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葡萄牙 > 里斯本

里斯本街头演出

  夏天的里斯本虽然阳光灼烈如炙烤,却依然挡不住各地观光客的蜂拥而至,除了港口、沙滩,人们还喜欢在黄昏时聚集在广场和街心花园观看街头艺人的演出。

    于是当太阳刚退去,我就会迫不及待地走上街头去领略一下这葡萄牙之异国风情。当我闲逛在罗西奥广场时,远处传来一曲老歌《卡萨布兰卡》,

  

    惶惶忽忽地竟然被《北非谍影》的情景缠绕着,我的脑海0现的尽是堪富利保加和英格烈褒曼的黑白画面。果然当我循声来到广场中央时,又响起《时光流逝》的钢琴前奏,临时搭起的豪华舞台上,一位肤色很黑的老者正在怀旧,不过他一开口立即把我吓了一跳,那是因为他唱得实在太好了,非常专业,台下有应声附和的,也着实让我感叹一番了,因为让我体会了什么叫藏龙卧虎。不过我的疑惑还是没有解决,为什么恰恰在这里怀旧呢。

    在灯光舞美的背后,广场的最昏暗处有一间通宵开放的咖啡馆生意倒是不错,认真地拼了一下花体字的招牌,居然就叫“卡萨布兰卡”(casa blanca,白房子的意思),

    进去要了杯咖啡,我的思绪随着咖啡匙的旋转也活跃起来,我做出种种猜测:比如说当年“黑白画面”的褒曼就是从摩洛哥的卡萨布兰卡出发在这间咖啡馆里歇脚去美洲的,

    毕章里斯本是通向非洲丹吉尔的唯一信道嘛,或者甚至还曾坐在我的位子上呢……。

    我没有向侍者去打听证实我的想法,只是让这种神秘感再保留一点吧??都是这怀旧音乐惹的祸……

    回到西班牙后,一向不喜欢逛街的我也改变了习惯,傍晚也到步行街或是广场去走走了,因为我很想再看看那些街头演出。

    印象深刻的是一次在维格市(VIGO,也是港口城市)听到约翰施特劳斯的《维也纳森林的故事》,那是一位表情丰富的老先生正在指挥他的“乐队”演奏,而演奏家们都是一群“木捏各”(木偶),音响效果还出奇地好,我竟看得出了神,冷不丁听到音箱里传来中文、日文和韩文的“你好”问候,只见那位老者正很得意地看我的反应呢。

    于是我告诉他我是中国人,“中国,中国”老人若有所思地嘟哝了一下后,在“乐队”休息的空档,他居然用一把电吉它弹出了《红太阳》,虽然这个“太阳最红”听起来有点“洋气”而怪怪的,不过这样的应变力、这样的街头老艺人不得不让人佩服。

    以欧洲人的价值观念来看,街头演出并非二三流低贱艺术,相反他们认为这种演出有着灵活性、随意性和优越性,是剧院演出的补充形式。

    因此他们很尊重街头艺人并注意从这些艺人身上汲取艺术养分。这种观念也感染了下一代,一些中学生们也常常走上街头进行公益演出,既能满足路人的艺术需求,自己也能得到锻炼获得类似的舞台经验。

    我在拉科鲁尼亚的港口看到这样的一幕:一个由十来岁孩子们组成的小型合唱团正在集装箱码头上演出,男孩子穿白衬衣黑裤子并系着红领结,女孩子着及地红色长裙。一个小指挥着黑色燕尾服打着红色领带,他的音乐素质很好,节奏分明且果断。

    孩子们每人捧着一本歌谱,歌声稚嫩却很专业,声部分明、抑扬得当。令人惊讶的是这样的活动是孩子们自己组织的,没有大人陪同……

    享受音乐和容纳接受不同的艺术形式是欧洲人的美德,能以音乐陶冶情操洗涤心灵那更是对“享受音乐”的升华。我羡慕他们。

上一篇:里斯本:怀想帝国兴盛奢华(组图)
下一篇:夕阳下的美酒人生:波尔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