Tallin,最平Swedish 350Kr.我有PolyU学生证只需(275Kr),船票在Frihamnen Harbour的Office购买,可能在市中心有得卖,但同事车我去,真不知而宜?这个码头同样有船去Riga(Latvia),上到船以为有室内座位可以打趸,怎知只有露天的Deck位,今晚都几冷,而且羽绒与Fleece已交给同事帮我带回港,在没有预寒衣物的情况下,我只好多付( 236Kr)住双人房仓位,与另外一个人Share。入到房,才想起今晚那1人是男抑或女,看见行李有Sexy Underwear,个心都安乐D,是女人,果然一开门,是个比我Size大3倍的Estonia Lady。

   Tallin US$ 1 = 13.6 EEK

   今天早上到达Tallin,天气非常好,我到住宿URU Hostel,在URU街240 EEK住十人大房,全房只有我一个女仔,其余全部 “Malano”,间Hostel非常简陋,而且价钱比想象中贵.用了全天行古城,这个古城不错,有城墙,但不可登上,始终都是Second Best,都是Croatia的Durbronvik最美,最摄人。晚上在中古餐厅Olde Hansa吃了一餐Gilled Salmon(220 EEK连2杯Beers)餐厅职员是穿中古服装,19:00以后有Medieval Music表演,其实这里很多餐厅的职员都穿古装。

   * Town Hall有Tower,上项15EEK(学生价)其它人则要25EEK,个View非常“正”。在Nunna Torn付费7EEK,可看连续3个塔,但不够高,都是Town Hall塔顶最佳。

  * 不知是否背负太多资料(10几磅),行到脚痛,年纪大,以后去一些有很多数据取的地方,都是用Briefcase,背囊真很辛苦。

  * 广场晚上夜景美,而山上的Nevsky Church都有亮灯,但起码要21:30才够黑拍夜景。

  * 我找到全古城最平的纪念品店: Handicrafts Store 在Toom—Kooli 2,每天开9:20—20:00近Nevsky Church,在山上.我买了一个 10”X10”的香熏烛台( 285EEK),其它地方起码450EEK,我买了三件东西,还有饰扣,这里的香熏座很美,全是陶瓷制品。

  * Dominica Monastery---15EEK (学生价),都值得一看,修院有一古井。

  * Kadriorg Loss皇宫博物馆—15EK(学生价),个花园较可观,15EEK便可入博物馆,可以不看。

   最后由Tallna坐快船(1hrà 20mins)往Helsinki(芬兰),学生价310EEK在Esttravel订位收50EEK,虽然贵,但自己没有时间去船公司订。

  早及晚船非常满,而五,六,日会贵很多,有很多间船公司,我找的Linda Line是最平,Estravel有齐全部快船及慢船资料,旅游局都有资料。

  慢船要3hrs,约平70—120EEK。

   到Helsinki,找住宿,去到市中心的Hostelà Erottajanpuisto,已Full,再走去火车站的旅游局代订Hostel,收Euro5,都要付,因实在太Full,住Satakunn-talo Hostel(在Kampii地铁站)Euro 18.5(包早点,床位)。去到Hostel成个人已经散晒,再出外Shopping + Sightseeing,虽然13年前来过,但印象非常模糊。买了很多木头工艺品,又大背囊又手提行李,我真好想用briefcase,行得非常辛苦时,真想收山,以后跟团!唔得…程小宁 “你不可以这么失败,最多下次用briefcase”明天返港,行程完结,钱又用完,而且又签了很多咭数,要返港再捱吧!

   TARTO 2 1/2 Hrs. (Express Bus,来回134EEK)àTallin

   坐巴士有国际学生证或教师证有Discount (Eurolines),而有其它学生证,或报称学生平约10EEK,来回有Discount,平8-10EEK.长途车站离古城2Km,1鬼仔话行15Min,我行了35mins(可坐巴士17号或电车2或4号),市内巴士或电车票可于Kiosk买,10EEK,但上车买要13EEK。

   教堂亦很美,若不是下雨2-3个小时就行完,当天虽是假日,但Tourist Information有开,而且Check E-mail是免费的。

   Tallin ( 3 Hrs, 65EEK)à NARVA

   个Town没甚可观,只有Town Hall(周围没有东西,一片荒地,因为很多年前被大火烧毁),巴士站及火车站附近有俄式教堂Voskrenesky Cathedrel。 个Castle较可观,入Museum(学生15EEK)上顶才可看全景,而且在河对面便是Russia的Ivangorod,在Museum顶可看见Ivangorod Castle全。

