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奥地利 > 维也纳

欧洲三国十八天省钱游记--维也纳

作者:dan531

  9月26日

  早上6点多,我们还在睡梦中,列车员过来把票给回我们,另外还有五张纸,凭此可以到维也纳车站的指定餐厅享受一份免费早外,这倒是一个意外收获。这时车到了站,可是我们以为是临时停车,而且我们还没收拾好东西,即使下车也来不及了。后来才知道,这个站就是我们应该下车的维也纳西站(WEST BAHNHOF),而我们是到了终点站维也纳南站(SUD BAHNHOF)才下车,所以提醒各位,以后一定要看好和打听好下车的站点,不然会浪费很多时间和精力。

  车到站后,我们下车后找到了吃早餐的餐厅,早餐很简单,只有两个面包和一杯咖啡,只要把票拿给服务员,他们就会送过来了。一开始服务员送来了五碟火腿片,我们还惊喜了一番,39欧的二等票还能有这么好的早餐送真是太超值了。因为想要照一桌子早餐的相片,我们就没吃,想等全上齐后一块吃,可是还没等其他的上来,服务员就过来抱歉地对我们说,送错了早餐。早知道我们就先吃了再说,现在反而空欢喜一场。

  吃完早餐我们出站去找旅馆pension Funfhaus,电话:43-1-8923545,传真:43-1-8920460,地址:A-1150 Wien Sperrgasse 12 ,五人套间23欧/人。交通:在西站外乘52路在Sperrgasse街下车;如果步行出西站正大门向右走到路口,沿着Mariahilfer大街往前走大约10分钟,就是Sperrgasse街,向右拐再走100米。因为没能拿到免费地图,只能靠着在网上打印下来的一张小地图来找,但我们找了很久都不对,而且今天是周末,很多店都没开门,路上也没什么人可以问路,问到的也不清楚。就这样背着包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见到一个华人模样的老太太,走过去问果真是,她告诉我们下错了车站,要坐地铁回西站去,从那再找。可是因为很多地方在修路,我们找不到地铁站了,最后问了个当地人,得知是在一个叫Matzleinsdorfer Platz的站坐18路,坐到West Bahnhof下,再按地图的指示走。其实18路车站只是在地下,并不算严格意义的地铁,应该是有轨电车,过了没多久就钻出地面行驶了。在西站下车后,问路时又碰到个好心人带我们坐了一站车过去,下车后又把我们带到了旅馆的路口,其实旅馆离西站很近,走路都只要10分钟左右。旅馆门口有个大大5th字样,门口接待的是一个胖妇人,她给我们一个套间(两个房间,共用洗手间和浴室,23欧/人包早餐),并问我们什么时候结账,我当时听同伴是说明天早上,可能我的听力不好,原来她说的是今天晚上,这又引起了后面的一个误会。接待处旁边就是早餐室,出门后往左转上楼梯后上二楼就是房间。

  放下行李后收拾了一番,再出门时已接近10点,今天首要的目的地是美泉宫,本想坐车去的,可研究了一番公车站的地图后发现走过去也挺近的,而且我们没有买到日票,单程票要2欧,还是能省点就省点吧。出门时还下着小雨,因为是周末,大部分商店都没开门,大街上显得很冷清,风吹过来有些冷,过了一会雨停了,秋日的维也纳一片金黄色,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感觉十分舒服。沿着58路有轨电车的轨道,我们慢慢地走着,路上有片林荫道,衬托着阳光,是照人物相的最佳时机。路上我们还路过了维也纳的一个工业博物馆。

  奥地利哈布斯堡正室的避暑宫殿,又称“美泉宫”。相传,1617年马提阿斯皇帝狩猎至此,发现了一座泉眼。据说常喝这泉水,人会长得漂亮。这座宫殿因此而得名。1696年,烈奥波特一世皇帝责成当时奥地利最著名的建筑师费舍•冯•埃尔拉赫设计一座皇帝的游乐宫。这座宫殿的规模和豪华程度与法国的凡尔赛宫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由于皇帝的财力有限,建筑师好大喜功的计划未能如愿。1730年,美泉宫落成时,尽管不能和凡尔赛宫相比,但是它那一千四百四十一间房间和两平方公里的园林,足以显示出哈布斯堡家族的气派。

  不到1小时,就到了美泉宫,这里只有进入宫殿内部才要收费,进大门和后花园是不用收费的。在看了前人的游记后,对宫庭生活并不十分感兴趣的我们选择不进内部,只在后花园走走就好。宫殿的前面是很大一个广场,穿过宫殿就到了后花园,占地面积更大,正对宫殿有一整片修剪得十分整齐的由各种花组成不同图案的花地,走到尽头是一个小山坡,山坡下有个喷泉,山坡上则是一座建筑物,现在一楼是咖啡厅,二楼是观光,上去要收费。花地旁边还分布着大片的树林,树木也种植得很有规律,中间有许多条路以花地为中心呈放射状分散开去。右边那条路上还有个动物园,也是要收费的,沿着旁边的道走可以走到另一个入口,在那附近我们看到了可爱的小松鼠,松鼠不怕人,有人喂东西它会过来吃,可惜我们没带东西,没有喂成。路上有间WC,LG进去后说不用收费,可是女士这边的门却打不开,把手上还写着投币0.3欧,正想走了,这时门开了,有人出来,这时进去就不用再收费了。原来这种WC投币后是没有时间限制的,而且从里面可以打开,只有里面有人出来,马上拉住门,就可以进去方便了。这倒是个小窍门。

