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匈牙利 > 布达佩斯

经历布达佩斯

4月27日下午,公司要我到匈牙利布达佩斯去一趟,去陪同那里的一位同事过来捷克。我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差事,只是因为我是最年轻的,又懂两句英语,尤其因为我上次从罗马尼亚到捷克闯过不少海关,算是有经验了,这种任务只能落在我身上了。我想就当是出差旅游吧!

    晚上我吃完饭后,匆匆洗个澡,带上相机,10点钟到了捷克布拉格火车站,买了11点10分终点站是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的火车票,为了方便和安全起见,买的是上等卧铺票。在我上站台等车的时候,空荡荡的,好象只有我一个人,高大的侯车室,带有点寒意,周围灯光是那么的灰暗和苍白,我想如果有打劫的,这种环境是相当理想的。幸亏这里是捷克而不是南非的约堡!但我只是呆了一会,觉得没劲,看表离开车还有40分钟,就走回购票大厅里去了。逛了一会,想买本杂志或报纸,但都没有英文的,能看到的占报亭大半橱窗的是很多种0杂志,卖报纸的捷克大妈一直盯着我,有点不好意思再看下去了,笑了笑就赶快离开。

  

    上火车后,才发觉坐车的人不少,听到了一些叽里呱啦的喧闹声,夹带些英语。这时候感觉英语听起来真是很亲切!列车员是个巨胖的大老爷,不懂得说英语但能“善节人意”,最重要的一点他笑起来,有点可爱的样子。当我问起火车什么到达布达佩斯时,他就二话不说,跑到列车室拿张时刻表,指着到达时间(是28日早晨8点半)给我看,还打手势叫我不要担心,他会通知我的,并示意凌晨3点钟要PASSPORT(出境和入境检查)。看了有这样热情的人,我就很放心地躺下来睡觉了。捷克火车的头等舱好象比国内的也好不了多少,一个单间两人,上下铺,卧床有条小毛毯和一条棉被,墙上多了面镜子,一盒涑口的水和几片纸巾。很幸运,一个估计是30几岁的身材很好的不知道是那个国家的金发妇女睡在我的上铺,可惜她不说英语,我们没办法交流,只有哈哈地打招呼,简单地打手势,然后就使劲地相互傻笑,最后,只有躺下各自睡觉了。

    晚上3点钟左右,迷迷糊糊中听到敲门的声音,我看了看表,开门,一个大个子的斯洛法克的大胡子警察站在门前,面无表情地说:护照!翻了翻我的护照,很快就给我盖了出境章。十分钟后,又三个匈牙利的海关警官进入车厢,其中一个有小胡子的警官检查我的护照也很快就给我盖了章,然后就走开了,这时另外两个海关警官好象也匆忙地检查完了别的车厢就走过来了,一个很瘦年轻的,一个却很胖的,笑起来有点开朗的中年警察。他们突然看到我,好象眼睛里亮了一下,就说:护照!可能我才迷迷糊糊起来吧,有点烦,刚检查过,又要检查!我也板着脸,递上护照。他们看了一会,没想出什么0的点子来,就接着检查我的行李和所带的现金,翻来翻去,也没有什么理由。大胖子使劲地看着我,不时又看着护照上的相片。两个人滴哩咕噜地说了一些话,还让我那可爱的室友出去一下。

    小个子年轻的1就拿出一张英文的报关表格,指着说我没有申报所带的美元现金。我想岂有此理!你什么理由不找却找这种理由。我说我所带的钱没有违反你们的法律规定,我是入境的,我不需要申报的,我都不知道我说的他们能否听懂,因为他们也不懂英语,他们只懂几个英语单词。胖子一个劲示意:你没有申报,违反了规定。但他没有给我申报单,我知道他们想什么,我示意我没有违法和我不理解他们的话。胖子急了,叽里呱啦说了一通,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本子,好象是在说,要给我开罚款和到下一站把我STOP赶下火车,要不给他们30美元就NO PROBLEM!由于我没有任何不对地地方,我也想知道我不给,他们会怎样,就算让我下火车我也不怕。我就作手势让他给我开单子(这种单子也不知道是什么),他看了我一会,把本子放回怀里,狠狠地盯住我,示意我到下一站下火车。我说,好吧,到站我下车,我现在先给我的使馆联系一下,我故意用英语强调说我是中国使馆的高级1,发生任何事情我都得报告。

