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保加利亚 > 保加利亚

索非亚的秋:一副多彩“油画”

索非亚的秋:一副多彩“油画”

    索非亚地处盆地,周围环绕着巴尔干山、柳林山和维多莎山,山水秀丽,四季景致不同:春有满山绿树,夏有飞瀑清凉,冬天银装素裹,积雪齐膝,滑雪者可以尽情放飞自己;而秋天则是层林尽染,色彩斑斓,山山水水被绘成了天然的巨副油画。起伏的山峦间,绿叶的松柏和红叶、黄叶的树杂错相间,高低错落有致,远近层次分明。远山近坡,鲜红、粉红、猩红、桃红、棕红,明黄、鹅黄、橘黄,暗绿、浅绿、嫩绿,古铜色,咖啡色……大自然淋漓尽致地展示着自己卓然超群的调色才华,挥毫泼墨,绘制出一副副浓墨重彩的油画。色彩斑斓的天然画卷的上端,天高云淡,蓝天碧透,白云悠然;画卷的下端是山村农家红顶白墙的巴洛克式民居和条块分割开来的农田。这一副画卷所含概的一切,恐怕没有哪位画家是可以尽收笔端的。

  

    走进维多莎山中时,你便成为画中之景。山风过处,几多树叶随风飘落,像精灵在舞动和欢唱,唱出生命的赞歌,舞出生命的韵味。山间溪水潺潺,平缓处像情人喃喃低语,湍急处似顽童追逐嬉戏。水流而过时,若有若无的音符弹跳在心间,带给你莫名的心动。沿溪水而上,可以寻觅到一个落差有20多米的瀑布,飘忽而下的水流,如矫健的体育健儿,尽展英姿和魅力于瞬息之间,而后冲入水潭,珠飞玉渐,卷起千层浪花,最后平静而从容地继续前行。

    最惬意的莫过于爬到瀑布顶部,那里不仅平缓,而且有几块巨石,打牌、聊天、听音乐,看书。坐在石头上,可以居高临下地俯视山腰以下的景物;也可以放眼远眺,大半个索非亚城市尽在眼前,眼力好的人还可以找到熠熠闪光的圣·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大教堂的金顶;还可以什么也不做,躺在石头上让秋日和煦的阳光晒透你身体和心灵的每一个角落。

    潘切雷沃湖的秋天对于我是一株叶寥枝疏的枫树于碧波中倒立的倩影。潘切雷沃湖位于索非亚郊区,水域宽阔。它的南端有一条小河:水来自两条更小的河流,在距潘切雷沃湖不到百米处相汇合,没有相逢的兴奋,平静悠缓,携手共进,大自然对于离合总是如此超脱。河两岸是绿荫草地,上面留有游者烧烤的灰迹;绿地延伸到尽头是一小排树,树叶已全是金黄色;再向远处是平缓的山,山还没有变色,还是深深浅浅、浓浓淡淡的一片绿;更远处山峦间有十几棵白杨,青白色的树干,挺拔的身资,如军纪严明的战士守卫一方土地,傲立于层峦叠嶂的青山碧水间。

    枫树矗立于小河畔,从那片绿茸茸的草地间拔地而起。她不高,鲜艳的红色让她看起来像一位羞涩而活力四射的新娘:满脸绯红,羞涩低首,顾盼着自己水中飘摇的倒影,似乎真正领悟了徐志摩诗“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象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的意境;然而,那火焰般跳动的红,又使之无法掩饰地从内而外散发的生机,她充满着活力和热情,不仅可以燃烧自己,也可以燃烧别人。

    绿色的河水被各位“不速之客”的倒影强行染成了七彩。天空的湛蓝独占河心,两侧成为不速之客们骚首弄姿的舞台:挺拔着有之,弯曲者有之;一抹绿,一抹黄,一1,他们在水面上尽情地涂抹着。枫树的点点红云倒映水中,缓缓的水流把红云向前方拉展着,拉展着,红云最后被多情的水流拉成了红彩带,摇曳飘荡,与流水在缠绵的乐曲0舞、陶醉。

    索非亚的秋不仅是一副副静态的图画,也是一曲动态的、平实而迷人的乐章:她不仅是习习秋风和潇潇细雨,不仅是山间飘落着黄叶,山间流淌着的小溪,也不仅是湖边幽雅独钓者握着的鱼杆,一碧秋水的湖面上摇荡着的游艇;更是农民收获的庄稼、摘下的葡萄和自酿的葡萄酒和自家腌制的酸菜。索非亚的秋天是说不尽的。面对大自然的丰富、神奇和慷慨,我不能不为自己的词汇的贫乏而羞愧,也不能不为人类语言的空洞无力而羞愧!

上一篇:索非亚的秋:一块五彩线织就的“地毯”
下一篇:农民犁地发现黄金项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