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奥地利 > 阿尔卑斯

难忘法兰西---在阿尔卑斯山滑雪

  我去年春节在法国期间,去阿尔卑斯山上滑了一周的雪,那是在格勒诺布尔附近的勃朗峰那边,曾经办过冬奥会的那个雪场。我们周六一早开车从巴黎出发,当天住在里昂一个朋友的家中。第二天一早先去里昂的超市购买了一些食品,然后就出发去雪场。沿着盘山公路不断上行,车窗外的景色随着海拔高度的提升不断地变化着,大地的主色调从绿色到黄色,开到雪线以上时,四周几乎全部被白色笼罩着。下午0多,我们到了雪场。整个雪场非常大,分为滑雪区和住宿区,中间是通过一条长长的座椅式索道连接起来。住宿区是位于山谷中的一个小镇,海拔大约一千五百米左右,小镇中不仅有多家的旅店,还有餐馆、超市、邮局、滑冰场、健身房、体育馆等各种生活和娱乐的配套设施,使得你在这里感到一切都很方便。我们到达后,先是办理住宿手续,然后租借雪具。我们住在一个公寓式的旅店内,这个旅店是木制结构,每个房间内一个大双人床和一个有上下铺的单人床,可以住四个人。房间里有厨房、浴室和卫生间,还有个不大的阳台。旅馆的设计非常人性化,不论你住在几层,在一层的储物间内,每个人都有一个高高的雪具柜,使你不用每天提着沉重的雪板和雪鞋爬上爬下。在法国租借雪具,与国内雪场不同,工作人员非常细心。先是称量体重,然后再测量你脚的长度和宽度,之后给你挑一双合适的雪鞋,让你穿上后在外面走一圈。感觉合适后,再由工作人员拿着雪鞋,调整雪板的释放器。整个过程用了十几分钟。经过精心调整后的这套雪板,将陪伴我一起度过后面的六天。

  我们把雪具存放到一层的柜子里,去到房间把行李安放好。然后陪女儿在户外堆雪人、打雪仗,又到小镇中转了一圈,去小镇的邮局给朋友们发了几张雪场的明信片,去超市买了些做晚饭的食品。在雪场的这一周,我们基本上都是去超市买原料,然后回旅馆自己准备一日的三餐。

  这个雪场很大,具有数不过来的雪道,其中最著名的是号称世界第一长(17KM),落差2000多米的雪道(当然,肯定是最难的黑道)。旅馆的前台有各种各样的介绍这个雪场的免费宣传材料,其中有很详细的小镇的地图和滑雪区的地图,滑雪区的地图上用不同颜色标明了各个雪道的位置、高度差和难度。法国雪场雪道的难度是用不同颜色来表示的,初级道用绿色表示,中级道用兰色表示,高级道用红色表示,而黑色道则是专业的越野道了。行走在不同雪道中间的各种交通工具也很有意思,大部分绿道用的都是拖纤,距离不长。随着雪道距离的增长,将会使用2-4人的座椅式缆车(chair lift)和封闭的、能够承载8人的鸡蛋型缆车(egg lift)。而要上到几个最高点,则要乘坐大型BUS式的索道缆车,这种缆车一次能装160人。这个雪场的底部海拔大约一千七百多米,而最高的一个雪道的起点海拔3千8百多米

  在去法国之前,我们一家三口在北京的军都山滑雪场滑过几次,在初级道上基本上不摔交了。在阿尔卑斯的这一周,我们是半天参加有教练的培训班,半天自己滑。每天一早我们吃完早饭后,就到楼下穿戴好雪具,乘坐缆车过到对面的滑雪区集合。培训班分为不同的级别,每个级别又分为法语班和英语班。我五岁的女儿报的是英语的儿童班,我和LAOPO报的是比初学者高一级的班,但是只上了一个半天,我的教练就和我商量,把我们推荐到了高一级的中级班。也许是我和我女儿在这方面比较有天赋,也许是教练确实水平较高,一个星期下来后,我们就能够在红道上自由驰骋了,连教练都反复地夸赞我们。而回到北京后,今年初我们再次去北京的怀北滑雪场时,我女儿已经能够熟练地在中高级道上滑了。而且我几次去怀北滑雪,能在中高级道上看到的滑雪者中,我可能是岁数最大的(45岁),而我女儿则是最小的(6岁)。

  在法国滑雪生涯中,我们的运气不太好,这六天中只有两个半天是晴天,大部分时间都下着大雪,这在高速滑行时是非常影响视线的。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滑了大多数的红道和蓝道。其中有一次我们坐BUS式的索道缆车上到了二千八百米的高度,然后一气滑到滑雪区的出发点。全程有八公里,落差1100米,那叫一个“爽”。当然,雪技的突飞猛进必须建立在不怕摔交的基础上。这六天中我们也没少摔交,其中有一次我从两千多米往下滑时,需要转到另一条雪道上。由于当时雪下得很大,我没有看清楚两道之间有一个铲雪机铲雪后堆起的一个雪包,我的雪板一下子就插到了雪堆里。因为速度较快,我整个人飞了起来,在空中翻了个前空翻,四仰八叉地落在雪包前七八米的地上。两个雪板一个留在了身后的雪堆中,另一个在我前空翻时甩到了前面五六米的地方。这是我这辈子摔过最厉害的一跤,不过还好,法国雪场的雪很好,全是天然雪,有一定的厚度,摔在上面就象摔在棉被上。

  六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第七天我们早早地起来,找旅馆借来铁锹和铲子,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把我们的车从雪堆中清理出来。这六天中,我经历了这辈子摔过最厉害的一跤,见到了这辈子下的最大的一场雪,坐过了这辈子坐过的最大的BUS缆车。

  离开了雪场,我们沿原路开了两天车,回到了巴黎。这次的滑雪经历给我留下了美好地记忆,我仍然期待着能够有“下一次”。

  

上一篇:重返阿尔卑斯雪场(组图)
下一篇:冰岩之魅——2006阿尔卑斯攀冰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