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立陶宛 > 立陶宛

立陶宛的非暴力抗争

<< 《这个孩子应该活着》《波罗的海三国国情研究》 >>

  《立陶宛的非暴力抗争》2004-05-11, by sofine

  立陶宛的非暴力抗爭

  作者简介 :

   Grazina Miniotaite,1948年出生于立陶宛的 Reseinai,1977年获国立莫斯科大学博士学位,主修哲学。1984-90 年间,任立陶宛科学研究中心﹝Lithaunian Academy of Sciences﹞哲学系副教授、立陶宛哲学与社会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

   1988-91 年参加立陶宛的解放独立运动﹝Sajudis﹞,为立陶宛科学研究独立运动委员会委员,1990-91 年兼职于立陶宛1,1991-92 年任立陶宛政府心理防卫与市民抗争委员会主席,1991-95 年为立陶宛非暴力行动中心创办人及理事长,1994 年后,为美国甘地非暴力研究所国际关系顾问会委员,1995-97 年,任丹麦哥本哈根和平研究所客座资深研究员。

  中文版作者序

  

     这本小册子,是立陶宛为自由抗争奋斗的一个故事。立陶宛是波罗的海边的一个小国,她在十五、六世纪,曾经是欧洲强权之一。在十八世纪末,被俄罗斯帝国征服,而被统治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在 1918 年重获独立。在 1940 年被苏联侵略并被并吞。在 1941-44 年间,被希特勒占领后,苏联的统治又重新开始,直到 1990 年 3 月 11 日,立陶宛再度宣布独立。

    立陶宛痛苦的现代史,是一个为争生存与保存国格,所作的连续性的抗争奋斗史。有过武装的起义,却被暴君优势的兵力残酷地粉碎,其经过虽然谈不上惊人壮观,但比较成功的是,针对民族文化及宗教同化政策,一连串非暴力的群众抗争,粉碎了所有的镇压图谋,保持了国家的自信,并在国家历史上的转折点,给人们智能与决心。没被击败的非暴力抗争,保存了人民权力 (people’s power) 的潜能,使其一旦时机成熟,适合于行动时,就变成强有力的事实。

    本书的主要关注点,是 1988-91 年间,为立陶宛独立的非暴力抗争故事。立陶宛是前苏联各共和国中,第一个挑战统治的国家。 在 1990 年,经由独立的宣布,一个小而无武装的国家,公然地蔑视了强大的军事力量,而在对抗中获得成功,也给其它国家做了榜样。独立的重新获取中,仅有最低的人命牺牲,经济活动继续,国家资源几乎都没有遭到破坏,这是一个惊人的成就。戈尔巴乔夫 (Gorbachev) 的改革政策,多少使以前的极权政权温和是事实,但是如果立陶宛的接触传染病 (Lithuanian contagion) 的病菌有所不同,则可能导致了反弹,而马上重回到以前的极权主义的老路。 非暴力造成了所有的差异,也给立陶宛问题带来了国际上的同情。在俄罗斯境内也引起了声援,造成莫斯科权力精英中的0,也使武力的使用,被认为是荒谬的。

    讽刺的是,二十世纪暴力性的精巧武器,也创造了科技上的方法,使其能为达到政治目的,而用非暴力的策略。由于大众通信的现代系统,使所有的历史,抵抗权的叫嚷声,及同意的点头,都就地就时地显露在观听众面前。 世界舆论已经成为很有力的动因,制定暴力扩散的极限。 不管是有利或不利的,反正大部份的舆论,是关系者本身所制造的。 以暴制暴会使旁观者困惑,混淆不清谁是错的。 只有当能以坚决非暴力的决心,才能打破暴力的恶性循环,引进是非判断的趋势与新的开始。

   La Boetie 在 1576 年写了他最著名的格言︰

   “我不要求你把手摆在暴君头上来推倒他,但是要求你不再支持他;然后你会看到他,好象 Appolo 神像的台座被抽掉,因他本身的重量倒下而粉碎”( Etienne de La Boetie 所着《有关志愿当奴隶的论文》。)

   Grazina Miniotaite

   Vilnius, Lithuania

   1997 年元月

  

上一篇:喜鹊飞过立陶宛
下一篇:《这个孩子应该活着》——立陶宛法西斯实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