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葡萄牙 > 马德拉群岛

山海之间的马德拉(图)

  山海间的马德拉

  

  详细内容:

  xxx从Medeira回来,意犹未尽,闲下来的时候上网看看相关的资料,才发现虽然Medeira在国内知者甚少,却已有了一个统一的中译名:马德拉。但我更喜欢念Medeira,重音落在“dei”上,短促而轻盈,让人马上回忆起那在阳光下黑亮光滑的石子路。

  xxxMedeira由大西洋上的若干群岛组成,虽然隶属葡萄牙,但在地理位置上更加靠近非洲大陆。那里四季如春,夏天高不出30度,冬天低不下15度,所以在气候严寒的德国、英国等中北欧国家可是鼎鼎大名的。

  xxx从德国的杜塞尔多夫坐3个半小时的飞机,在圣诞前夕的一个下午降落在Medeira的Funchul机场。等行李的时候,很多人就开始如释重负地脱去厚外套、拿出太阳眼镜了。步出机场大门,清新的海风猝不及防地扑面而来,让人忍不住停下来专注地做几次深呼吸,再次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马路对面一望无尽的蓝色海面。从机场去首府Funchal的路上,见到的民宅基本上都是乳白的墙、橙红的顶,嵌在山坡上、淹在青山、绿树、花丛中,层层叠叠而又错落有致。再望远一点,还有房子,再望高一点,还是有房子。不要说建造了,就是每天出入也是很辛苦吧,但是真是美呀。到了Funchal,虽然人和交通多了起来,但是仍然非常寂静,难怪不同于其他滨海度假地,这里的游客多为拿退休金的老人。

  xxx我们住的饭店很有历史了,电梯竟然还是木头门的,速度之慢可想而知,不过这也算是配合整个Madaira的节奏。更新奇的是,所有的房间都是统一的价钱,所以当然要选择看得到风景的大房间了。天色渐暗,坐在阳台吹着风,看着点点的灯光沿着山坡绵延不断铺下去,美得壮观却也美得亲切,心里充满着对明天旅程的期待。

  Monte

  xxx虽然之前对Madeira作了研究,手里还拿着两份导游手册,但在清晨纯净的空气和阳光中,走在Madeira温暖的街巷里,整个人却怎么也不愿意按部就班了,索性走到哪儿算哪儿吧。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走到了去Monte缆车站。隐约记得这个名字,就买了票,坐上了车。Funchal开始在脚下越升越高,橙红色的四角或是五角房顶像是一个个恬静的海星,散在绿色的海洋里。许多车子沿着崎岖的单行道吃力地往上爬,看起来像是随时都会掉到下面某处院子里,还好最后它们都停在高处某处房子前的斜坡上,不过又让人开始担心车子会不会滑下去。瞎担心了15分钟后,缆车终于从最低处的海港到达了海拔560米、更加寂静的Monte。

  xxxMonte是一座小小的村落,却高高地临架于Funchal之上,带着“世外桃源”的疏离气息。先前是欧洲达官贵人的疗养之处。时至今日,坐落于TropicalGarden的MontePalace也还是专门留给这些达官贵人住的,一般游客只能站在外面想象内部装饰的奢华。

  xxx从缆车站出来,可以一目了然地从指示牌上看出Monte仅有的三个景点分别位于三个方向。先向右拾阶而上,没有几步就进入了一个庭院的侧门,浓荫蔽日、花香袭人,这样看着、闻着很快就走到了一座红墙黄瓦的建筑前,“QuintadoMonte”,奥地利最后一个皇帝被废黜后就居住在此,可惜他六个月后就死于肺炎,被葬在不远处的小教堂里。听说QuintadoMonte是典型的葡萄牙建筑,我游历甚少,所以很吃惊于它的用色,把它照成黑白照片后,才符合了我对欧洲建筑的固执印象。

  xxxx从QuintadoMonte另一个侧门出来,隔着窄窄的石板路是一座两个尖顶的白色教堂,它是为纪念圣女玛丽亚升天而建,是虔诚的教徒必定要朝拜的地方。不仅如此,每年的八月十五日,Madeira都会为纪念圣女升天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规模可以说是在Medeira众多的活动中最大的。

  xxx教堂的石阶下,很多身穿白衣白裤带着巴拿马草帽的男子在聚精会神地打牌、观牌,旁边的酒馆里也有同样装束的人在悠闲地喝着酒。有些欧洲游客忍不住好奇,对着打牌的一群按下了快门。而我想起有次一个德国朋友和我一起在国内逛街时、看到一群老人当街打牌时的表情。当看到这群人脚边的竹编筐时,我才恍然大悟——他们的工作是推WickerToboggan。这种古老的运输方式可以把坐在竹编“雪橇”里的乘客从Monte、沿着崎岖狭窄的街道一直推到Funchual,虽然听起来、看起来都很危险,但其实是很安全的。因为驾驶人都经过长期严格的训练。Madeira珍视传统,比如说,几乎所有的宣传册都会告诉游客,为了在二战中制造打击纳粹的大炮,不得不拆除了原来架设在Funchual跟Monte之间的铁路,提醒游客去看拆除时留下的一点遗迹。而对于这种独一无二的传统运输方式,Madeira政府更是不遗余力地保护,从业者都是有补贴的。不知道这是不是大家打牌的打牌、喝酒的喝酒,并不主动招揽顾客的原因。

