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保加利亚 > 保加利亚

亲历保加利亚民主选举

和其他一些东欧国家一样,保加利亚1989年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变革,从社会主义国家变为资本主义国家(保加利亚人把自己的社会制度称为“民主主义社会”,而不是“资本主义社会”)。至今,这个“民主主义”国家步履维艰地走过了十六个年头,民主选举等各项制度日趋完善。

   2005年6月,我有幸亲眼目堵了保加利亚的民主选举,着实让我大开了眼界:有奖投票、海报漫天、标语横飞、电视辩论、网络宣传、巡回演讲、11,应有尽有,好不热闹。作为局外人,不意找回一点小时候农村孩子逢年过节“看大戏”的兴奋和好奇。

  

  一 少见的有奖投票

   2005年6月,保加利亚举行投票,选举保加利亚第四十届国民议会,从来自22个政党和政党联盟的大约6,660名候选人中选出240位议员;而后在此基础上组阁,产生新一届政府。

   选举前政府采取了公益宣传和有奖投票等措施,鼓励公民积极参选,为国家的前途和命运投上自己的一票。

   选举前的两个月中,首都索非亚及其他城市乡村,街头出现了不少公益海报,电视节目中也加了一些公益广告,鼓励选民投票。街头海报可谓设计匠心独具。颇引人注目有两张海报,画的分别是一男一女两个人头。远观的效果是,两张海报仿佛被淘气的孩子故意从两个人的嘴部撕去了一长条儿,露出了原本覆盖其后的人物画像的嘴:男人头画露出的是女性的嘴,而女人头画露出的是男性的嘴。两张海报所包含的寓意是,每个公民都应该参加投票;你如果不投,就是在让别人替你说话。

   还有两张海报也很耐人寻味。一张海报上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骑在木马上,手里拿着玩具,瞪着一双期待的眼睛;下方印着“未来需要你的关注”。该画提醒人们投票是对下一代人负责;另一张海报上是一个十岁左右的男童工正在给暖气片刷漆,嘴里叼着一个纸筒喇叭,似乎正表达一种强烈的呼声;下方也印有“未来需要你的关注”。这张海报是为了引起人们对因贫穷而出现的童工现象予以关注,通过积极投票来改变这一社会状况,为下一代创造幸福的生活。

   最具吸引力的恐怕是有奖投票。那一段时间内,在保加利亚城市的大街小巷到处都可以看到一张海报。

   投票就有机会赢得价值不菲的奖品,这是政府为吸引选民参加投票而采取的一项奖励措施。选举是一个公民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为什么还需要鼓励呢?这项措施乍听起来似乎不合常理,但现实确实如此。因为1989年以来的多次民主选举和各政党执政后的表现已令不少保加利亚人对所有政党失去了信心:1989年至1999年,十年间保加利亚换了七届政府,各党竞选时,花言巧语,漫天许愿,却都是空头支票。有不少人抱怨:“不管哪个党执政都差不多,不能给老百姓带来什么好处。”所以有不少人不关心选举,不想参加选举。有奖投票实为政府采取的无奈之举。

   在当今世界,有奖投票的办法还是很少见的。2004年俄罗斯第四届总统选举中曾采用过“投票中奖者可免费中国三日游”的奖励措施,别的国家还没有听说过。然而,事与愿违,保加利亚采取的有奖投票这一举措收效甚微。根据投票结果统计,保加利亚共有选民670万,这次投票率仅为55%左右,远远低于2001年的67%。

  二 硝烟弥漫的拉票大战

   拉选票对参加选举的各个政党来说很重要。想拉到选票就要不遗余力地宣传自己,所以各个政党早在选举前几个月就已经摩拳擦掌,积极筹备,招兵买马,行动起来了。传单、海报、宣传画等从设计、绘制、散发、张贴,是流水线式的“一条龙”作业。选举前夕,各个政党的宣传海报、传单便如雪片般铺天盖地飞撒在整个保加利亚从城市到乡村的各个角落。

   这些海报从内容上看,一个比一个精美,一个比一个有创意;上面的口号一个比一个有煽动性,一个比一个能抢选民的眼珠儿。这些海报大概有三种类型。

   温情型:比如以社会党为首的“为了保加利亚联盟”的一张海报画的是坐在长椅上的老少两代人:头发花白的祖父母正慈祥地望着坐在中间的孙子,一幅充满着温情的生活画卷;“西米昂二世全国运动”(保加利亚政党之一,领导人是前国王西米昂二世,2001年上台执政。)的一张海报画的是西米昂二世正弯腰从一个小姑娘手中接过鲜花,脸上充满了慈爱和对孩子们的关心;旁边写着“连任,为了能为保加利亚自豪。”

