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卢森堡 > 卢森堡

旅欧手札之二

  卢森堡实在是太小了,没等回过神来细细品味,就已经越国而过了。卢森堡的首都也叫卢森堡(其实没必要设首都),城中有一道峡谷,深百余米,长千余米,从崖上俯视,地势极为险要,果然导游告知:罗马军团曾在此屯兵,巴顿将军也曾在此激战。市区环峡谷而建,象个井圈,车子缓行十几分钟,就已把主要街道兜了个遍,总的感觉是宁静、安逸、舒适。据说卢森堡市有人口近30万,占全国的70%,可我在此见到的当地人绝对不超过100个!离开时下起了雨,隔车窗望出去,对面山崖上的教堂正慢慢藏入雾中,尖尖的房顶若隐若现,空灵、朦胧,让人心头不由一颤。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是欧洲历史悠久的文化中心之一,世界上许多伟人,如马克思、雨果、拜伦、莫扎特等都曾在此居住,北约、欧盟等重要组织的总部目前也设于此,故有“欧洲首都”之称。然而,布鲁塞尔既无车水马龙,亦无林立高楼,怎么看也不象座大都市,倒是那蛛网般的幽静窄巷、湿漉漉的石板老街、叮当作响的有轨电车以及雨夜中小店铺里透出的温馨灯光,组成了一种忧郁、伤感的怀旧氛围,那感觉就象在品尝比利时的巧克力,微苦略涩,回味悠长。与巴黎相比,布鲁塞尔少了些喧哗与沧桑,多了点平和与满足。在一个普通的街角,竖立着小尿童于连的塑像,由于一泡尿浇灭了战火,他也成了当地的传奇与象征。看来,布鲁塞尔实在不是成就英雄伟业的所在,难怪拿破仑也会在此惨遭滑铁卢。

    “大广场”是古代布鲁塞尔的市中心,也是全欧洲最漂亮的广场之一。广场四周屹立着许多哥特式和佛兰德式古老建筑,包括市政大厅、国王之家以及各种行会办公楼。市政大厅的钟塔高达95米,造型玲珑剔透、超凡脱俗,从下仰望,那塔一节节地直拔上去,极具动感,好象要腾飞而起一般。广场侧翼的建筑分属弓箭手行会、服饰用品商同业行会、船夫行会、油漆业行会、面包业行会、裁缝行会等,均为十七世纪时建造,上面满是廊柱与雕饰,极其精致。国王之家位于市政大厅的正对面,也同样有着高耸的塔楼,虽然最初它是为国王修建的,但历史上从没有一位国王在此住过,倒是有一阵这里还被改作了税收局。从广场的布局可以判定,在比利时,工商业的位置更突出,市场经济也发育得更成熟。当年马克思住在广场边的一幢楼内起草《0宣言》,想必也是上帝做出的安排。

    阿姆斯特丹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气候寒冷,人气旺盛,满大街都缩头拱肩、全副冬装的匆匆行人。作为荷兰的首都,这里一直是北欧最具活力与开放性的城市。《新闻周刊》的一项全球性调查表明:荷兰是全世界学习语言最好的国家,其英语普及率仅次于英国,这也许同这种活力、开放性有关。

    苏州的“东方威尼斯”之说实在牵强,但阿姆斯特丹的“北欧威尼斯”称号却名符其实:密密的水网将街区整齐地切割开来,成群的海鸥在天空飞翔,野鸭与鸳鸯在水面上悠闲地觅食,漂亮的游船同各式汽车比肩而泊……,好一派“水都”风光。贴水而起的建筑古老且富有韵味,高不过3、4层,小门大窗户,屋顶、墙壁、窗框都被红、白、绿、蓝色精心地装饰着,可爱得就象假的一般。据说古时候此地有一条奇怪的法律:门越大交税越多,无奈的居民只能把门做小窗户放大,以致于家具什么的都得从窗口吊进运出。

    阿姆斯特丹最大的窗户得算“花街”的橱窗了。荷兰是“性的天堂”,到阿姆斯特丹,逛“花街”是其特有的旅游项目。“花街”为中国式称呼,其实就是一片颇具规模的1。在一段长约500米的河道旁以及两侧的小巷内,密密麻麻地排列着无数0院、性商店及性表演剧场。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些一人多高的宽大橱窗,里面或坐或站着肥瘦美丑不一、年龄肤色各异的0女,一律身着0式,浸在紫色灯光内,显得格外妖艳。河边、巷内,游荡着无数寻欢客与好奇者,橱窗里的灯光与闪烁着“sex”字样的霓虹灯倒映于水中,泛起梦幻般的色彩,想必不逊于当年秦淮河的灯影。当地皮条客会用汉语问黄种人“要不要1?”,连0女也能操着鸟语说“你好”,看来中国人是此地重要的消费群体。花25欧元看了一场成人秀,尽是些1裸的性表演,毫无美感。“花街”附近是市中心的水坝广场,广场上矗立着一座纪念碑(纪念两次世界大战中的阵亡者),造型丑陋,一柱擎天,象勃起的0,当真可作为阿姆斯特丹的标志。

  

上一篇:走近罗滕堡 
下一篇:旅欧手札之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