   旅游备忘

   签 证 : 持 特 区 护 照 往 爱 沙 尼 亚 均 免 签 证 , 持 BNO 则 须 签 证 。 查 询 : 2898 7337 ( 爱 沙 尼 亚 领 事 馆 )

   机 票 : 香 港 并 无 直 航 往 返 塔 林 , 可 乘 芬 兰 航 空 来 回 赫 尔 辛 基 , 再 转 往 塔 林 , 费 用 约 $7,740 , 有 效 期 30 日 。 或 于 赫 尔 辛 基 码 头 乘 高 速 船 前 往 塔 林 , 船 程 最 快 个 半 小 时 。 查 询 : 2117 1238 ( 芬 兰 航 空 )

  今年再重游爱沙尼亚,首都Tallin,古城依然无变,一样十分吸引,由Helsinki(芬兰)坐Linda Express.每2小时一班船,船程1.5 hrs(来回32 EEK,单程24 EEK)。

  Tallin (US$10=120 EEK)

  今次游了Open Air Museum,学生12 EEK,面积十分大,用了35 EEK租了一小时的单车游玩,否则行到死。内里有古代平房、风车、水井、大秋千……。火车站侧的Belti Jaaur巴士站坐No.21巴士前往,一小时一班车。另外附近有Song Bowl(露天剧场)。

   2 hrs / 80®Parnu(Tallin EEK)

  一个小城,没有很多重要的建筑物,Town Hall、Red House及一些东正教堂。海滩有Mud Bath,但Baltic Sea的海水,颜色似一杯普洱茶,不看也罢。

   2hrs / 80 EEK)®Viljandi(Tallin

  市内的Order Castle只留下一些遗迹,有条吊桥及一些教堂,没有太多特别东西。

   4 hrs / 170 EEK)®Kuressaare(Tallin

  此镇在Saaremaa,镇内的Castle值得一去,而且附近有古代风车(3个)叫Angle Windmill,十分可观。

   1.5 hrs / 50 EEK)®Haapsalu(Tallin

  市内的Castle较可观,Castle的餐厅十分有古雅风味。

  * 由Tallin往来全国各地均十分方便,而其它的镇交通较不便,常常要返回Tallin才有车去另一地方。Tallin住了多天,但住宿十分紧张,住Old House Guesthouse(UUS街22 or 26号)古城内,床位290 EEK(在UUS 26号),单人房450 EEK(在UUS 22号)包早点,共享厕,两者都十分清洁。附近的Baltic Backpacker(UUS 14)十分差劲,大房十多人,Bunk bed+睡在地上,在此遇上2位Korean girls,她俩煮饭仔,请我一起吃(因为Old House fully booked,有一晚要住在此)。

  * 坐的士十分贵,贵过香港,起表25 EEK,立即不断跳,由长途巴士站坐去Song Bowl(约10分钟)已坐了80 EEK。

  * 公共电话全用电话咭。

  * Internet十分方便,很多市镇都有,而且不贵,平均HK$1/mins。

  * 国际学生证、青年证、教师证,买长途巴士票及入博物馆平很多,例如本来80 EEK减至58 EEK,我没有这些证,但说是学生(有Poly U学生证),有时都OK。

  * 香港电话可以Roaming(People Tele)。

  中古气息弥漫 爱沙尼亚冷热两城

  文 ﹕ 渡 边 升

  图 、 资 料 提 供 ﹕ 程 小 宁

  【 明 报 专 讯 】 欧 洲 很 少 地 方 会 打 正 “ 中 世 纪 旅 游 ” ( Medieval ) 的 旗 号 , 爱 沙 尼 亚 是 例 外 的 一 个 。 中 世 纪 意 味 什 么 ﹖ 石 块 搭 建 而 成 的 堡 垒 、 三 角 形 顶 尖 的 瞭 望 台 、 偌 大 的 石 板 广 场 … … 换 言 之 , 文 艺 复 兴 以 来 的 建 筑 如 罗 马 圣 彼 得 大 教 堂 、 德 国 旧 市 政 大 楼 等 比 它 还 要 “ 后 生 ” 。 首 都 塔 林 的 大 街 一 片 热 闹 , 露 天 茶 座 的 侍 应 纷 纷 穿 起 中 世 纪 服 饰 。 真 真 假 假 , 游 客 也 乐 意 沐 浴 于 怀 古 的 气 氛 中 。

