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斯洛伐克 > 斯洛伐克

斯洛伐克总统爱民又爱家

应中国国家主席1的邀请,斯洛伐克共和国总统鲁道夫·舒斯特偕夫人伊蕾娜·舒斯特罗娃于1月4日至9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在舒斯特总统访华前夕以及1999年5月当选总统时,记者有幸两次对他进行采访。他表示:“中国是斯洛伐克的朋友,斯洛伐克和中国发展关系不存在任何问题,斯希望进一步加强同中国的合作。”在采访中,他的坚毅、勤奋、平易近人,他的多才多艺,他坎坷的从政之路,以及与他患难与共的家庭,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父亲是个粗木匠

    1934年1月4日,地处斯洛伐克东南部红山山脚下的科希采地区麦德泽夫村,穷苦的林业工人舒斯特家又添了一个男丁,父母给他起了个名字:鲁道夫·舒斯特。谁也不会想到,半个多世纪后,他成为独立后的斯洛伐克共和国第一位民选总统。当因难产而不得不被送往科希采医院的母亲抱着婴儿回到家里时,长他17岁的姐姐止不住哭开了:这个穷困的四口之家又多了一张嗷嗷待哺的嘴,她嫁人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舒斯特的父亲老舒斯特是个不信上帝的粗木匠,他经常找不到工作,也没有自己的房子,一家人得租房过日子。小舒斯特出生时,他在林场干活,钻进林子一去就是一个星期,只有星期天才能回家看看。但他是一条硬汉子,再苦再累也没有退缩过。舒斯特总统对父亲引以为豪,他说父亲使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不伸手向人乞求;也不要欠任何人;不靠别人过日子;尊重自己的工作,诚实地做好它。”

    舒斯特的母亲是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善良贤惠,智慧过人。在校念书时成绩很好,后因家境贫困不得不辍学。

    舒斯特的故乡可称为是中欧的缩影,这里混居着多个民族的后裔。舒斯特所在村的村民是德意志移民的后代,人称曼达克人,周围还有俄罗斯人村、匈牙利人村及斯洛伐克人村。所以这里的人对其他民族更宽大包容,在这一特定环境中成长起来的舒斯特也不例外。除母语外,舒斯特自小能讲流利的德语和匈牙利语就不足为奇了。这里的人也是非分明,二战期间,村中大部分人投身到反法西斯的斗争中。舒斯特的哥哥就曾经是一名游击队员,亲自参加了著名

  的斯洛伐克民族起义。

    勤政为民1959年,舒斯特从布拉迪斯拉发技术大学建筑系毕业,成为一名工程师。20世纪60年代初,他调到当时全国最大的冶金企业———科希采东斯洛伐克钢铁厂工作,一干就是10余年,直到担任厂长技术助理。70年代中,舒斯特被调任科希采市人委副主席,从此,由一名技术干部步入政界。他历任科希采市市长、捷斯联邦斯洛伐克民族议会主席。80年代末,他曾负责组建剧变后的第一任斯政府,但因他曾是0员而受到排挤,被外放到加拿大任大使,

  很快又被召回国内。跌入谷底的他重新回到出生地科希采市。在家乡,凭着自己的实力,他连续两届当选科希采市市长。1999年5月,他当选斯洛伐克总统。

    舒斯特是位为民办事的实干家,人们亲切地称他为“科希采之父”,他对科希采也一往情深,为城市的发展和解决民众的冷暖忧患数十年如一日地奉献、奉献、再奉献。有一年的圣诞节前夕,市热电厂锅炉出故障,他主动请缨,放弃周末休息,紧急觅到所需设备,让全城百姓过了个温暖的圣诞节。

    舒斯特的性格坚毅勤奋,不屈不挠。他自己都承认说,“只要我想要办的事,那是舍了命也要做到。”当选总统后,他经常到民众中去,倾听他们的想法。他还在外交领域充分展示自己的交际能力,为塑造斯洛伐克良好的国际形象做出了贡献。他每天早上7点多就来到办公室,一直工作到夜晚。他的日程表总是排得满满的。仅以2002年为例,除在总统府接待800余次来访外,他出国访问24次,在国内接待了14位国家元首和47位各国或国际组织的领导人。

    忙归忙,舒斯特还是一个非常热爱生活、非常有生活情趣的人。他爱好文学、美术,喜欢旅行、摄影、收藏。他还是位作家,几十年来,他写作出版了19部纪实文学作品、侦探小说和游记,广播电台和电视台播出过多部由他创作和拍摄的广播剧和纪录片。他还是位体育爱好者,年轻时打过排球,踢过足球,现在每周还能打两次网球。

    家庭和美

    令人羡慕的是,舒斯特总统有个和睦美好、患难与共的家庭。在我们采访快结束时,总统夫人伊蕾娜也参与到谈话中来。舒斯特与夫人相濡以沫已经42年。伊蕾娜文静谦恭,说起话来轻声细语,看似柔弱,其实意志坚强,心胸开阔。她也有自己的事业,从事护士工作已有33个年头。先是护理糖尿病人,后来在儿童医院任护士长。为了支持丈夫工作,她承担起照顾丈夫和孩子、接待客人等全部家务。

    夫人不仅在工作上,在个人爱好上也支持舒斯特总统。她说:“当年就感觉到,这是一个积极向上、聪明好学的年轻人。他写作时,我虽不知他在写什么,但我想,让他来洗碗干家务活可真是个损失。”舒斯特总统幽默地说,尽管与夫人没签什么正式文件,但两人商定,大事由他做主,日常事务由夫人负责。结果42年来,他也没感觉有什么大事需要他拿主意的。

  图片:舒斯特1999年5月29日当选总统时与本文作者刘文才(右)和周晓勤(左)

  合影。

  

上一篇:塔克拉山国家公园
下一篇:斯洛伐克史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