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波兰 > 波兰

克拉科夫的犹太音乐家

  克拉科夫犹太音乐家(蓝乃才/摄)

  

   重游波兰克拉科夫,感觉异常有趣。古都风貌依然,却又是另一番新景象。

    就像中国古都长安,克拉科夫(Cracow)是昔日波兰多朝都会。瓦维尔城堡(Wawel Castle)有十朝的波兰君主和他们的妻儿埋葬于此。城堡旧皇宫集罗马式、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设计的综合建筑风格,最能说明克拉科夫的历史地位。

    1609年,波兰国王King Sigismund Ⅱ由克拉科夫迁都华沙,改变了这古城的命运。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华沙被战火重创,克拉科夫幸免于难,许多珍贵的古迹得以保存。

    两年前,老伴和我第一次来到克拉科夫,游览范围主要集中在旧城与旧皇宫,行色匆匆,没有机会了解此地深厚的犹太文化。这趟特别去了犹太社区,对克拉科夫有了更深的认识。

    波兰民族与犹太民族的渊源始于14世纪。1335年,波兰国王King Kazimierz Wielki(1310年至1370年)为延揽商业、法律、工艺人才,以助国家发展,在克拉科夫城外设立犹太社区,让犹太人在那儿定居。这是Kazimierz犹太社区的由来。犹太移民对波兰工业和经济发展作出重要贡献。Kazimierz犹太社区成为两个民族和两种宗教和谐共存的典范。波兰的犹太裔人口持续增长,二次大战前夕,有330万犹太人定居波兰,占该国人口的10%。

    二次大战爆发,波兰被纳粹德国占领,600万波兰人被杀,当中300万是犹太人,换句话说,二次大战期间,五分之一的波兰人死于战争,当中包括90%居于波兰的犹太人。战后,20万犹太裔战争生还者移出波兰。

    克拉科夫犹太社区现有百多名犹太裔居民。走进这平静安逸的小社区,仍不免令人想起它伤痛的过去。我们参观犹太教堂遇到一位中年男士,透过翻译得知他是“舒特勒名单”的后人。老伴想给他拍张照,先生腼腆答应了。我看他凝神看镜头的眼睛轻泛泪光,不禁黯然。

    在Ul. Szeroka街道上,有一家传统犹太餐厅叫Klezmer’s House。餐厅的名字“klezmer”其实是一种发展自欧洲的犹太民族音乐,餐厅主人高斯洛夫斯基先生(Leopold Kozlowski Kleinman)正是“klezmer”音乐的代表人物。在餐厅花园,我们见到这位慈祥而严肃的长者,他坐在林荫下与友人谈天的画面,让我联想起波兰音乐家萧邦在杨柳树下寻找创作灵感的故事。

    克拉科夫是一座不老的古城,处处让人体现旧与新的和谐并存。我们下榻的酒店Hotel Europejski是一家超过百年历史的酒店。儿子发现这酒店为保存百年风味而不设空调,甚为懊恼;当他知道酒店提供免费无线上网服务,又喜出望外。

    克拉科夫旧城令人迷醉,犹太社区令人低徊。我认为两种印象结合起来,才是完整的克拉科夫。(来源:香港大公网,作者:陈秀玲)

  

上一篇:英国看孩子的不如修汽车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