  热 情 首 都 塔 林

  爱 沙 尼 亚 自 1991 年 宣 布 独 立 , 脱 离 苏 联 统 治 后 , 近 十 年 来 一 直 积 极 发 展 旅 游 业 。 长 久 以 来 的 铁 幕 , 反 倒 让 它 保 留 了 其 他 欧 洲 国 家 难 以 保 存 的 中 古 气 息 和 历 史 痕  。 事 实 上 , 首 都 塔 林 ( Tallinn ) 与 芬 兰 的 赫 尔 辛 基 仅 相 隔 个 多 小 时 船 程 , 早 成 北 欧 人 民 的 周 末 旅 游 热 点 。 曾 有 人 将 它 比 喻 为 深 圳 之 于 香 港 , 但 当 然 , 塔 林 与 深 圳 是 完 全 两 码 子 的 事 。

  中 世 纪 风 情 画

  塔 林 分 成 旧 城 和 新 城 区 , 那 长 达 2.5 公 里 的 护 城 墙 正 是 界 线 所 在 。 尽 管 城 墙 因 年 代 久 远 以 致 颇 多 破 烂 , 偏 偏 正 是 它 的 不 完 整 , 令 人 更 能 体 会 其 历 史 感 。 城 墙 范 围 内 古 宅 处 处 , 其 横 街 巷 里 , 纵 横 交 错 , 每 穿 过 一 道 拱 门 , 就 如 迈 向 另 一 天 地 。 市 中 心 内 , 布 满 餐 厅 和 露 天 茶 座 , 其 中 一 间 取 名 Olde Hansa 的 , 据 称 于 14 世 纪 已 开 业 ﹗ 当 地 食 物 以 豆 类 、 炸 肉 和 冻 汤 为 主 , 口 味 偏 向 清 淡 。 而 街 上 不 时 见 到 仿 照 中 世 纪 设 计 的 木 头 车 小 食 摊 檔 , 摆 卖 者 均 穿 起 民 族 服 装 , 即 叫 即 炒 的 栗 子 往 往 引 来 长 长 的 人 龙 。

  市 中 心 的 Town Hall 是 主 要 景 点 , 登 上 其 塔 顶 , 即 能 俯 瞰 整 个 城 市 。 纵 然 这 城 市 饱 经 风 霜 , 却 出 奇 地 不 觉 沉 痛 的 历 史 伤 痕 , 迎 面 而 来 的 当 地 人 都 是 笑 意 盈 盈 , 是 因 为 终 于 呼 吸 到 自 由 的 空 气 吗 ﹖

  落 寞 边 城 Narva

  比 起 塔 林 , 边 境 城 市 Narva 落 寞 得 多 。 Narva 是 爱 沙 尼 亚 的 东 部 城 镇 , 人 口 仅 得 85,000 。 这 儿 与 俄 罗 斯 边 境 接 壤 , 两 地 仅 一 河 之 隔 , 对 岸 是 俄 罗 斯 城 市 Ivangorod 。 或 许 因 为 偏 离 首 都 , 这 儿 不 见 游 客 , 城 内 也 不 见 熙 来 攘 往 的 人 潮 。 予 人 沉 实 感 觉 的 Narva Castle , 正 负 载  此 地 的 历 史 。

  俄 国 一 河 之 隔

  Narva Castle 的 窗 户 大 多 面 向 Ivangorod , 以 便 监 察 邻 国 的 动 静 , 甚 至 炮 台 也 是 瞄 准 对 岸 的 ﹔ 彼 岸 同 样 有 个 牢 不 可 破 的 Ivangorod Castle , 两 者 对 峙 多 个 世 纪 , 如 今 , 已 由 多 条 石 屎 桥 将 两 地 联 系 起 来 。 Narva Castle 内 有 个 大 型 博 物 馆 , 忠 实 地 记 载  此 地 历 史 。 展 品 包 括 古 时 的 兵 器 ( 如 长 剑 、 长 枪 ) 、 服 饰 以 至 大 量 富 有 共 产 色 彩 的 壁 画 。 城 内 的 主 要 景 点 还 有 Old Townhall 及 Voskresensky Cathedral , 前 者 曾 遭 大 火 洗 劫 , 后 者 也 于 最 近 关 闭 , 进 行 修 葺 , 两 者 外 形 落 泊 , 却 依 然 屹 立 不 倒 , 不 失 庄 严 。 Narva 与 塔 林 , 一 冷 一 热 , 将 爱 沙 尼 亚 鲜 为 人 知 的 一 面 , 忠 实 地 呈 现 出 来 。

  1991年独立自主

  【 明 报 专 讯 】 爱 沙 尼 亚 民 族 形 成 于 12 至 13 世 纪 , 于 1721 年 被 沙 俄 吞 并 。 1917 年 爱 沙 尼 亚 获 得 自 治 , 同 年 建 立 苏 维 埃 政 权 。 1918 年 苏 维 埃 政 权 被 入 侵 的 德 军 推 翻 。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战 结 束 后 , 爱 沙 尼 亚 获 西 方 大 国 承 认 其 独 立 。 1939 年 , 苏 联 再 次 出 兵 占 领 , 同 年 7 月 爱 沙 尼 亚 苏 维 埃 社 会 主 义 共 和 国 成 立 。

