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斯洛伐克 > 斯洛伐克

斯洛伐克印象

大多数人都认为斯洛伐克其实是一个“不怎么样”的国家,游客们一般会跳过这个国家去北面的波兰,西面的奥地利、捷克,南面的匈牙利。确实,要不是因为参加婚礼,我也不会想到要去斯洛伐克。可正因为要去那里,才使我对这个国家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也对它有了更多的了解。

   我和Jimmy首先来到了离斯洛伐克最西端的城市,也就是斯洛伐克的首都Bratislava。跟维也纳相比,Bratislava在文化、经济各方面确实逊色不少。有趣的是,每年这个时节,这个国家包括首都在内的很多地方天空中都飘满了蒲公英,这种景象对当地人来说已习以为常,对我来说自然是非常新奇。

  

   26号晚上,我们和Mat他们再次见面,马上做新娘的Veronika也来了。大家欢聚了一晚后,在多瑙河的一家Botel过夜(所谓Botel就是Boat加Hotel,即水上旅馆)。

   由于Mat的婚礼要在斯洛伐克北面的小城Trencian举行,所以27号一早我们就坐火车上路了。斯洛伐克的乡村和奥地利很不一样,更多的是一种天然和纯朴之美。作为曾经苏联的一部分,斯洛伐克很多地方即使到了今天仍留有苏维埃的痕迹,比如说象征共产主义军人的塑像,比如说四四方方的居民楼群。拥挤的火车上,人们大多都沉默不语,这反倒更是引起了我对这个民族的兴趣。听Jimmy说,斯洛伐克人一直对生活带有悲伤的情绪,斯洛伐克人的历史也就是被压迫的历史,最早匈牙利人把这里划为自己的领地,之后蒙古人、土耳其人、奥凶帝国、德国法西斯、苏联和捷克人都曾占领或控制过这里。和波兰一样,斯洛伐克也曾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但也只有在这样的国度,而不是在奥地利,我才会想起肖邦和柴可夫斯基的音乐,那种绝对坦诚忧伤的旋律,同属于斯拉夫式的炽热情感。

  婚礼:

   28号婚礼开始之前,我和几个朋友在这个名叫Trencian的小城走了走,看了看这只是弹丸之地的市中心。可能是一般很少有东方人来这里,我还是少不了被人好奇地打量。

   下午四点,婚礼准时举行。所有人都着装正式,来到市中心的一个古老的教堂。这座教堂外部不起眼,内部装饰却非常精美,巴洛克风格的雕刻几乎布满了每一寸墙壁。按照规定,所有来参加婚礼的必须先坐定,女方的亲戚朋友坐左侧的座位,男方的坐右侧的座位,伴郎和伴娘站在两侧。接着,在管风琴奏出的婚礼进行曲中,新娘和她的父亲相伴缓缓走入教堂,走到神父跟前。神父然后说了几句,是斯洛伐克语,估计是宣布婚礼开始。紧接着是一段由管风琴伴奏的圣歌,嘹亮的童声很有穿透力,感染着教堂里的每一个人。之后较长的一段时间是神父的祷告和祝愿。到了宣誓部分,新郎新娘互换了戒指,深情一吻之后婚礼进行曲再次响起,新郎新娘首先走出教堂,在教堂门外和我们这些来宾一一致谢。

   教堂部分是很正式的婚礼程序。走出教堂,所有人都来到离市中心很近的山丘上。山丘的顶端是一座古城堡,在城堡下边的一片绿地上,人们开始围绕着新郎新娘拍照、庆祝,欢笑声不断,大家分享着快乐,古城堡则见证了这对年轻人爱情的结晶。

   当落日开始西沉的时候,大家一齐走进了城堡聚餐。这座城堡非常古旧,有一部分已经破损。据说当地人很有创意地把没有破损的部分修整了一番后,专为各类喜庆宴会租用,竟然也很受欢迎。晚宴的座次也很有讲究,新郎新娘和他们的父母是上座,其他人的座位已被排定,每个人得找到自己的名字入座才行。首先是大家同举香槟庆祝,接着上汤,然后才是食物。大家边吃边聊,吃完食物后又一齐到旁边的小厅里跳舞。所有的人都手拉手围成一圈,跟着圆舞曲的节奏兴奋地无所顾忌地跳,就连上了年纪的人也不例外,这和东方文化是多么的不同啊!之后,宴会进入了一种随意的状态,有人继续跳舞,这次是比较现代的劲舞,有人会选择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和朋友聊天,食物和饮料都可以在一旁随便取用,也有人三五成群地走出城堡,在城堡外地绿草坪上东逛西逛,见天黑了,再重新折回城堡。就这样,大家一直闹到很晚,才陆陆续续回到自己的住宿。婚礼也终于告一个段落。

  

上一篇:斯洛伐克10月游记
下一篇:布拉迪斯拉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