   名星型:有的党派以明星为宣传王牌。欧洲吉普赛党(Euroroma)主席阿齐斯是保加利亚当红的流行男歌星,喜欢穿高跟鞋、戴假眼睫毛以及戴各式各样的饰物,被一些人误以为是“同性恋”;副主席坎齐娃曾成为《0》杂志的封面女郎。在大选来临之际,他们投身政坛,角逐该国举行的大选,以期更好地维护在保吉普赛人的权益。印着他们的巨幅照片的海报自然会拉来“追星一族”的选票。玫瑰党则请一位漂亮的女影星手捧玫瑰为他们招揽选票。

   口号型:有的政党以具有煽动效应的口号来感染选民,为自己拉选票。新时代党打出了“多少时间已经飞逝而去,再也没有时间浪费了”、“现在是时候了”等口号;“为了保加利亚联盟”打出的口号是“为了工作的权利”;欧洲吉普赛党打出了“不为完美勇敢,而为真理勇敢”、“为了您孩子的未来而投票”等口号。

   这些海报可以说是无孔不入的。有的政党买下路边和闹市区的巨幅广告牌,广告牌上的商业广告此时不得不为选举海报让位子;不过,大多数政党采用的方式是在电视上做广告或在街边的墙上张贴海报。

   在拉票大战中宣传高招层出不穷。比如,有的党把选举海报缩小,印成书本大小的散页,花一点钱,请打工的学生连同各种商业广告一起塞进各家的信箱中;或者把它们贴在公共汽车的座位后靠背上。对于那些经济实力不太雄厚的政党来说,这倒不失为一招好棋。

   在宣传奇招大比拼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张纸币。大选前,保加利亚出现了一种“仿五十列瓦纸币”:在正版五十列瓦纸币的米黄色基色上,正反两面分别加上了两个大人头,一个是时任政府总理的西米昂二世,旁边印有一个非常显眼的数学不等式:1 = 800;头像下有一行字:800天,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因为西米昂总理新上任之初曾经许诺:800天内明显提高保加利亚人民生活水平,提高薪水,降低税收率。另一面是1996年保加利亚发生经济危机时的前政府总理冉·维德诺夫(Jan Videnov),旁边的不等式是1 = 3000,下面一行字是“还记得吧?没有钱、没有工作的时期”。1 = 3000这一算式很容易引发人们对刚刚过去的经济危机的痛苦回忆。剧变后的保加利亚经济曾经几起几落。在经济转轨初期出现了恶性通货膨胀,1991年通货膨胀率为333%;1996年再次出现恶性通货膨胀,列瓦以每天30%的速度贬值,并一度出现了1美圆兑换3000列瓦的情况。列瓦一落千丈,很多中产阶级和原本生活富足的人,一夜间失去了自己的财产,变成了穷光蛋。这是烙在保加利亚人心上的最深的伤痛。

   除了街头海报,各个政党也利用电视、网络等媒体工具进行宣传。选举前夕有电视台专门开辟一个谈话栏目,请各1表聚集在一起,就保加利亚当前存在的“失业、教育收费、医疗制度、社会福利、残疾人”等社会问题发表各自观点,并提出相应对策。十来位代表自我宣扬,相互攻击,吵作一团,甚是热闹。

   选举前不同团体的集体1也多起来,由此导致的交通堵塞现象就成了家常便饭。此间,索非亚人出门时要是发现公共汽车临时改变了路线,是不会大惊小怪的。

  三 政党速描

   保加利亚大小党派很多,按照保加利亚的规定,只有得票率达到4%以上的政党才有机会进入议会;所以,为了增强竞争力,一些党派在选举前会临时组成政党联盟。今年参加选举的政党或政党联盟有22个。

   每个政党各有自己的拥护者。“西美昂二世全国运动”领导人西美昂是保加利亚前国王:六岁登基,九岁因君主制被推翻而1国外,成为无人知晓的一介平民;后从商成为白手起家的大富豪;五十年后(2001年),他返回保加利亚想竞选总统,由于在保居住时间短未果(保加利亚宪法规定,保加利亚总统候选人必须在保加利亚居住达五年以上)。于是,他组建了政党“西美昂二世全国运动”,参加是年6月举行的议会选举,一举成功,并出任总理。一个末代国王,重登总理高位,西米昂创造了世界历史上一个“真实的现代童话故事”。西美昂执政期间有功有过:保加利亚加入了北约,完成入盟谈判并签署了入盟条约;经济增长,外国投资增长,通货膨胀得到控制,失业率下降。不过,在消除贫困、打击犯罪等方面的表现不能让民众满意。此外,保加利亚政府在伊拉克问题上追随美国,向伊拉克派兵,并有十几名保加利亚士兵阵亡,激起了民众的反对。西米昂二世全国运动以黄色为标志,也称“黄党”。