  1989 年 11 月 , 爱 沙 尼 亚 最 高 议 会 宣 布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战 期 间 加 入 苏 联 的 宣 言 “ 无 法 律 效 力 ” , 1991 年 8 月 正 式 宣 布 独 立 。 今 年 爱 沙 尼 亚 经 全 国 投 票 后 , 决 定 于 来 年 加 入 欧 盟

   离开冰岛我返回Copenhagen,机票是在港的北

  欧航空用特价买的来回票(HK$ 3,700),但出单程票更贵.虽是来回票,但我只用了一程,若要由Copenhagen往Stockholm要加多2,000多港元。

   当天在冰岛机场人山人海,Check in用了很多时间,乘坐的是Island Air (与北欧航空Code Share).到达Copenhangen后本想坐火车往Stockholm,住在同事家中,怎知火车全日满座,不能有企位,(因为是X2000 Express火车),只好走入市中心。在Copehangen找到City Public Hostel, 13O Kr床位一晚,但环境和设备都非常简陋,冲凉房没有门,集体式冲凉,情况似拍“监狱风云”。第二天坐5:20火车往Stockholm,火车票非常贵,Swedish 958Kr,约成1000港元,5小时后,早上10:20到Stockolm,早知上网订,HK$ 600就OK,真肉痛,我想今次旅程D咭数一定好甘,回港有排呕。

   晚上坐船往Tallin (Estonia首都) 18:20开船,翌日10:00到Tallin,最平Swedish 350Kr.我有PolyU学生证只需(275Kr),船票在Frihamnen Harbour的Office购买,可能在市中心有得卖,但同事车我去,真不知而宜?这个码头同样有船去Riga(Latvia),上到船以为有室内座位可以打趸,怎知只有露天的Deck位,今晚都几冷,而且羽绒与Fleece已交给同事帮我带回港,在没有预寒衣物的情况下,我只好多付( 236Kr)住双人房仓位,与另外一个人Share。入到房,才想起今晚那1人是男抑或女,看见行李有Sexy Underwear,个心都安乐D,是女人,果然一开门,是个比我Size大3倍的Estonia Lady。

   Tallin US$ 1 = 13.6 EEK

   今天早上到达Tallin,天气非常好,我到住宿URU Hostel,在URU街240 EEK住十人大房,全房只有我一个女仔,其余全部 “Malano”,间Hostel非常简陋,而且价钱比想象中贵.用了全天行古城,这个古城不错,有城墙,但不可登上,始终都是Second Best,都是Croatia的Durbronvik最美,最摄人。晚上在中古餐厅Olde Hansa吃了一餐Gilled Salmon(220 EEK连2杯Beers)餐厅职员是穿中古服装,19:00以后有Medieval Music表演,其实这里很多餐厅的职员都穿古装。

   * Town Hall有Tower,上项15EEK(学生价)其它人则要25EEK,个View非常“正”。在Nunna Torn付费7EEK,可看连续3个塔,但不够高,都是Town Hall塔顶最佳。

  * 不知是否背负太多资料(10几磅),行到脚痛,年纪大,以后去一些有很多数据取的地方,都是用Briefcase,背囊真很辛苦。

  * 广场晚上夜景美,而山上的Nevsky Church都有亮灯,但起码要21:30才够黑拍夜景。

  * 我找到全古城最平的纪念品店: Handicrafts Store 在Toom—Kooli 2,每天开9:20—20:00近Nevsky Church,在山上.我买了一个 10”X10”的香熏烛台( 285EEK),其它地方起码450EEK,我买了三件东西,还有饰扣,这里的香熏座很美,全是陶瓷制品。

  * Dominica Monastery---15EEK (学生价),都值得一看,修院有一古井。

  * Kadriorg Loss皇宫博物馆—15EK(学生价),个花园较可观,15EEK便可入博物馆,可以不看。

   最后由Tallna坐快船(1hrà 20mins)往Helsinki(芬兰),学生价310EEK在Esttravel订位收50EEK,虽然贵,但自己没有时间去船公司订。

  早及晚船非常满,而五,六,日会贵很多,有很多间船公司,我找的Linda Line是最平,Estravel有齐全部快船及慢船资料,旅游局都有资料。

  慢船要3hrs,约平70—120EEK。

   到Helsinki,找住宿,去到市中心的Hostelà Erottajanpuisto,已Full,再走去火车站的旅游局代订Hostel,收Euro5,都要付,因实在太Full,住Satakunn-talo Hostel(在Kampii地铁站)Euro 18.5(包早点,床位)。去到Hostel成个人已经散晒,再出外Shopping + Sightseeing,虽然13年前来过,但印象非常模糊。买了很多木头工艺品,又大背囊又手提行李,我真好想用briefcase,行得非常辛苦时,真想收山,以后跟团!唔得…程小宁 “你不可以这么失败,最多下次用briefcase”明天返港,行程完结,钱又用完,而且又签了很多咭数,要返港再捱吧!