  回到山脚,一开始我们是沿着之字型的路往上爬,后来觉得那样太累了,还是走旁边的小道算了,正埋头走着,突然有个人在向我挥手,看清楚了,原来是早已约好在维也纳见面的朋友。他是中山大学医学院的博士研究生,现在作为访问学者在柏林的一间医院工作,来之前我就和他约好了,还把我们的行程发了给他,他说好从维也纳开始和我们一起游览,直到德国的南部。出发前我还发了封电子邮件给他,也记下了他的手机号码,可是到了欧洲后,我发过短信给他,可是一直没有他的回音,电话也打不通,完全失去了联系。想不到在这儿见了面。原来他前一天就到了维也纳,还专门去找了我们准备住宿的旅馆,可是没有找到,想着我们今天肯定会来美泉宫的,就来这里撞撞我们,看能否碰上,我们上去时他正准备下山了,没想到还真是碰上了,也真是有缘。朋友请我们到山顶的咖啡厅享用了一番下午茶,他和LG两个要了啤酒,我要了杯Cappuccino,和一块维也纳著名的苹果派,可是我觉得不太好吃,酸酸的,看得到一块块的苹果,确实是货真价实。朋友昨天来了后买了张三天的维也纳卡,坐车免费外,还有很多景点的门票有折扣。他进了美泉宫的宫殿,觉得确实没多大意思,我们不进去是明智的。可是他不能和我们一起继续游玩了,因为要准备一个会议材料,明天就要飞回柏林。他说来了德国这么久,也没什么机会到奥地利,也算是趁这个机会来玩一下。之后他建议我们一定要去市区的那一群建筑参观,说那里相当于中国的故宫,而这里则相当于颐和园。

  于是我们一起坐U4到Karlsplatz再转U1到Stephansplatz下车。地铁的单程票是1.5欧,但没说多长时间有效,我们就想当然地认为是两个小时有效。进站时在入口处打卡,但不打也没人管。不过我们还是很自觉地买了车票和打卡。出地铁后就能看到Stephans大教堂,教堂正在维修,外面还挂着幅巨大的广告画,整整遮住了两面的墙。我们到时差不多五点,可是太阳已经开始下山了,落日的余辉照在教堂的坚顶上,不禁给人一种很凄凉的感觉。顺着教堂往右转可以看见一个雕像,也被网了起来,据说是纪念中世纪的一场瘟疫。之后我们来到一座占地很宽的建筑物,前面还有古维也纳遗址,就像咱们的北京路步行街上那被速战玻璃封住的千年古道,可在这里是敞开随便参观的。穿过这座建筑,我们开始了重重地穿越,一道又一道的门让我差点迷失了方向。在这其中,竟然有最著名的金色大厅,也就是国家歌剧院,可惜只能看到外面,里面是不让进去参观的。另外还有希莤纪念馆,里面收藏了一些关于她的生平。正对着金色大厅的是一座拱门,不断还有马车在进进出出,空气中因此夹杂了些不好的味道。出了拱门是一个大广场,可能刚举行过一场车展,展台还没完全拆掉,有辆车还摆在上面,不过好象是架日本车,看来日本处心积虑地想打进欧洲市场的心愿颇为强烈。看过地图才知道,原来这里附近就是霍夫堡了。不知不觉我们也算是把维也纳的主要景点参观了一遍。这时天色已晚,朋友说带我们去参观维也纳的联合国中心,旅伴们则回旅馆。我们在Volkstheater坐地铁U2到Karlsplatz转U1,到UNO-City下,地铁会经过多瑙河,这一段是在地面行驶,我们也算是欣赏到了夜色中的多瑙河。下车后明显感觉到这里的现代代气息,又见到了熟悉的高楼大厦。连教堂都不是我们熟悉地模样,而是半埋在地下的蜂窝状建筑,只有通过那蜂巢般的窗户往里望,看到主持祈祷仪式的神父和下面虔诚的教徒,才能得知1。我跟LG说,如果正大综艺来这里拍,这座建筑肯定考倒一大片人。再往上走就是UN了,门口一百多根挂着各国国旗的旗杆显示了它的身份。联合国一共有三个办事地点,一个在美国纽约,一个在瑞士,另一个就是在维也纳了。找到咱们的五星红旗,我硬是要LG用DV给我拍了个全程,怎么样咱也到了联合国!朋友说这里有很多餐馆,可是我们看到去到处黑灯瞎火,转了好几圈都没找到,最后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间温暖的小餐馆。餐馆确实很小,只有一个服务员和一个厨师,大概欧洲特别多这类型的餐馆,我们之后去了大多数是这类。我们点了维也纳最出名的炸猪扒,另外还有两份肉类,两杯啤酒和一杯橙汁。这里不管是啤酒还是饮料都标明了容量,啤酒多是0.25L或者0.5L的,我要的橙汁则是1/8L,清清楚楚,没有半点虚假。饭后,我们仍是坐地铁,和朋友分手后我们转U3回西站,因为吃得太饱,我们就走着回旅馆,才发现原来两者之间真是很近。回到旅馆,同伴说要赶快交房费,否则明天早上要7点以前check out,迟了就会被罚款。我想怎么会有这样的事,从来都是11点才check out的呀。我们马上去交了房费,后来我不放心,又专门跑去问了check out的时间,得到证实是11点,同伴LG的英语听力让我们虚惊了一场。

  

上一篇:欧洲三国十八天省钱游记--萨尔斯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