    从挂包里把我的手机拿出来,拨打捷克公司的电话号码(那时我的电话已经没有信号了),还没有按到两个数字,他马上把我的手机抢过去,放到我的挂包里,又不知道哝哝地说了些什么,盯着我几眼就叫那年轻的一块离开了。我松了口气,心情很愉快!总算让我来气他们一回!那个金发的大姐回来了,用好象是很关心和怜惜的眼神看了看我,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反正我很高兴,对她笑一笑,睡觉了。

    28日早上8点20分到了布达佩斯火车站,我下了火车。火车是在一个很大的火车平台里停住的,里面人很多,也有很多商店和兑换外币的店铺,也有许多象海南包着头巾炒汇换汇的黎家女子那样子的换外币的,不过,他们大都是衣服很整齐的先生。等了十分钟,没有看到来接我的同事,我就走到地下出口,转了一圈,看到了一家麦当劳,转回去换点匈牙利的福林硬币,在公用电话亭里给匈牙利公司的办事处打电话说,我在麦当劳!(麦当劳还有这样的好处,你知道吗?)。我的同事打听的火车到达时间错误,以为我是在6点钟到的,等了一个多小时,睡了一个下午,到了晚上7点刚好这边公司招待客户吃饭,到匈牙利有名的天坛饭店吃饭。天坛饭店装修得很有中国特色,原想这里的饭菜应该不错,可惜好象没有象装修那样有特色。

    9点吃完饭,我的同事执意要带我去见识一下布达佩斯的夜景。我们来到多瑙河边的一座大桥上,大桥的名字记不住了,据说是很名。桥周围的景色是很漂亮,宏伟的大桥和两岸边高大的建筑物,灯火点缀着它们的轮廓,多瑙河很宽,水流也很急。河里漂着各式的船只和游艇。拿出相机,找些好景色照一照,留着以后总有一些曾到此一游的证据。这时一大帮的学生样的女孩走过来,很亮丽的样子,很吸引人,我就象她们笑笑,示意你们好的样子。其中两个笑得很甜的姑娘就站住不动了,我就接着用英语说,我能和漂亮的小姐在这美丽的多瑙河边照张相吗?这两个小妞能说英语,她们还真很热情,走过来一人一边就搂着我的腰,让我的同事给我们拍照,还各自单独和我拍照。真是好热情的姑娘!

    29日清晨8点,太阳已出来好高了。布达佩斯的天气很好,不冷不热的。很快就洗把脸,就和要到捷克的同事一起出去办事。一直以来都听说布达佩斯肯德基的炸鸡腿和鸡翅膀很好吃,就建议到肯得基去吃个早餐。鸡翅膀果然有点好吃,脆中有嫩,有些辣味!还真的和别的地方的肯德基不一样。吃完早餐后,我们就到匈牙利的中国货物批发市场---四虎市场,看一看,然后就买一些中国食品---酱料和小吃等。匈牙利的中国人比捷克的中国人多,好象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匈牙利的中国食品就比捷克的中国食品多得多,在匈牙利中国人想要吃的食品都有,和国内差不多的一样齐全。

    到下午4点买完了东西,小车上已是装得很满了,但还可以装,为了能顺利过海关,我们就决定到此为止。我们开始出发往捷克了。一上高速公路,我们就到加油站先加满油,检查机油轮胎等。再次从加油站出来后,我们就谈起汽车来,我突然想起来,就问我的同事老邹,刚才有没有给轮胎加气,我们都忘了这件事。我们决定到下个加油站停下来再检查一次。我们继续走不到5分钟,突然有一辆奥地利车牌的欧宝车冲上来跟我们并排走,两个年轻人,其中开车的那一个给我们指着我们的后轮胎,好象是说我们的轮子有故障,他们把车开到我们的前面,示意我们跟着停下来。我们的老邹这时心也虚,乖乖地把车停在他们的后面。我们俩都没有反应过来,都下了车,都跟着两个年轻人看后面的轮子,他们其中一个蹲着用一个扳手敲打着我们的轮胎,还放了我们轮胎一点气,一个好象是站在我们的旁边用手指着我们的轮胎要我们看。当那个年轻的放我们轮胎气的时候,我制止了他。然后他就站起来,说OK!了。接着他们俩就跟我们说再见了,匆匆地开车走了。我觉得不对劲!一上车检查,我的挂包不见了!高速公路小偷!作案时间不超过5分钟!我的手机,我的相机都在里面,最重要的是美丽的匈牙利姑娘的照片也不见了!一想起心都有点遗憾!