   TARTO 2 1/2 Hrs. (Express Bus,来回134EEK)àTallin

   坐巴士有国际学生证或教师证有Discount (Eurolines),而有其它学生证,或报称学生平约10EEK,来回有Discount,平8-10EEK.长途车站离古城2Km,1鬼仔话行15Min,我行了35mins(可坐巴士17号或电车2或4号),市内巴士或电车票可于Kiosk买,10EEK,但上车买要13EEK。

   教堂亦很美,若不是下雨2-3个小时就行完,当天虽是假日,但Tourist Information有开,而且Check E-mail是免费的。

   Tallin ( 3 Hrs, 65EEK)à NARVA

   个Town没甚可观,只有Town Hall(周围没有东西,一片荒地,因为很多年前被大火烧毁),巴士站及火车站附近有俄式教堂Voskrenesky Cathedrel。 个Castle较可观,入Museum(学生15EEK)上顶才可看全景,而且在河对面便是Russia的Ivangorod,在Museum顶可看见Ivangorod Castle全。

   旅游备忘

   签 证 : 持 特 区 护 照 往 爱 沙 尼 亚 均 免 签 证 , 持 BNO 则 须 签 证 。 查 询 : 2898 7337 ( 爱 沙 尼 亚 领 事 馆 )

   机 票 : 香 港 并 无 直 航 往 返 塔 林 , 可 乘 芬 兰 航 空 来 回 赫 尔 辛 基 , 再 转 往 塔 林 , 费 用 约 $7,740 , 有 效 期 30 日 。 或 于 赫 尔 辛 基 码 头 乘 高 速 船 前 往 塔 林 , 船 程 最 快 个 半 小 时 。 查 询 : 2117 1238 ( 芬 兰 航 空 )

  今年再重游爱沙尼亚,首都Tallin,古城依然无变,一样十分吸引,由Helsinki(芬兰)坐Linda Express.每2小时一班船,船程1.5 hrs(来回32 EEK,单程24 EEK)。

  Tallin (US$10=120 EEK)

  今次游了Open Air Museum,学生12 EEK,面积十分大,用了35 EEK租了一小时的单车游玩,否则行到死。内里有古代平房、风车、水井、大秋千……。火车站侧的Belti Jaaur巴士站坐No.21巴士前往,一小时一班车。另外附近有Song Bowl(露天剧场)。

   2 hrs / 80®Parnu(Tallin EEK)

  一个小城,没有很多重要的建筑物,Town Hall、Red House及一些东正教堂。海滩有Mud Bath,但Baltic Sea的海水,颜色似一杯普洱茶,不看也罢。

   2hrs / 80 EEK)®Viljandi(Tallin

  市内的Order Castle只留下一些遗迹,有条吊桥及一些教堂,没有太多特别东西。

   4 hrs / 170 EEK)®Kuressaare(Tallin

  此镇在Saaremaa,镇内的Castle值得一去,而且附近有古代风车(3个)叫Angle Windmill,十分可观。

   1.5 hrs / 50 EEK)®Haapsalu(Tallin

  市内的Castle较可观,Castle的餐厅十分有古雅风味。

  * 由Tallin往来全国各地均十分方便,而其它的镇交通较不便,常常要返回Tallin才有车去另一地方。Tallin住了多天,但住宿十分紧张,住Old House Guesthouse(UUS街22 or 26号)古城内,床位290 EEK(在UUS 26号),单人房450 EEK(在UUS 22号)包早点,共享厕,两者都十分清洁。附近的Baltic Backpacker(UUS 14)十分差劲,大房十多人,Bunk bed+睡在地上,在此遇上2位Korean girls,她俩煮饭仔,请我一起吃(因为Old House fully booked,有一晚要住在此)。

  * 坐的士十分贵,贵过香港,起表25 EEK,立即不断跳,由长途巴士站坐去Song Bowl(约10分钟)已坐了80 EEK。

  * 公共电话全用电话咭。

  * Internet十分方便,很多市镇都有,而且不贵,平均HK$1/mins。

  * 国际学生证、青年证、教师证,买长途巴士票及入博物馆平很多,例如本来80 EEK减至58 EEK,我没有这些证,但说是学生(有Poly U学生证),有时都OK。

