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摩纳哥 > 摩纳哥

蓝色旅程(之一)摩纳哥的世界

从马赛向东直到意大利西北部的这段海岸被称为“蓝色海岸”,以明媚的阳光和湛蓝的海水闻名于世。第一次领略她的魅力是两个月前在前往意大利的途中,从那时起就抑制不住心中的向往。时值盛夏,正是蓝色海岸最具魅力的季节,急不可耐收拾起行囊,寻着那一缕蓝色的光芒迤逦而来。

  路线是去意大利时走过的,但目标不同,这次旅途的第一站只为亲身感受一下这个建在岩石上的国家。摩纳哥虽为一国,面积却极小,更像是法国的一个城市。为了节约空间,火车站建在山体内的隧道中,从昏暗的山洞中走出,顷刻间到了另一个世界,明亮而柔和的色彩与精心的布置,使得信步所至的一个角落也显得亲切可人,这是摩纳哥给我的第一印象。

  

  既然来到摩纳哥,建在山石之上的王宫当然是不能不去的。出火车站不远,便是通向摩纳哥王宫的坡道。走到王宫,大群游人正团团围在宫门前,观看王宫门卫的换岗仪式。本以为赶不上了,却刚好看到了结尾,但不过是几名一身白色戎装的士兵扛着枪来回走几步,并不怎么精彩,错过也不十分可惜。待到人群散去,得以仔细端详摩纳哥国王的住所,宫殿并不高大,也无出奇之处,淡黄色的墙壁,透露出安逸而非威严的气息,更像是一位富翁的别墅。

  王宫前的广场上陈放了很多老式的火炮,旁边还有成堆的弹丸模型。摩纳哥曾是一个海防要塞,人们大概希望以这些曾被拿破仑称为“战争之神”的武器标记摩纳哥历史的足迹,而这些早应销声匿迹的金属战士似乎也喜欢这个新角色更甚于自己的本行。

  除此之外,广场上矗立的雕像,也在沉默中用肢体语言演绎着这个独特王国的沉浮与传奇。

  王宫周围的建筑也是同样的颜色和风格,淡雅的墙壁,临街的小窗,阳台上的花草,在有些阴暗的天色下散发出些许超越现实的神秘。

  穿过一段小巷就是摩纳哥大教堂,由于四周空间的狭小,竟没有一处可以观其全貌的落脚点。

  教堂内是似曾相识的祭坛、烛火和神像,不曾见过的是地上的多处名字和皇冠图案,旁边布满各样的花篮,想来应该和摩纳哥的王室有关。

  随后经过一个充满异国风情的小花园,让我眼前一亮,想不到摩纳哥人在这悬崖绝壁之处,竟没有忘记给清新的绿色留下一席之地,可以称得上“空中花园”了。

  嫩绿的草坪、潺潺的流水、被枝叶半掩的小径,诗意的散落在周围密集的建筑之间,好像华彩乐章中一支舒缓的小夜曲。

  再往前走,一艘袖珍潜水艇引起了我的兴趣,惊奇于它的玲珑和小巧,赏玩一番后才注意到旁边的建筑。

  这就是摩纳哥著名的海洋馆,若不是潜艇泄露了天机,我几乎将其错认为图书馆了。

  从海洋馆绕回王宫广场的另一侧,就是下山的路了,而这里正是观赏摩纳哥全景的绝佳之处。蓝色海岸聪明的在此凹进几分,成就了一个美丽的港湾,其背靠的起伏的山峦在这里陡然挺直了躯体,这就是摩纳哥的全部国土。一条大路环海湾而建,鳞次栉比的高楼从路的另一边延伸开去,挤满山脚下仅有的一条土地,直爬到山腰才收住脚步。建筑密集得有些散乱,与最初给我的印象大相径庭,此时才感到摩纳哥的独特。游览过法国的大城小镇,或是巴黎般绚丽多姿,或是阿维尼翁般安宁精致,摩纳哥却与众不同,他奇妙的将大都市的繁华和小镇的精巧集于一身。