   “为了保加利亚”是由七个政党组成的左翼联盟,其中社会党是第一大党。社会党是由0改名来的,老年人对其支持率很高,因为他们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岁月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剧变前的社会主义时期,而社会主义也回报给他们富足的生活——有车有房有工作的所谓“小康生活”。据说,在八十年代初期,一位中国政府高层领导人访保时,感慨地说:“这(保人当时的生活)就是我们所奔的小康”。剧变后他们的生活最为艰难,因为他们的退休金低得可怜,一般人每月只有60列瓦,有的甚至更少。这点钱仅够他们买面包吃;蔬菜和肉食几乎别想;一年中他们常常为水电费发愁,冬天用不起暖气,难怪他们无限怀念美好的社会主义时期。该党继承以前的传统,仍以红色为标志,也称“红党”。

   民主力量联盟是保加利亚剧变后出现的、由信仰民主和自由的人士组成的政党联盟,是与社会党抗衡的右翼党派。民主力量联盟成立于1989年,是一个松散的政治联盟,包括16个政党和组织。由于各自政见不统一,后来经历过0和联合。该党以蓝色为标志,也称“蓝党”。

   本次选举中,选票数位列第四的是保加利亚极端民族主义政党——“攻击党”。这个政党抨击历届政府的作为,反对包括吉普赛人、土耳其族人在内的少数民族。保加利亚当前一个比较突出的社会问题是吉普赛人问题。吉普赛人不仅占有相当比例,而且很多人生活没有着落,主要依靠政府的救济金和偷窃为生,为保加利亚人所厌恶和痛恨。而且他们不交纳水电费及各种费用,久而久之,保加利亚人对他们的不满情绪越来越大。攻击党在本次大选中异军突起,并作为具有第四大实力的政党进入国会,虽然令广大选民、分析家和政治家们大吃一惊,但似乎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四 投下庄严一票

   次选举共设立12,379个投票站(其中国外设立344个)。为保证选举正常举行,政府出动三万多名警察维持秩序。

   我不想错过这个机会,所以早就通过保加利亚朋友打听,我这个普通身份的老外可不可以去观看投票过程。最后,我最好的一位朋友请父母帮忙,为我在索非亚市靠近郊区的一个投票站开出了“后门”。

   25日清晨起,人们陆续到各自社区的投票站。我也早早起床,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公共汽车赶到投票站。一路上,我看见不少六、七十岁的老年人。拉嫡娜说,他们肯定是去为0(即社会党)投票的。生活艰难的老人们为改变生活状况,不辞辛苦地拄着拐杖,一步一步挪到投票站,满怀希望地为自己所信任的政党投上一票。

   投票站设在一个小学校的教室里。每个站都请来五、六位本社区比较有威望的人士作为督投员,也有几个年轻人义务帮忙。投票有条不紊,秩序井然。

   投票人先在督投员处登记,然后领取选票。选票上印有22个政党或政党联盟的名字。投票人拿着选票到设在教室拐角处的写票处填写选票。写票处是一个用木板搭成的、一米见方的临时屋子,仅容一人。为保护投票人的隐私权,木板周围都用布围着。投票人进去,在选票上标出自己要选的政党,然后出来把选票放进选票箱中。

   我特别请求督投员能让我拍照,他们商量了一会,最后同意。我有幸拍下了一位七十岁左右的老人投票的庄严瞬间。

  五 不文明行为一撇

   保加利亚选举中也有一些煞风景的不太文明的现象。

   垃圾满地:各个政党投入大笔金钱所展开的海报大战,在自我宣传的同时,也造成了街头垃圾满地,烂纸横飞。各个政党招纳自己的人马,不遗余力地宣传自己,每天让人在墙壁上、电线杆上,甚至垃圾桶壁上张贴海报和宣传画。由于竞争异常激烈,往往一个政党的海报贴在墙上不到半个小时,另外一个政党的宣传人员就到了,勤快点的唰唰几下,把“前人”的“劳动成果”撕下来,弃之于地,把自己的画贴上;懒惰点的就直接把自己的画覆盖在了前人的“成果”上。这样频繁地撕撕贴贴,搞得墙壁面目全非,色彩斑驳,惨不忍睹。

   胡乱涂画:各个政党的宣传画也成为人们发泄内心不满的对象。在街头海报上的一些政党领导人物常常“变了样”:比如说,本来是位女士,有人用笔画上去一道小胡子,成了“男不男,女不女”的怪人;有的眼睛被人故意抠去了,也有的眼睛被人用黑色的墨水涂成了两个大黑圈,看上去像是大熊猫;还有的墨水涂多了,顺势向下流到脸上,异常恐怖。

   在热热闹闹、沸沸扬扬的选举中,面对满地的垃圾和满墙的烂纸,有人士开始进行冷静的思考:选举过后应该怎么办?谁来为选举制造出来的垃圾负责呢?谁为选举垃圾买单?在玉石出版公司工作的一位美术编辑,在大选之前,就开始设计一幅公益广告宣传画,呼吁人们在大选过后,还给人们一个洁净的首都,还给人们一个洁净的生活环境。

上一篇:感受保加利亚
下一篇:保加利亚纪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