  * 香港电话可以Roaming(People Tele)。

  中古气息弥漫 爱沙尼亚冷热两城

  文 ﹕ 渡 边 升

  图 、 资 料 提 供 ﹕ 程 小 宁

  【 明 报 专 讯 】 欧 洲 很 少 地 方 会 打 正 “ 中 世 纪 旅 游 ” ( Medieval ) 的 旗 号 , 爱 沙 尼 亚 是 例 外 的 一 个 。 中 世 纪 意 味 什 么 ﹖ 石 块 搭 建 而 成 的 堡 垒 、 三 角 形 顶 尖 的 瞭 望 台 、 偌 大 的 石 板 广 场 … … 换 言 之 , 文 艺 复 兴 以 来 的 建 筑 如 罗 马 圣 彼 得 大 教 堂 、 德 国 旧 市 政 大 楼 等 比 它 还 要 “ 后 生 ” 。 首 都 塔 林 的 大 街 一 片 热 闹 , 露 天 茶 座 的 侍 应 纷 纷 穿 起 中 世 纪 服 饰 。 真 真 假 假 , 游 客 也 乐 意 沐 浴 于 怀 古 的 气 氛 中 。

  热 情 首 都 塔 林

  爱 沙 尼 亚 自 1991 年 宣 布 独 立 , 脱 离 苏 联 统 治 后 , 近 十 年 来 一 直 积 极 发 展 旅 游 业 。 长 久 以 来 的 铁 幕 , 反 倒 让 它 保 留 了 其 他 欧 洲 国 家 难 以 保 存 的 中 古 气 息 和 历 史 痕  。 事 实 上 , 首 都 塔 林 ( Tallinn ) 与 芬 兰 的 赫 尔 辛 基 仅 相 隔 个 多 小 时 船 程 , 早 成 北 欧 人 民 的 周 末 旅 游 热 点 。 曾 有 人 将 它 比 喻 为 深 圳 之 于 香 港 , 但 当 然 , 塔 林 与 深 圳 是 完 全 两 码 子 的 事 。

  中 世 纪 风 情 画

  塔 林 分 成 旧 城 和 新 城 区 , 那 长 达 2.5 公 里 的 护 城 墙 正 是 界 线 所 在 。 尽 管 城 墙 因 年 代 久 远 以 致 颇 多 破 烂 , 偏 偏 正 是 它 的 不 完 整 , 令 人 更 能 体 会 其 历 史 感 。 城 墙 范 围 内 古 宅 处 处 , 其 横 街 巷 里 , 纵 横 交 错 , 每 穿 过 一 道 拱 门 , 就 如 迈 向 另 一 天 地 。 市 中 心 内 , 布 满 餐 厅 和 露 天 茶 座 , 其 中 一 间 取 名 Olde Hansa 的 , 据 称 于 14 世 纪 已 开 业 ﹗ 当 地 食 物 以 豆 类 、 炸 肉 和 冻 汤 为 主 , 口 味 偏 向 清 淡 。 而 街 上 不 时 见 到 仿 照 中 世 纪 设 计 的 木 头 车 小 食 摊 檔 , 摆 卖 者 均 穿 起 民 族 服 装 , 即 叫 即 炒 的 栗 子 往 往 引 来 长 长 的 人 龙 。

  市 中 心 的 Town Hall 是 主 要 景 点 , 登 上 其 塔 顶 , 即 能 俯 瞰 整 个 城 市 。 纵 然 这 城 市 饱 经 风 霜 , 却 出 奇 地 不 觉 沉 痛 的 历 史 伤 痕 , 迎 面 而 来 的 当 地 人 都 是 笑 意 盈 盈 , 是 因 为 终 于 呼 吸 到 自 由 的 空 气 吗 ﹖

  落 寞 边 城 Narva

  比 起 塔 林 , 边 境 城 市 Narva 落 寞 得 多 。 Narva 是 爱 沙 尼 亚 的 东 部 城 镇 , 人 口 仅 得 85,000 。 这 儿 与 俄 罗 斯 边 境 接 壤 , 两 地 仅 一 河 之 隔 , 对 岸 是 俄 罗 斯 城 市 Ivangorod 。 或 许 因 为 偏 离 首 都 , 这 儿 不 见 游 客 , 城 内 也 不 见 熙 来 攘 往 的 人 潮 。 予 人 沉 实 感 觉 的 Narva Castle , 正 负 载  此 地 的 历 史 。

