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比利时 > 布鲁塞尔

美食大赢家:布鲁塞尔的食街(图)

最近《玩家旅游》大幅度报导过比利时,图文并茂,可惜没有提到“比京”令我想一再回去的那条最有情调的食街。比京最令我回味的还是这条街,却不是堪称世界最美丽的广场GrandPlace,因为街道是活的,不断变化,广场是死的,百年不变。

  食街酒吧街处处有,像北京的后海、三里屯和香港的兰桂坊和苏豪……可是我必逛的只是比京的这条RuedesBouchers。

  

  布鲁塞尔的“肉贩街”距离游客必游的GrandPlace只是5分钟的步行距离吧?只是它躲在大街后面,需要找。

  巴黎的St.Michel广场和Odeon后面也有类似的食街,可是那里的食肆大都是廉价游客餐厅,味同嚼蜡,我从不回头,而每访比京我一定到肉贩街吃晚饭。

  这是一条很狭窄的街道:这样说,肉贩街不光是一条街,是好几条邻近的横街窄巷的复合。肉贩街太热闹,于是邻近的街道也变成餐厅街。

  这里也许不是米其林星级餐厅的适当所在地,可是餐厅大都不是普通的游客店,是我愿意坐下来用餐,而且可以对食物质量有期望的餐厅。

  大都是法式浪漫装潢的餐厅,大都用心布置,大都古色古香,有些餐厅门囗更放着盆栽,加上鲜花,情调高雅。道地比国法式的镌花玻璃和光管字的招牌,白桌布与红餐巾,室外摆放的海鲜摊档,琳琅满目,有“比巴黎更像巴黎的法国风情”。踏着小砖头砌成的路面走,看人生百态,远比ManikinPis铜像令我回味。不错,名胜必须看一次,看过以后就不必回头了。名胜是死的,令我回味的是肉贩街所代表的生活感。

  正因街道狭窄,路灯又古色古香,反而更有情调。窄街两旁都给餐厅的桌子占据了,路中间好像仅能容身通过,天空也像给餐厅伸出来的帆布帐盖过了。可是街上永远有娱乐节目,有人玩杂技,有人载歌载舞,有人用粉彩就地涂鸦。这些街头艺术家大都是青年人,他们会向路旁的食客要赏钱,但绝不会骚扰食客,只要礼貌地摇摇头,他们便会走开。他们自以为不是求乞,只是提供了娱乐,有理由希望观众付点赏钱。这想法可能不是我们中国人的想法。这里的街头音乐家如果能用小提琴拉1的Chaconne,我也不会惊奇。RuedesBouchers不单是食街,是最好的消闲之地。

  林立的餐厅中,消费丰俭由人。餐牌都在门外展示,我会知道怎样选择。威尼斯也有像这样有气氛的饮食街道,可是这些地方卖的总是劣质游客餐,中看不中吃的。在肉贩街,我一再吃到堪称美食的菜肴。

  懂吃而消费高的应是本地人,不是游客。游客大都吃便宜的套餐(MenuTouristique),又不叫酒。

  我想起当年敝友陈兄在法国Rouen开餐厅,他欢迎的是本地熟客,不是游客,用他的话说,游客“吃得不好”。在别的地方,游客区的餐我通常避之则吉。威尼斯和巴黎的许多游客餐厅是看的,不是进去吃的。“游客”一词,在餐饮来说有贬义。肉贩街是例外。

  到了布鲁塞尔这条食街,除了PlateaudesfruitsdeMer,即“海鲜盘”之外,必吃的是比利时的“国食”青口(Moules)。它有多种不同的烹调法,浓者如烤的Moulesalacreme,淡者如用白酒煮的Marienaire,都好吃。想当年年轻而穷,每次到比京就住宜必思(Ibis经济型连锁酒店),就是贪图酒店就在食街的掷石之距。

  食街处处,令我最回味的就只有布鲁塞尔的RuedesBouchers了。执笔至此,不禁回味我过去旅居欧洲的日子!虽然现在我也每年必到欧洲,也许又在比京食街出现,可是现在只是过客,心情不一样了。

  古镇煌

  在香港声名在外,以散文手法写作经济、投资、收藏、美食和旅行方面的文章著称。旅居英国十余年,随后做起“北京新移民”,在什刹海的一个四合院开起了私房菜,最近更把餐厅迁往成都杜甫草堂邻。资深邮轮玩家,坐过40航次邮轮游遍欧洲、加勒比海、阿拉斯加甚至南美。

  

上一篇:秋千餐馆吊起来吃 一顿饭上万美元
下一篇:行走欧洲:布鲁塞尔之1(组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