  云层取代了几乎永恒的阳光,成为今日天空的主角,连远方的山峰也藏身其中不得而见,那缥缈的云雾似乎不愿浪费这难得的机会,有意沿着山坡降临到摩纳哥逍遥一番,却在到达之前就飘落到海水中,溶化为一缕波澜。在年均日照超过三百天的普罗旺斯,这样的景致恐怕是难得一见的。

  拾阶而下来到海湾跟前,或许是天气的原因,或许摩纳哥本就不是一个看海的好去处,海湾中的海水显得暗淡无光,难配我记忆中蓝色海岸风姿之一分。索性将蓝色的希冀寄托到旅程的下一站,今日只为这悬崖边的王国而来。

  后来看到一首当地的歌谣,颇得摩纳哥神采之妙,“摩纳哥,小的如同一个海胆,它却把高山和大海分隔;摩纳哥,建在岩石上的家园,无处撒种,不能收获;摩纳哥,有海水、阳光和智慧,我们照样生活”。不知歌谣的年代,也无法确定这首歌谣是想表达摩纳哥人面对困难的乐观,还是善于利用摩纳哥独特资源的骄傲,现实中的摩纳哥无疑是后者。在这狭小的国土上居住着大量的富豪,消费水平高得吓人,拥有名扬世界的赌场,供人们尽情享乐,这里是有钱人的世界。连港口也与马赛旧港不同,停泊的多是豪华的大游艇,而非一叶扁舟,这里是富豪们停泊他们昂贵玩具的场所。

  此时,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缓缓启动,在F1大赛摩纳哥站的跑道上飞奔起来。这车是专供游人租用的,只需35欧元即可驾驶这堪称艺术品的跑车奔驰在真正的F1赛道上。法拉利的跑车和F1的赛道,犹如汗血宝马和镶嵌宝石的金鞍,任何一样都如梦幻一般,却可在此轻易成为珠联璧合的现实。

  近在咫尺的美梦却因为我缺少一纸驾照而如破碎的肥皂泡一般消失了,只得徒步“横跨”王国,前往位于摩纳哥国土另一端的蒙特卡罗赌场。摩纳哥的地图已被我抛在一旁,因为有些在地图上看起来相邻的地方,其实一个在山上,另一个在山下,是根本走不通的,反而不如眼睛来得可靠,况且这里也没有多少路让我迷。

  蒙特卡罗赌场坐落在悬崖之上,外观却并没有它的名声那样显赫。建筑正面是赌场的入口,背面则是歌剧院,“casino”这个词的本义不仅仅指赌场,还包括附属的娱乐场所。

  像我这样的普通人是不会有兴趣进去一试身手的,只需在大厅中见识一番。不知这里与艺术家萨尔瓦多.达利有何渊源,大厅中满是达利的照片和他那著名的红色嘴唇形状的沙发,似乎还嫌这亦真亦幻的氛围不够浓重,在邻近处还有这位怪才眼中的超现实版的维纳斯,与他的胡须一样不可思议。

  蒙特卡罗赌场的门口不亚于一场世界名车博览会,将摩纳哥惊人的奢华展露无遗,电影《大腕》中那段荒谬的台词在此成了最贴切的注脚——“要是开一日本车,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过分的奢华就如一杯醇厚的摩卡咖啡,美则美矣,却甜腻得令人窒息,我倒是更喜欢赌场前的大片花园,绿树清泉能让人神清气爽,暂时摆脱种种欲望和吸引的围困。

  从王宫开始,一路上就不断看到各种造型的公牛塑像,花园中更是遍布他们的身影,有前卫的太空造型,有的身披世界地图形状的花纹,也有俏皮的1运动姿态,可惜始终没有弄清楚这些牛的含义和用途。

  摩纳哥的旅程已近尾声,却说不出对他的感觉,精致、繁华还是奢侈?都有却都不足以形容,感触最深的反而是一层隔膜,身在其中同时又远隔千里,仿佛过客隔着玻璃观赏一颗价值连城的宝石,惊叹他美丽光泽的同时又若有所失。过客必定是要匆匆离去的,我也要前往尼斯赶赴一场与天使的约会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