  俄 国 一 河 之 隔

  Narva Castle 的 窗 户 大 多 面 向 Ivangorod , 以 便 监 察 邻 国 的 动 静 , 甚 至 炮 台 也 是 瞄 准 对 岸 的 ﹔ 彼 岸 同 样 有 个 牢 不 可 破 的 Ivangorod Castle , 两 者 对 峙 多 个 世 纪 , 如 今 , 已 由 多 条 石 屎 桥 将 两 地 联 系 起 来 。 Narva Castle 内 有 个 大 型 博 物 馆 , 忠 实 地 记 载  此 地 历 史 。 展 品 包 括 古 时 的 兵 器 ( 如 长 剑 、 长 枪 ) 、 服 饰 以 至 大 量 富 有 共 产 色 彩 的 壁 画 。 城 内 的 主 要 景 点 还 有 Old Townhall 及 Voskresensky Cathedral , 前 者 曾 遭 大 火 洗 劫 , 后 者 也 于 最 近 关 闭 , 进 行 修 葺 , 两 者 外 形 落 泊 , 却 依 然 屹 立 不 倒 , 不 失 庄 严 。 Narva 与 塔 林 , 一 冷 一 热 , 将 爱 沙 尼 亚 鲜 为 人 知 的 一 面 , 忠 实 地 呈 现 出 来 。

  1991年独立自主

  【 明 报 专 讯 】 爱 沙 尼 亚 民 族 形 成 于 12 至 13 世 纪 , 于 1721 年 被 沙 俄 吞 并 。 1917 年 爱 沙 尼 亚 获 得 自 治 , 同 年 建 立 苏 维 埃 政 权 。 1918 年 苏 维 埃 政 权 被 入 侵 的 德 军 推 翻 。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战 结 束 后 , 爱 沙 尼 亚 获 西 方 大 国 承 认 其 独 立 。 1939 年 , 苏 联 再 次 出 兵 占 领 , 同 年 7 月 爱 沙 尼 亚 苏 维 埃 社 会 主 义 共 和 国 成 立 。

  1989 年 11 月 , 爱 沙 尼 亚 最 高 议 会 宣 布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战 期 间 加 入 苏 联 的 宣 言 “ 无 法 律 效 力 ” , 1991 年 8 月 正 式 宣 布 独 立 。 今 年 爱 沙 尼 亚 经 全 国 投 票 后 , 决 定 于 来 年 加 入 欧 盟

  中古氣息彌漫 愛沙尼亞冷熱兩城

  文 ﹕ 渡 邊 昇

  圖 、 資 料 提 供 ﹕ 程 小 寧

  【 明 報 專 訊 】 歐 洲 很 少 地 方 會 打 正 “ 中 世 紀 旅 遊 ” ( Medieval ) 的 旗 號 , 愛 沙 尼 亞 是 例 外 的 一 個 。 中 世 紀 意 味 什 麼 ﹖ 石 塊 搭 建 而 成 的 堡 壘 、 三 角 形 頂 尖 的 瞭 望 台 、 偌 大 的 石 板 廣 場 … … 換 言 之 , 文 藝 復 興 以 來 的 建 築 如 羅 馬 聖 彼 得 大 教 堂 、 德 國 舊 市 政 大 樓 等 比 它 還 要 “ 後 生 ” 。 首 都 塔 林 的 大 街 一 片 熱 鬧 , 露 天 茶 座 的 侍 應 紛 紛 穿 起 中 世 紀 服 飾 。 真 真 假 假 , 遊 客 也 樂 意 沐 浴 於 懷 古 的 氣 氛 中 。

  熱 情 首 都 塔 林

  愛 沙 尼 亞 自 1991 年 宣 布 獨 立 , 脫 離 蘇 聯 統 治 後 , 近 十 年 來 一 直 積 極 發 展 旅 遊 業 。 長 久 以 來 的 鐵 幕 , 反 倒 讓 它 保 留 了 其 他 歐 洲 國 家 難 以 保 存 的 中 古 氣 息 和 歷 史 痕  。 事 實 上 , 首 都 塔 林 ( Tallinn ) 與 芬 蘭 的 赫 爾 辛 基 僅 相 隔 個 多 小 時 船 程 , 早 成 北 歐 人 民 的 周 末 旅 遊 熱 點 。 曾 有 人 將 它 比 喻 為 深 圳 之 於 香 港 , 但 當 然 , 塔 林 與 深 圳 是 完 全 兩 碼 子 的 事 。

