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荷兰 > 莱顿

恋上莱顿大学城

晕头转向地取行李、过关、出站,那海关人员问我们是干吗的,我说来演出,他就问我们是做什么类型的,是不是acdc,我说不是,然后他们说,china rock,我想说得也不错。摇摇大提琴上的马子坏了,琴盒也有点变形,好在她带了一个备用的。

  出站口有三个人等着我们:前二手玫瑰和木马的吉他手王钰琪和他的加拿大女朋友,他们的飞机比我们早到2小时,另一个高个子的荷兰帅哥就是雨龙:这个几个月来一直与我写email联络的主办方,我见到他时觉得很疑惑,原来我根本就不认识他!

  

   坐上了从飞机场去莱顿的火车之后,我们这才知道正式的china pop音乐节演出时间是13,14,15三天在阿姆斯特丹,而之前我们12号在莱顿大学还有一场不插电的演出,因此雨龙从飞机场接到我们之后直接就把我们带去了莱顿,他的家就在莱顿。

   从机场去莱顿,十五分钟的火车。

   莱顿的夜静谧而美丽,15分钟的路程,站在火车站外面的广场上,憋了太久的苏勇一眼看到地上的一堆烟头,开心坏了。

   我们拖着乐器行李,大包小包的在莱顿干净的路上走,经常有高大年轻的男女骑着老式自行车呼啸而过,我们羡慕地看着那些漂亮的自行车,之前第六在网上看到在莱顿的中国留学生出售二手自行车,只要20欧元,而一辆新的自行车在60,70欧元左右,第六这个家伙去了草原就想买一头马骑回家,到了莱顿又看上自行车了。雨龙推着他破坡的老爷车说这里偷车的很多,满街遍地的自行车都用很粗的锁拴在特制的铁架上。整个城市很安静,只有自行车铃清脆的叮当声和有轨电车哐当哐当的声响,大路上横卧着铁轨,汽车很少出没。

   我们到达莱顿的时候大概是夜里9点,商店都已经关门,莱顿大学以为只有大提琴和琵琶演出,所以只安排了一个房间,于是我们只能分两拨住宿,两个睡那精致的白色家庭旅馆,其他三个人去雨龙家里住,此后他不大的房间又在16号以后接待了subs和木马,不知道他们8个人怎么挤的。

   虽然雨龙家是个学生宿舍,却有很多好玩的东西,书和唱片,房间里还有大大的雷锋画像,到处都是中国的风筝,手工制品,小玩意儿。坐在宽敞明亮的大窗子前喝茶吃面包,看看街上的行人,真是非常惬意。不过这是后话,当天晚上,雨龙和他的女朋友晓莹一起带我们去他们常去的酒吧,喝一种奇特的啤酒,那真是我喝过的最好喝的啤酒,有一点甜,又很清洌爽口,可惜了李佳这个酒鬼居然没有喝到。

   当晚我,苏勇,雨龙和晓莹大概2点回来睡下,而第六没有去泡吧,12点就睡了。所以当苏勇凌晨偶尔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第六坐在那里看着他,吓了一跳,然后第六一个人早上6点就出去遛达,据说在公园里一个人看日出。

  翌日一早,我们由雨龙带领,游览了一番莱顿。说到莱顿就不能不说到莱顿大学,这个世界排名第18位,荷兰女王毕业于此的大学,始创于1575年, 通过400多年的发展与壮大,现已成为一所世界著名的学术性大学。莱顿大学拥有60多个学位课程,涵盖语言文化和自然科学的几乎所有课程。主办我们这次演出的就是莱顿大学汉学院。

  下午我们去汉学院里调试音响,5点开始演出,坐在下面的都是学生和老师们,我们表演了将近一个小时,结束后,主办演出的大学图书馆长高兴地说,从此以后,你们又多了一个fans。

  晚饭是雨龙和他的女朋友特地安排的,让我们尝一下地道的荷兰菜。

  在一个爱因斯坦为主题的餐馆里,我们一人叫了一份特色菜,原本李佳还叫嚷着一份肯定不够,等那一大盘土豆泥端上来的时候,他才傻眼了。原来这就是荷兰传统主食,酸菜土豆泥,加大腊肠一根,我和摇摇本就喜欢吃土豆泥,因此吃得挺香。不过我们一致认为这个土豆泥特色菜的味道更接近咸菜豆瓣酥。三个男生吃得很郁闷,基本上没有人可以把一份全吃完。

  这个夜晚我们在贯穿城市的运河上,看到两只天鹅静静地浮在水面上,白天也不时有海鸥,海鸟从身边掠过,每次都令人惊叫连连。

  我们在莱顿的大街小巷走来走去,不需要地图和指引;我们听着教堂里美妙的钟声,在集市上漫步,看鲜花,奶酪,水果,衣物的小摊和路边咖啡馆上闲坐的人们;河道里的小船来来往往,偶尔会看到一队穿着整齐,动作协调的白发爷爷们正在快速通过;城里的两个风车在阳光里缓慢地转着;趴在屋里窗台上的猫和外面闲庭信步的猫都有一种悠然自得的神气;我们在每一幢漂亮的房子前面流连,看每个人家的窗台上独具匠心的装饰品和植物;过量的美,太多的审美惊喜让我的大脑来不及运转,这里没有一点恶俗的东西,没有一样东西不是优雅和精致。在桥头拉着娴熟动听的手风琴的长发帅哥,对每个施以零钱的路人表示感谢,他实在太棒了,我惊讶不已地听完整首1创意曲,我不愿离开他的身边。

   下午0我们出发去试音,雨龙借了他朋友麦克的贝斯箱子来,还把他的非洲手鼓借给李佳。我们试音的时候已经有大学生陆续到来,后来我们出去休息,在我们演出之前还有一个曲艺说书的演讲,棉棉从阿姆斯特丹过来,我们就在街角的咖啡馆坐着晒太阳,喝酸奶吃苹果派,一直到正式演出的5点。

  

上一篇:莱顿记:红楼隔雨
下一篇:神奇的莱顿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