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罗马尼亚 > 罗马尼亚

罗马尼亚游记-我的罗马尼亚

   离开罗马尼亚之前,花了17美元买了一张去贝尔格莱德的硬座票。火车晚上9:05出发。上车后,我和一位中年女士同坐一个车厢。她占据了一条长椅,我占了她对面的长椅。见她躺下睡觉,我也不便打搅,关上灯,和衣躺下,随着列车的颠簸,我逐渐进入梦乡。

   大概在凌晨两0钟的时候,被一阵嘈杂声吵醒。只见三个罗马尼亚男人和一个女人进入我们所在的车厢,他们毫不客气地打开灯,一0坐在我刚刚腾出的空位上。走廊上还站着三四个壮汉。接着,他们就开始往我们的车厢里搬运许多长方形的盒子,码放在长椅上,我1贴紧车窗坐着。打扮妖艳的女人很粗鲁地把几个盒子塞在我的座位扶手下,再用窗帘遮住。一个留着小胡子的高个子男人约30岁左右,大概是这伙人的头儿。其他几个年轻人对他毕恭毕敬,唯命是从。

  

   一个身穿牛仔服的年轻人不知使用的是什么金属工具,将车厢顶棚的一扇天窗打开,露出一个黑洞。他爬进天花板,其他几个壮汉把长方形的盒子一个一个上递给他,由他塞进天花板里。我听同伙的人叫他尼古拉耶。正在忙碌之时,忽然从走廊里传来一声唿哨,尼古拉耶立即把天窗拉上,把自己关在顶棚里。下面的人赶紧用衣服把盒子遮住,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不一会儿,一位乘务员路过这里。待他刚过去后,紧张忙碌的搬运又开始了。约十多分钟的光景,货物装卸完毕,顶棚上的小伙子跳了下来,把天窗小心翼翼地锁上,到走廊上掸去身上的灰尘,然后坐在头儿的身边,闷着头抽起头儿递给他的一支香烟。这是一伙干0勾当的马匪!

   头儿不知对那几位年轻人说了什么,他们立刻分散到其他车厢里去了。这节车厢里只剩下我们两位女士、头儿和那位卖力气的尼古拉耶。这位卖力气的家伙后来的行为简直像个恶棍。小贩在车上叫卖饮料,他抓过一瓶仰脖就喝,喝完后不给钱,小贩向他要钱,他一瞪眼,说了一句什么话,小贩吓得慌不择路逃掉了。

   头儿这才松了口气,与我聊起天来。他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说是在英国工作了几年,当工程师。后因他老婆怀孕,父母就他一个独子,为了家庭不得不回国。他毫不隐讳地说,罗马尼亚经济不景气,没有办法,只好0货物。他大言不惭地说他在布加勒斯特有个公司,这十几个男男女女都是他的部属,这批货物中的80%是他自己的。

   我不知道他0的是什么货物,但在他们将这批货物倒上倒下时,曾听见两三声尖厉的0声,然后是刺鼻的火药味。我怀疑他们在0武器弹药。我曾下意识地把我身旁的一个盒子挪动了一下,很有分量呢。巴尔干半岛形势动荡,为这伙0的马匪提供了赚钱的机会。

   开始,我感觉马匪头儿说话比较“亲切”,他说我是外乡人,他随时可以帮助我。当罗马尼亚海关检查人员察验我的护照时,他凑上前来,不停地跟检查人员说罗马尼亚话。我以为他在帮我,结果检查人员居然让我和十几个乡人打扮的罗么尼亚人提着行李到车下几十米远的检查站等候检查!马匪头儿还“殷勤”地冒雨帮我把行李拎下车。边防人员检查我时,他在一旁“帮忙”当“翻译”,极尽“体贴”只能事。我当时虽然感觉不对劲,可不知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为什么让我下车?甚至还对这个恶棍产生些许感激之情。

   后来才知道,他们之所以选择我们这节车厢,是想利用我这个外国人做挡箭牌,蒙混南斯拉夫边防的检查。我出示的是公务护照,没有任何理由让我跟那些衣衫褴褛像是难民的一伙人一道下车接受特殊检查。他这一招还真灵。检查人员把注意力都放在我身上了,加上他“竭尽全力”地为1“效力”,他的罪恶勾当轻而易举地瞒过了边防的耳目。而我却成了地道的头号傻瓜,人家卖了我,我还给人家点钱。

   待我返回车厢后,南斯拉夫海关1问我带了多少可以申报的外币。我随口说带了500美元,当然这是缩水的数字。我记忆中1,000美元以下不需要申报。检查官走后,马匪头儿说必须拿着钱去申报,否则边防站会阻止我出境。我说刚才海关检查官并没让我拿出来申报啊。他显得很诚恳地说,他是为了我好,不听的话,我会有麻烦的。我开始动摇了。旅行期间,我把钱藏在内衣里,我说不好拿,他一听就明白,让我到厕所拿出来。我将信将疑,正准备起身,坐在对面的那位女士直向我挤眼睛。我一下子明白了。我镇静地回到座位上,不再同这个混蛋说话

  。

   他看出我识破了他的伎俩,便走了出去。趁这个空档,那位女士告诉我,我不在车厢里的时候,他们曾经问她有多少钱。这伙可恶的马匪,居然搞到我的头上来了!我立刻警觉起来。同车厢的女士和许多乘客都在抵达贝尔格莱德前的两三站下了车。这节车厢只剩下我和马匪们。我紧张极了,要知道这伙亡命徒是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的。趁火车还没有启动,马匪头儿把头探出车外观景的当口,我拖着行李跑过几节车厢,一直跑到乘客较多的车厢才停了下来。就在火车开动后不久,马匪的一个小喽罗还伸头探脑地逐个车厢找我。看到我后,立刻返回。大概因为我所在的车厢人多眼杂,他们没法下手,只好放过我。真是有惊无险啊!

   在抵达贝尔格莱德的前两站--班加站时,车刚停稳,就远远看见这伙人向车下负责接应的五六个年轻人传递货物,又听到一两声0声。直到火车再次启动,我才舒了一口气。

   直到这时,我才明白让我跟那伙难民一样的人一道接受特殊检查的真正原因。从某种程度上讲,我是他们的“同谋”,没有我那傻瓜般的“配合”,说不定他们还逃不过法网呢!

   我十二分地感激那位同车厢的女士。若不是她,不仅我的路费肯定被这伙儿强盗掠走,搞不好还可能送命。后来回想起这段往事,既倒霉,又幸运,有后怕。倒霉的是遇上了这伙马匪,还差点儿被骗;幸运的是我亲眼目睹了马匪的丑恶行径;后怕的是差点儿栽在他们手里。

   造访罗马尼亚这个昔日“兄弟加朋友”的国度,给了我两个极为深刻的印象:一是美丽多姿的大自然给我心灵的震撼;二是社会的混乱和马匪的猖獗令我瞠目结舌。 试想,如果我把钱拿出来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上一篇:罗马尼亚游记--田园与现代的冲击
下一篇:罗马尼亚-历史,文明,葡萄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