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俄罗斯 > 圣彼得堡

掠影俄罗斯(五):圣彼得堡(3)

6)

  途中,导游小姐讲了一段自己小时候的经历。

  那是她大约七、八岁的时候,有次学校组织参观博物馆。在馆内,他们碰到了几个友善的外国人。那几个外国人跟他们问好,还送了他们几个同学香口胶。

  那时苏联还没有香口胶的,他们很开心的接受了那份小礼物。可是,待那几个外国人走了,他们的老师忙来问他们:那几个外国人是不是送东西给你们了?你们快把它们交给老师,因为那些东西可能是毒药,要送去做检验。

  她说,那时候我们还是小孩子,心里还只有善良的东西(她补充:现在不是了),所以怎么也不明白那个对我们微笑,给我们礼物的外国人怎么会伤害我们。她说,我们俄罗斯人就是受这样的教育长大的,我们被告之除了我们同一个联盟里的人,其他的都是敌人。所以即使到了现在,还是有很多人对外国人很不友好的。

  (说到动情处,她有哽咽之声)

  听毕,颇感触。

  看来,他们的孩子是有着定期参观各类博物馆的习惯的。这一路,在各种博物馆观都有见到各种年龄段的孩子们,原来这是由来已久的了。我们从小却是除了课堂,一年一次的扫墓,一、两次的郊游之外,是没啥可以开眼界的机会的。我的记忆里是没有哪怕一次由学校组织去看什么艺术博物馆,甚至是任何一个博物馆观的经历。

  再有,她讲的故事完全可能发生在以前的中国。我真记得听到过不能接受外国人的东西因为它们可能有毒的说法。

  可见,苏中真的曾是两兄弟呀。现在看起来,中国开放得比俄罗斯快多了,虽然苏联十几年以前已经完全改变了其的国家体制。中国,至少我觉得,有更多的人懂英文,大城市服务行业的从业人员,态度也普通颇为友善。只是,边检和海关人员的态度还有得一比。只是不知我们的边检和海关人员是否是对外人比对国人友好?

  7)

  冬宫。夏宫

  Hermitage palace冬宫是一个你可以在里面流连三天都不会闷的地方。

  据说,最后一个沙皇于某天的九点被革命者困在的宫中,革命者们到了五个小时之后的两点才在一千多个房间的某间找到了他,可见其之大了。至今你仍可以看到那间房里的钟就此永远停在了两点。

  冬宫会有如今这么大,会有如今这么多的收藏,完全是当初凯瑟琳女皇的手笔。那个有过无数情人的凯瑟琳,不断地扩建宫殿摆以放情人们的礼物和自己的收藏,用得国库只剩几仙也在所不惜,并把它命名为意为孤独的“Hermitage”,很是黑色幽默。

  这里的收藏真的是包罗万象的,连达芬奇仅有的十四件真迹,这里都有两件。而它的建筑和装饰本身也令人印象深刻。我是特别惊诧于那精美如新的地板。那地板上的与天花对应的图案居然不是画,而是由一块块原木拼成并从十八世纪保留至今的。

  Pushkin Palace 夏宫,在圣彼得堡的郊外。

  夏宫的外墙和冬宫一样是蓝色的,不过就是浅且明亮的粉蓝,很夏天的那种。

  与冬宫比,夏宫小得多,也没有什么太多收藏,不过里面地装饰是一如既往的富丽堂皇。

  其实夏宫被一个很大很趣致的花园环饶。在瑟瑟寒风,萧萧冬意中,更能想象得出如果在夏天这里会是如何的宜人。所以,夏宫应该不是因宫殿本身,而是以宫廷花园而取胜的。

  

上一篇:卢加诺概况
下一篇:掠影俄罗斯(四):莫斯科(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