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卢森堡 > 卢森堡

说不清楚的卢森堡!

日子真快,回来都这么久了。虽然时间毕竟将强烈的情思冲刷的淡了许多,可是那种想念是不会逝去的,也许到现在,也算不上什么想念了,我觉得是我不甘心。也许只能借助这回忆才能安慰自己。所以,我很乐意写这文章。

  路过卢森堡

  在卢森堡只待了区区几个小时。谈不上什么印象,更不要说了解了。早上从比利时出发前,从woody那听到了坏消息:在西班牙,一辆载有30多位中国公民的客车与一辆葡萄牙籍卡车相撞,客车被撞翻了!我当时还真有点儿害怕,后来woody讲,欧洲司机的休息管制十分严格。每个司机每天的驾驶都有记录,每天要写下出车时间,结束时间,加油、载人都要详细记录,有时警察会检查这些表格记录情况,这些卡是要上交公司的。基本上每开1小时就要休息20分钟,所以在欧洲路上总是在加油站停,这次去欧洲,我是把加油站看了个够!每天正常工作12小时。在比利时境内,最后一个,也是我最感兴趣的就是滑铁卢(Waterloo)古战场,没有去景点,但是经过似乎也能感到那种1的感觉,100多年前的拿破仑就是从这里走向衰落的,够悲壮!其实,就是一片树林。也许不是格鲁亚结果又是另一个样吧?当时拿破仑手下的大将都在外征战,就剩下格鲁亚了。格鲁亚虽是拿破仑的爱将,可毕竟是个庸才,没有大将的魄力,为人老实、忠厚而已,正因为他对皇帝(拿破仑)的无比忠诚,拿破仑才十分信任他。事到如今,拿破仑也只能带上格鲁亚了。在滑铁卢,大战从上午开始,双方势均力敌,打的是不分上下(法兰西帝1队对德意志与不列颠联军),拿破仑带军,格鲁亚被他派到别的地方,反正是不在拿破仑身边,好象是去阻击什么人了。天下起大雨,打了一上午,关键的是谁能先得到援军的支持,这时格鲁亚在帐中,他的副官跟他说:“将军,我们现在应该回去援助皇帝!”格鲁亚回答到:“你给我2分钟,让我考虑一下。”他回到帐中,不一会儿,他出来了,说:“不!我们不能去!我们要遵守皇帝的意愿!”不久,拿破仑的军队败下阵来,从此,他的辉煌就结束了。后来,他曾2次被放逐,第2次被放逐到了南太平洋上的小岛!拿破仑在人们心中似乎是暴君,是侵略者,但在法国人心中,他是民族英雄!一代枭雄,就这么消失了。

  路上,woody拿出他在悉尼家中录的片子,是什么同性恋1,每年2月最后一个周六,全世界的同性恋在悉尼像过节一样1。据说只有悉尼和美国的L.A.(知道吧?)有这种1。无聊,1?真是荒唐!可是德国新当选的柏林市市长还是同性恋呢!我是不明白。

  中午吃饭时间,我们到了袖珍国:卢森堡大公国,说是袖珍国,其实也不小,只是和欧洲其他大国比起来是袖珍了点。我看了下地图,跟台湾差不多,好象还小点儿。卢森堡虽小,可很富足,不,是富饶!卢森堡人的生活水平在欧洲相当高,仅次于瑞士!卢森堡基本上是拒绝移民的,我是说基本没可能移民。如果你娶(嫁)了卢森堡人,你都不能申请移民,只有生下的孩子,在卢森堡定居,7岁后,可以申请卢森堡国籍。卢森堡全国人口不过2000万,却几乎人人是语言天才:他们自己的本国语言和荷兰、比利时一样,都是Flemish,而银行、学校等等许多场合都用到英语,报纸、广播又大都是法语,很多时候又用德语,所以基本上人们都会4种语言!卢森堡的矿藏十分丰富,钢材的质量更是有名的,埃菲尔铁塔和瑞士手表就是最好的佐证!埃菲尔铁塔当年用的就是卢森堡的钢材,而瑞士手表大都也用卢森堡的钢。我国的钢产量是世界第一,可到人均就不行了,卢森堡的钢材人均占有量是全世界第一,平均10吨/人!而收入在欧洲也仅次于瑞士,平均是$30,000/人!Rich!瑞士银行是非常有名的,名流巨甲都把钱存在瑞士银行,因为瑞士银行保密性强。就连德国纳粹也将掠夺来的钱财存在瑞士银行。瑞士银行保管极严格!所以保存物品只能由开户人,也就是户主自己去取出,或者由户主授权委托人代取,否则是无法私自取出的,无论如何也不行!所以现在纳粹从犹太人手里强来的东西到现在也拿不出来,犹太人怎么抗议也没用!而卢森堡银行同样受欢迎,因为存在卢森堡银行里的钱财不需要缴税,据说中国银行的第一家海外分行就设在卢森堡!有一项重要协议就是在卢森堡签定的,那就是《申根协议》,1986年就是在卢森堡边境小镇申根(Schengen)签定的。这《申根协议》,我可受益不少,如果没签定的话,我这回就不能用一张签证走这么多国家了。《申根协议》签定后,协议各签定国公民可以在协议国间自由进出,不需要办理签证,也不需要边境检查。协议外的国家公民,只要拿到任意申根国家的签证就可以走遍申根各签字国。可现在就法国还没完全履行协议,在同荷兰边境,因对对方的1政策不敢苟同而未完全开放边境,基本进法国国境是唯一有可能遭检查的边境!有人说,卢森堡人穿着很有品位,可我怎么都没看出来。卢森堡人最爱说一句话:“我们希望保持现状!”他们认为外面再怎样与他们无关,只希望享受已经很好的生活,这就足够了,好象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

  我们是星期日到的卢森堡,所以大街上基本没什么人,而且和大多数欧洲国家一样,星期日商店不开门。我们去了大峡谷,我觉得就是个“沟”,只是中世纪为了防御进攻而挖的一道很深的“沟”,的确很深,如果不说它是人工挖掘出来的,倒真算得上是大峡谷!在说说大公国,为什么叫大公国?就像我国历史上的诸侯国,中世纪,欧洲版图十分零碎,都是小国,现在大多大公国都被统一了,大公国就少了!峡谷附近是纪念在一、二战里牺牲的卢森堡人而修建的纪念碑。卢森堡和比利时、荷兰一样,在两次大战中都是中立国,可没办法,位置太好,还是被人侵略了,死了很多人。谁都不招,却每次都打他!惨!大公府很偏僻,我们团里许多人都自认为找到了,他们看到一个教堂,门前有广场,挺热闹,他们就以为找到大公府了。可我没发现没有卫兵,就知道不是,四处乱窜,后来看路标,没有英语,想回去,发现有一个地名的单词和英语里宫殿很像,其他词也有些通假,顺着走好远,才找到大公府。门口岗亭里没人,星期日卫兵也休息了!很一般,没那么好,但看了毕竟心里平衡了!我很为自己高兴,我找到了他们没找到的地方!又庆幸自己不那么无知!

  下午,我们又赶路去法国巴黎了!

  这就是卢森堡,卢森堡,不过如此!

  

上一篇:法德荷比卢游记9
下一篇:旅欧日记--卢森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