  xxx最后一个景点就是MontePalaceTropicalGarden。爱植物的可以研究里面来自世界各地的珍稀物种;爱艺术的可以去它的艺术博物馆看看非洲的雕刻艺术;爱建筑的可以欣赏欧式风格跟亚洲风格的完美过渡与融合;爱历史的可以沿着景泰蓝磁砖贴出的历史墙走一走。如果你爱晒太阳、爱发呆,那么处处都是合适的地方;而如果你像我一样,特别爱好走路,那么就要做好花费几个小时的准备。其实它并不是很大,但去每个目的地都有数种走法:石子路、石板路、台阶或者是一座小桥……,实在是喜欢这种聪明可爱的安排,所以我贪心地走来走去,不知道消耗了多少时间。园里散散落落有几座朱红大门,门前还停着石狮,因为已经看到历史墙上有有关澳门的描述,所以想当然地认为,这些都是仿中式建筑,看了导游册才知道,是JapaneseGaden,有点吃惊也有点小小的失落。正想着,突然听到园子外面有人大叫,伸头去看,一辆WickerToboggan正急冲而下,里面坐着的女游客早已花容失色。我赶紧端起相机,但却实在赶不上他们的速度。园子里的最高处是一座酒家,可以在里面免费品尝当地的美酒。酒很甜,带着明显的果香,在一天美好旅程的最后喝下去感觉更加心满意足。

  Funchal

  xxxFunchal是Madaira五个世纪以来一贯的首府,这多半是因为它的地理位置优越:从沿海的一侧缓缓升至1200米的高处,不似Madeira别处的险峻,气候也相对更加温和。我白天的行程由市中心开始,在那里的街巷里聚集着许多商店、餐馆。基本上都是些小巧、古老的建筑,但是很可能在某处转角就会出现一家现代味十足、全玻璃建造的网吧。要注意的是,细高跟鞋是不好穿的,因为脚下还是古老的石子路。正越走越偏远的时候,MercadodosLavradors柳暗花明般地出现了。它其实是一个农贸市场,一层跟露天场地是蔬菜、水果和土特产品,而地下的一层是各种海鲜。许多游客都会来到这里,但不是为了买东西,而是为了欣赏别处看不到的五颜六色。我也是从来不知道农产品市场可以美到不输于任一处的花园。

  xxx走出MercadodosLavradors的时候,眼睛是花的,肚子也有些饿了。有路边摊在卖刚出炉的蒜蓉黄油饼,买了一块,坐在石凳上,边吃边看着一队乐队演奏圣诞音乐。他们看起来都是刚从办公室里出来的白领,身边还放着公文包,也有人匆匆赶到,松松领带就开始跟着吹起小号来。还有一队表演传统歌舞的,男女老少、高矮胖瘦都有,但都穿着传统服装,带着非常有特色的黑色尖顶小帽。我看得出,他们唱着、跳着,一曲接着一曲,比观众们更加开心。

  xxx至从去了新加坡的Raffles饭店以后,我对有历史的饭店都特别留意,所以早就对Madeira的Reid’s饭店心驰神往。Reis’s是英国式的建筑跟英国式的经营,邱吉尔住过,罗杰摩尔也住过,但最出名的还是它的下午茶。可能被Madeira轻松的气氛熏陶了,整个人特别有勇气。穿着只有游客才会穿的当地手工制作的毛衣跟旅游鞋,我径直走进Reid’s低调奢华的大厅,然后又大摇大摆地走到那个鼎鼎大名的喝下午茶的阳台,这才发现没有预订肯本不可能有位子。那位美丽优雅的女领班应该还记得冒失的我吧。不过在阳台上望了一眼风景,已经让我觉得不虚此行。

  xxx天色暗下的时候,慢慢走回市中心,去看那绚丽的圣诞彩灯。Madeira人都很虔诚,对圣诞节是十二分的重视,对彩灯的设计自然很用心。各种色彩、形状的彩灯立在路上、围住房子、盘在树上、悬在空中,整个市中心就这样被施了魔法,一扫白天的恬静,热闹欢快了起来。我尤其喜爱头顶上亮晶晶的一群天使,亦真亦幻,真让人怀疑是不是一不留神的时候,就会被他们手中的魔法棒点到。海港一边,白天里不曾被留意的游艇,此时竟然成了坐满客人的小餐馆,还有情侣单独坐在只有一张桌子、一点烛光的小船里享受美食。有小贩在兜售纪念品,看到我时先用日语说了一句问候,我笑着说:“I’mnotJanpanese.”小贩马上说:“你好!”之前只在一家中餐馆里见到几个中国人,所以这一句真是让我吃惊不小,也对Madeira更加不舍。

  xxx可是还是要走的,而且不知道下次何时再见,那时候我一定变了,而Madeira,我相信它不会改变……

  Tips:

  Madeira以“Bugsfree,Crimesfree”为荣,所以基本上不用担心虫子和小偷。

  Madeira比中国晚8个小时。

  很多人说一口标准的英式英语,一些出租车司机还能说德语、法语、瑞典语,也可以用西班牙语当葡萄牙语用,一般不会有很大的出入。

  Monte和Funchul是重点推荐,但是Madeira还有太多让人留连的地方。

  

上一篇:里斯本——见证海权时代荣光(图)
下一篇:里斯本-特茹河文明(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