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荷兰 > 莱顿

莱顿记:红楼隔雨

看样子我的生物钟是调过来了,七点钟一到,外面天再黑也是睡不着了,只有起床。今天星期六,总有点不甘心,闭着眼睛在床上躺了半晌,听隔墙有人洗澡冲水走来走去的声音,也算是睡了个回笼觉。

  原本这个星期六是打算去阿姆斯特丹看看梵高来着,可是星期一的presentation存在心里,就像我窗外的那面红砖墙,贴窗立着,外头再好的风景也入不了我的法眼。于是洗洗漱漱,啃两个面包(这里有种镶葡萄干的小圆面包,巴掌大,十分好吃,他们的葡萄干,跟我们的似乎不同,也有放在冰激凌里的,整个奶油的味道都活起来了似的。),大包小包地去实验室。有的时候想了会觉得好笑,我几曾这样子用过功来着?到这里也有了一个月,日日只在一条路线上来了去去了来,不要说pub,公园博物馆也只是闻名而已,不曾谋面。——早有这样用功的工夫,只怕现下也不在这里了。

  

  整个研究所的楼都是黑的,我进来了,才有了光。据说荷兰人是不把工作带回家做的,gabby为我加的班,也不过是把那篇稿子打出来,在火车上从莱顿看到鹿特丹——页里行间全是歪歪斜斜的批注,下了车,剩下的两页,可就像是好人家的女儿,清白干净。可我不加班是不成的。gabby也好,导师ewa也好,凡我在这里接触到的,做起研究来便似有无限旺盛的精力,以及永不衰竭的热情。早上九点到下午六点,中间除了两次咖啡和一点钟左右大家到餐厅吃两片面包喝口汤(再没有咱们的午休时间的),没有别的break,满打满算的八小时。初来的时候我几乎要衰竭,一到六点钟就万念俱灰,多挪一步的力气也无,恨不能从此已是天荒地老。现在好了,朝八暮七,晚上在宿舍还能再看个两小时的书,居然也就不觉得怎样怎样了。

  从电脑前抬起头来,外面的天正在渐渐暗了。突然看到窗玻璃上自己的影子,一个人的影子,突然感觉不到真实。我们这些中国人,别的不说,平日里是见惯了人的。哪里没有人呢?就连午夜街边的大排挡,都能是热火朝天的闹腾,反正城市里是欲求清静而不可以一得的。到了这里,一下子安静起来,着实叫人窃喜了几天。日子久了,司空见惯,也就寻常了。一个人骑车,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吃,一个人逛街一个人shopping。连玻璃上映出来的也是一个人独自的影子。好在能这样停下来发呆的时候不多,到现在也就这一次而已。

  在欧洲,荷兰这地方的人口密度算是大的了,听gabby和ewa的口气,荷兰人对此是深以为憾,觉得太挤。莱顿也不是个小地方(现在这张桌子的前任主人留下一张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的地图,我能在上面找出莱顿的火车站的准确位置来。),一个礼拜以前的city day着实热闹了两天,我跑到街上去看,当然跟国内是不能比的,不过是出门走个五十米能见到十个人罢了。这十个人也没静着。可惜他们自说自的,与我毫不相干。倘若是英文,我还能听懂两句,当作听力练习也是趣味一件,可惜大多不是。本地人自说荷兰话,从法国人嘴里出来的,多半是法国话,德国人有德国话,其他的肯定还有不少,反正都听不懂,一概论为鸟语。有时候印尼人会说英语,我倒宁愿不听,听多少错多少,总没一个音在准点上就是了。这阵子我开始嚼口香糖了。谁曾想到会到这里来嚼这在国内碰也不愿碰的东西呢?可常常一天半天地不说话,还真是需要嚼这玩意来防止嘴部退化。

  天是彻底暗了,开始落雨。这地方雨确实不能算少,这一个月当中就有两个星期是下雨的,据说越往冬天去雨水会越多。红楼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灯独自归,常常地教人想起李商隐。就算不下雨,天上也有云,很多很多的云,什么样的都有,所以夜里绝少见星星月亮。我倒是在白天见过一次,十一点半喝咖啡的时候,半轮月亮悬在头顶,像一夜风流留下的一点子痕迹,淡,柔弱,而且清晰分明,久久不去,直到六点钟,还在那个地方。我觉得十分稀罕,指给gabby看,他也是一惊,说荷兰原是没有多少这样一望无云的日子的。

  

上一篇:流行时尚-莱顿大学
下一篇:恋上莱顿大学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