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南斯拉夫 > 南斯拉夫

谁来清理南斯拉夫的战争废墟

美国为首的北约对主权国家南斯拉夫进行了连续78天的狂轰滥炸,使原本美丽、宁静的南斯拉夫顷刻成了生灵涂炭、弹痕累累、满目疮痍的国家。一年多过去了,人道“卫士”美国和西方国家不遗余力地大叫恢复巴尔干地区的民主进程,可是却唯独不提如何清理他们一手造成的南斯拉夫战争废虚。迄今,绚丽迷人的多瑙河已不复存在,只剩下苟延残喘的河流在呻吟。在无法畅通的河道里,北约留下的有毒物体仍在扩散和毒害着南斯拉夫人民,无辜的南斯拉夫人仍在遭受着以美国为首的北约一手制造的恐怖环境的危害!

  多瑙河成了一条死河

  

  瞧一下欧洲的地图:多瑙河长长的蓝色线条十分显著,她的源头始于德国黑森林中密布的细小溪流,经过斯特劳斯笔下的维也纳城时已成长为汹涌澎湃的河流。这条庞大的河流流经10个国家,全长达1770英里,最终汇入黑海。几个世纪以来,多瑙河一直是连接欧洲中心部位最重大城市的主要贸易水路,她分支繁多的支流,向成百万人提供着饮用水的来源。

  在这条欧洲主要水道的中段,也就是水面最宽的地方,生就了一方水土:塞尔维亚就座落在这里。在地理上或隐喻上,塞尔维亚总被视为绊脚石。许多西方国家的政策制定者都对这个国家的存在视而不见,大多数重建和稳定巴尔干地区的计划都将塞尔维亚排除在外。西方人视米洛舍维奇为眼中钉,肉中刺,非除掉他而后快,因此,西方国家已下定决心,只要米洛诺维奇在位,那么,他们就不会对78天空袭造成的巨大环境灾难予以理睬。

  在去年4月的轰炸中,北约的战斗机轰炸了诺维萨德河边的炼油厂和贝尔格莱德东北的多瑙河支流上潘切沃的塑料和化肥厂。0之后引发的大火释放出的石油副产品毒气以及致癌的VCM四处弥漫。潘切沃的居民很快遭受了《纽约时报》所称的“无法解释的多并发症”的侵袭,这其中包括头痛、皮疹、流产等。几名采访过这一地区的西方记者六个星期后开始生病,并出现恶心和呼吸困难而不得不接受治疗。

  不仅如此,多瑙河下游的居民,也受北约轰炸的珠连,包括摩尔多瓦、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都以恐惧的目光看着油料的溢出,鱼儿遭殃,有些报道说,长达50码的死鱼儿在水上漂浮。他们向欧共体抱怨说,他们害怕熊熊大火产生的有毒微粒将会渗透到土壤中,毒害他们分享的水产,并且沉积在多瑙河河床里或支流的水库底部。

  潘切沃一家挨轰炸的工厂曾使用液体汞,这是一种极具毒性的金属与神经紊乱有关系,它还会产生氯气。去年夏天,当联合国巴尔干特种部队和《焦点》杂志的科学家在潘切沃附近采撷了河床底下一些核心标本时,他们估计在大约2400平方码的地方,有50至100公斤的液体汞和其它化工副产品,他们说这些物体“非常有毒且极具交叉传染性”,在河水里或者沉积物中可能保留几年的时间。独立的国际小组也发现此地区的淡菜和水产植物中所含的汞化合物的水准比联合国食品和农业组织规定的食品安全标准所允许的要高出4倍。

  北约轰炸一年后,位于保加利亚和匈牙利之间的塞尔维亚段多瑙河仍无法通行。6座横跨多瑙河的大桥被北约轰炸机炸得肢离破粹,残破的桥梁横七竖八地摊塌在多瑙河上,阻碍着水道的通行,使多瑙河上游和下游的国家之间的正常商业往来都无法进行。更令人头痛和最难消除的是北约从高空向塞尔维亚工业结构进行轰炸时留下的毒性残余物。这些污染物在未来几十年中对生活在多瑙河流域的8500万欧洲人的健康和幸福都构成潜在的威胁。

  无怪多瑙河也在哭泣,是战争造成了破坏,可战争结束了,为什么仍不医治战争留下的创伤。

  有害物质的残余根深蒂固

  为期78天的狂轰滥炸中,北约的炸弹不仅炸毁了学校、工厂、医院和发电站等设施,、使南斯拉夫的经济处于崩溃边缘,而且还投下了几十年难以消除的有毒物质。当北约的炸弹投掷到食品加工厂和汽车厂、炼油厂和变电所时,这些炸弹释放出大量的持久存在的化学物质,是美国人连一丁点儿都不想在自己的后院试验的化学物,这些有毒物体包括聚氯化处理过了的双1POLYCHLORINATED BIPHENYLS(PCBs)、液体汞和乙稀氯化物单体VINYL CHLORIDE MONOMER(VCM),它们不仅通过雨水冲洗流入了多瑙河,而且深深地浸入到这个欧洲中部,主要以农业为主的1000万人口的国家的土壤和空气中。

