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葡萄牙 > 里斯本

上帝成全了神话,却听任天使在哭泣

昨天的比赛,葡萄牙输了,成全了希腊的神化。

  我不是球迷,只是喜欢几个踢球的人,戈麦斯,从上届开始我就一直很喜欢这个踢球并不是很出色,只是偶然有神来之笔的天使。

  

  真的,我觉得他真像个天使,古铜色的皮肤黝黑油亮的,面部的棱角分明而圆润,按我一个朋友的话来说,就像是从油画上走下来的人一样。

  可惜的是,戈麦斯实在不是个很出众的球星,当友人问我喜欢的球星时,我毫不迟疑地说“戈麦斯,葡萄牙队的,21号,前锋”,可一般对方的眼神都有些茫然,只有一些资深的球迷会接说,“哦!知道,上届欧洲杯对法国和英格兰都进了漂亮球,可是现在好象混得不太顺。”

  电视里给他的镜头并不多,更多的画面是给了菲戈,德科,里卡多,还有后来泪流满面的小小罗纳而多。

  我没有不喜欢菲戈他们,确实挺厉害的,踢球的大多是这样,但他们没法让我震撼,也没法让久久地凝视。

  我把一张戈麦斯很经典的照片,张开双臂奔跑的那张作为了我桌面,红绿相间的球衣非常耀眼,同事开玩笑地对我说,“小心戈麦斯晃了你的眼!”

  但是,很遗憾的是对于我这个不是球迷的人来说,球艺的好坏我有我的标准。

  戈麦斯在上届杯赛中有几脚出色的进球,可惜他只是灵光乍现般的一闪而过,据说在本菲卡俱乐部里踢的并不好,经常是替补的位置。

  特别是02 赛季好象全年没有上过几次,进球也很少,自然我也很少能得到他的消息。

  我自认为和戈麦斯最近的一次接触是在去年纪念澳门回归的球赛上,中国对葡萄牙,好象是黄健翔做的解说,对了,我非常喜欢听他的解说,那释放的热情很感染我,我对足球的喜恶很大程度上受了黄健翔的影响,比如德国队,从卢梅尼格,克林斯曼,到比埃尔霍夫,这是一个让我非常欣赏的球队,特别是上次金球赢了英格兰,我一直想,当时的温布利体育场是安静的,欢呼的只有德国人,可是,如果我看到是个沸腾的温布利的话,那我觉得世界可能会哭泣。

  还说戈麦斯吧,那好象我记忆中是中国队唯一的一次和葡萄牙队交锋,虽然只是友谊赛,在这场球中戈麦斯在我看过的比赛中唯一一次打满了全场,比分是3:0,葡萄牙赢,戈麦斯进了两个球,传了一个球,当时黄健翔好象说,戈麦斯一个赛季都状态委靡,现在好象迸发了,我真的很为他高兴。

  02年的世界杯,葡萄牙小组赛打得不错,我都看了,只是对韩国那场,因为我要学车,约的时间改不了,就让朋友帮我看结果,在学完的班车上,我急得打电话问结果,却听到“韩国赢了,葡萄牙输了!”当时我在车上就愤愤不平,韩国怎么能赢葡萄牙呢,我一口咬定是裁判倒得鬼,可现实就是这样。

  今年的世界杯我又见到了久违的戈麦斯,他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个发型,当然也还是当那个替补,我总是记不住他替的那个人的名字,但我知道到了下半场他会上场的。

  今年的戈麦斯在对西班牙那场中由有了惊鸿一瞥,我说不太好那个球是否很漂亮,但我知道它很关键。

  有时我想,人有很多种,有小贝那样的偶像,说句实话,我倒很喜欢原来的小贝,和维多利亚结婚前的,头发长长的,有点遮眼睛,很漂亮,后来就不行了,小辫子,秃瓢,鸡冠头,我怎么也看不出好了,因此暗自寻思大概是维多利亚怕他招眼,因此拼命往丑里打扮他,看来很奏效,起码我就不太感兴趣了。

  还有,就是像齐达内、菲戈那样的人,队中的灵魂,精神的统帅,再苦再难都一肩抗其,是个领袖人物的样子。

  还有呢,就是永远的巴乔,一双湛蓝的眼睛好象总是游离在这纷争的球场之外,可也不好说,我老妈就是不喜欢巴乔,她对这个梳着小辫子的男人一直没有好感,特别是罚失的那个点球,更让老妈一口咬定巴乔是对方派来“卧底”。

  当然,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最爱,老0最爱是罗西,82年的世界杯名扬四海的罗西,可惜那时我还小,对罗西没有什么感觉。

  可老妈不同,她就觉得罗西最好,对别人不感兴趣,名字也记不住,以至于后来眼睛因为白内障做了手术不能看太多的电视,看不清楚,所以踢得好的就说“和罗西一样!”,而不好的当然就是“罗西在就进了!”

  而戈麦斯呢,我觉得他更像一个骑士,不是统领大局,承受压力的元帅,像捷克的内德维德,法国的齐达内;也不是冲锋陷阵的先锋官,像德国当年的克林斯曼,荷兰的巴斯腾;也不是不可缺少的军中核心,像古立特,马拉多钠。

  而戈麦斯呢,他是个有着天使般面容的骑士,能在骤间爆发,将利刃刺穿要害的骑士,唉!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宿命,有他应该担承的责任。

  希腊赢了,一个完美的神化,但上帝在成全了这个神化的同时也听任了天使在哭泣。

  

上一篇:葡萄牙之旅
下一篇:普普通通的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总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