  中 世 紀 風 情 畫

  塔 林 分 成 舊 城 和 新 城 區 , 那 長 達 2.5 公 里 的 護 城 牆 正 是 界 線 所 在 。 儘 管 城 牆 因 年 代 久 遠 以 致 頗 多 破 爛 , 偏 偏 正 是 它 的 不 完 整 , 令 人 更 能 體 會 其 歷 史 感 。 城 牆 範 圍 內 古 宅 處 處 , 其 橫 街 巷 里 , 縱 橫 交 錯 , 每 穿 過 一 道 拱 門 , 就 如 邁 向 另 一 天 地 。 市 中 心 內 , 佈 滿 餐 廳 和 露 天 茶 座 , 其 中 一 間 取 名 Olde Hansa 的 , 據 稱 於 14 世 紀 已 開 業 ﹗ 當 地 食 物 以 豆 類 、 炸 肉 和 凍 湯 為 主 , 口 味 偏 向 清 淡 。 而 街 上 不 時 見 到 仿 照 中 世 紀 設 計 的 木 頭 車 小 食 攤 檔 , 擺 賣 者 均 穿 起 民 族 服 裝 , 即 叫 即 炒 的 栗 子 往 往 引 來 長 長 的 人 龍 。

  市 中 心 的 Town Hall 是 主 要 景 點 , 登 上 其 塔 頂 , 即 能 俯 瞰 整 個 城 市 。 縱 然 這 城 市 飽 經 風 霜 , 卻 出 奇 地 不 覺 沉 痛 的 歷 史 傷 痕 , 迎 面 而 來 的 當 地 人 都 是 笑 意 盈 盈 , 是 因 為 終 於 呼 吸 到 自 由 的 空 氣 嗎 ﹖

  落 寞 邊 城 Narva

  比 起 塔 林 , 邊 境 城 市 Narva 落 寞 得 多 。 Narva 是 愛 沙 尼 亞 的 東 部 城 鎮 , 人 口 僅 得 85,000 。 這 兒 與 俄 羅 斯 邊 境 接 壤 , 兩 地 僅 一 河 之 隔 , 對 岸 是 俄 羅 斯 城 市 Ivangorod 。 或 許 因 為 偏 離 首 都 , 這 兒 不 見 遊 客 , 城 內 也 不 見 熙 來 攘 往 的 人 潮 。 予 人 沉 實 感 覺 的 Narva Castle , 正 負 載  此 地 的 歷 史 。

  俄 國 一 河 之 隔

  Narva Castle 的 窗 戶 大 多 面 向 Ivangorod , 以 便 監 察 鄰 國 的 動 靜 , 甚 至 炮 台 也 是 瞄 準 對 岸 的 ﹔ 彼 岸 同 樣 有 個 牢 不 可 破 的 Ivangorod Castle , 兩 者 對 峙 多 個 世 紀 , 如 今 , 已 由 多 條 石 屎 橋 將 兩 地 聯 繫 起 來 。 Narva Castle 內 有 個 大 型 博 物 館 , 忠 實 地 記 載  此 地 歷 史 。 展 品 包 括 古 時 的 兵 器 ( 如 長 劍 、 長 槍 ) 、 服 飾 以 至 大 量 富 有 共 產 色 彩 的 壁 畫 。 城 內 的 主 要 景 點 還 有 Old Townhall 及 Voskresensky Cathedral , 前 者 曾 遭 大 火 洗 劫 , 後 者 也 於 最 近 關 閉 , 進 行 修 葺 , 兩 者 外 形 落 泊 , 卻 依 然 屹 立 不 倒 , 不 失 莊 嚴 。 Narva 與 塔 林 , 一 冷 一 熱 , 將 愛 沙 尼 亞 鮮 為 人 知 的 一 面 , 忠 實 地 呈 現 出 來 。

  1991年獨立自主

  【 明 報 專 訊 】 愛 沙 尼 亞 民 族 形 成 於 12 至 13 世 紀 , 於 1721 年 被 沙 俄 吞 併 。 1917 年 愛 沙 尼 亞 獲 得 自 治 , 同 年 建 立 蘇 維 埃 政 權 。 1918 年 蘇 維 埃 政 權 被 入 侵 的 德 軍 推 翻 。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戰 結 束 後 , 愛 沙 尼 亞 獲 西 方 大 國 承 認 其 獨 立 。 1939 年 , 蘇 聯 再 次 出 兵 佔 領 , 同 年 7 月 愛 沙 尼 亞 蘇 維 埃 社 會 主 義 共 和 國 成 立 。

  1989 年 11 月 , 愛 沙 尼 亞 最 高 議 會 宣 布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期 間 加 入 蘇 聯 的 宣 言 “ 無 法 律 效 力 ” , 1991 年 8 月 正 式 宣 布 獨 立 。 今 年 愛 沙 尼 亞 經 全 國 投 票 後 , 決 定 於 來 年 加 入 歐 盟 。

  

上一篇:波羅的海國家(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
下一篇:比利时丹麦的习俗礼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