  要知道,PCBs和它们的有素衍生物---二氧(杂)芑(除莠剂等中的有毒杂质)DIOXINS 一直与癌症和其它疾病联系在一起。这些有毒物早在1977年以来在美国就禁止使用了。动物吃了PCBS就会在其肥胖的脂肪中停留,并可能从鱼或其它动物中传给人类。婴儿可以从母亲的奶水中吸入这种有害物质。1983年,美国环境保护署曾在密苏里的小时代海滩的街道上发现这种含有DIOXIN(除莠剂等中的有毒杂质)的土壤。美国环境保护署为此花了2亿美元来清理这个场地,即使这样,也不允许有居民再返回原来居住的地方。

  人们还记忆犹新,一次,美国华盛顿第14大街的一幢商务楼的地下室突然起火,涉及到几盎司有污染的PCB油料,为此,美国关闭了该商务大楼4天,这幢楼的底层原是个儿童护理中心,火灾发生后,家长们吓坏了。其中一位孩子的家长是一位EPA的科学家,他说,“即使是每立方米一纤克(一万亿分之一)对儿童来说也是具有危险的。

  然而,美国却在去年4月,根本不顾克拉古耶瓦茨地区生活着320,000的人口,对那里的扎斯塔瓦汽车厂和弹药库进行了狂轰猛炸。汽车油漆车间的含有潜在毒性的致癌物——两吨多的PCBs油料起火,溢出并流入到勒澎尼卡特·T·维利卡河进而流入多瑙河的支流,要知道这些支流的水一直在充实着水库,供人们饮用和灌溉之用。根据位于瑞士的一家《聚焦》杂志和来自匈牙利的森特安德雷的地区环境中心的独立科学家称,克拉古耶瓦茨释放出的PCBs和DIOXINs的量比德国宣布全国环境处于紧急状态,必须迅速干涉的水准高出一千倍!

  可怜的克拉古耶瓦茨居民以及下游的居民们,因为吃了败仗的塞尔维亚即没有技术也没有金钱来做适当的清理。因此,南斯拉夫人民不仅遭受了美国为首的北约的炸弹轰炸,而且还得为这些炸弹0后引发的剧毒有害物体忍受长期的煎熬。

  谁来清理塞尔维亚的有害物质

  美国为首的北约于78天连续的轰炸中,在塞尔维亚上空投下了成千上万的炸弹,这些炸弹的0又引起了诸多有毒的物体散布,这些有毒有害的物体不仅流入到了多瑙河里,而且还渗透到了土壤和河床里,要清除这些有毒的物体不仅需要大量的资金而且还要持续很长时间。按常理,作为制造这种有毒环境的凶手——美国及北约盟国理当处理,但它们却视而不见,并且将重建南斯拉夫的任务与米洛舍维奇下台联系在一起,充分暴露了它们明目张胆地干涉他国内政的无耻嘴脸。

  更令人气愤的是,美国不仅不为清理南斯拉夫的有毒物体提供资助,而且还剥夺了南斯拉夫人民在国际舞台呼吁国际社会提供帮助的权力。不久前,在一次联合国的会议上,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理查德·霍尔布鲁克试图剥夺南斯拉夫代表讨论巴尔干未来的资格,他公然称南斯拉夫是一个“不存在的国家”。在今年三月的一次国会听证会上,美国国务院东欧援助协调员拉里·那普重复了美国不止一次地在公开场合重申的克林顿政府老生常谈的立场,“只要米洛舍维奇在位,我们决不会在塞尔维亚提供哪怕一个美分的资助。”这不禁让人想起50年代美国为对付前苏联为首的华沙集团,拚命向南斯拉夫提供“无私慷慨的援助”,欲拉拢南斯拉夫的做法是多么的虚伪。无怪美国媒体一针见血的指出,美国就是因为米洛舍维奇不听话,才欲将南斯拉夫置于死地的。因此,美国对南斯拉夫的敌意使广大的南斯拉夫人民深受其害遭够其殃。

  照理说,血债要用血来还,侵略者造成的破坏就该由侵略者来补偿。可是,自恃世界宪兵的美国却蛮横无理,要米洛舍维奇下台才同意重建,这真是一派强盗逻辑。因此,清理塞尔维尔亚的有毒物体的重任就落到了战争的受害者-----南斯拉夫人民的身上,可是要知道,在人均收入还低于阿尔巴尼亚水平之下的南斯拉夫,在这个被誉为欧洲最贫穷的国家是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的。因此,显然易见,苦难的南斯拉夫人民以及他们的后代还将长期遭受战争的后遗症残害,他们还将继续饮用有毒水源,在有毒的土壤中生活。真不知他们的苦难何时才能结束!

  

上一篇:战争·南斯拉夫·足球
下一篇:赛黑-Belgrade贝尔格莱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