    刚出师不利,已是暗示我们这次回捷克不会是那么顺利了!果然是这样,老邹不知道是担心车况不好,还是因为他的车技不行,一辆92年的法国3,0雪铁龙,在这么好的高速公路上,居然开时速不到一百公里,一到爬坡,只开了60-70公里每小时,真是把我急死!我们还要跑600多公里啊!此时已是晚上6点了。由于老邹是前辈,我又不好意思叫他让我来开,坐在这慢车里只想往外跳。

    7点整,我们总算悠到了加油站似的匈牙利-斯洛法克海关,当我们已经过了匈牙利海关卡,也通过了斯洛法克海关的护照检查,入境章已经盖好了,我们正开进斯洛法克时,关卡的前面站着四,五个斯洛法克海关1,他们可能是在换班后正在聊天,我们的老邹这时居然不知道从他们旁边绕过去,而是直接把车朝前开,直奔这几位大爷,好象是要撞过去,我也来不及制止了,那几个大爷也被吓了一跳,我就知道要麻烦了。这下好了,检查又重新开始,护照,车照,汽车的国际保险单,公司文件和货物的发票,还有无聊的提问。检查了一个小时,把我们车里头的东西全部要我们搬出来,一件一件地检查,然后又检查我们的车子的每一个角落和机器的部件。没有发现什么,等我们把东西搬回车里头。一个好象有点经验的海关1看见我们的货物发票上没有金额(老邹付款时忘了叫人开发票了,我也忘了提醒他),就问我们我们所带的货物价值多少,我回答说只有2,3百美金的货物,我们自用的是不需要申报的。他二话也不多说了,要我们马上回车里头,我们一坐到车里,他就把我们的护照往出境亭一放,盖了取消入境的章,要我们把车掉回匈牙利。我们俩气得要命,给小费的机会都没有。但没办法,只有回匈牙利了。

    我们往回走离海关二,三十公里的小镇,那时已是9点半了,我说我们不要回到布达佩斯了,我们找个商店,叫人补开一张发票就行了。还算有点运气,在这个小镇上还真找到了一家温州人开的名字叫“佳佳大酒店”,我们吃完了只合外国人胃口的中国菜,就叫老板娘帮忙给我们补开张货物发票,幸亏这老板娘同时也经营商品店,很快就给我们所要的发票。在我们谈起我们的遭遇时,才发现老板娘还是我的同病相怜的人,96年她也是在高速公路上被人家用同样的手法偷掉装有7千多美元的小包。和她比,我的损失算小的了。我只是可惜我已经拍过的相片。

    10点半我们又到了匈牙利-斯洛法克海关,这次斯洛法克海关只检查了我们的护照,然后就被我们用一包中国大白兔糖果打发了,没有看我们拿着的发票!真是哭笑不得!我们继续前进,两个小时跑了140多公里。12点半来到一个不知道名字的城市,我们迷路了!车上没有地图,这城市已经休息了,街上没有行人,只有站在红绿灯路口和高楼大厦阴暗的脚落里的女郎。在城里瞎转了半个小时,没有找到出路,我只有向一位站在路灯旁的小姐问路,她不懂英语,我不懂捷语!没办法只有靠自己继续瞎转。

    30日凌晨1点,我们总算找到高速公路了!在我不时的催促下,老邹也总算把车开到了每小时100公里。这样过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到了捷克海关口,捷克海关人员有点新奇地看到我们,但还是很快地给我们盖了章。也是正准备入关时,一位三十几的警官从房子里走出来,看到我们车里头装了许多东西,他一挥手。我都在想这次这么都这么倒霉啊!

    这位英俊的警官把我们当成贩毒之类的对象看待,检查仔细程度比斯洛法克海关还要甚,不只是我们所带的东西一点一点地检查,我们车的后车厢,我们的车轮胎,排气管,机油格和车窗户的夹层等,几乎所有的角落和部件都仔细查找,就差没有把车子拆了检查。不管他们能否听得懂英语,我都编了各种理由一遍又一遍地解释,最后,我们两也都感到疲惫了,就想:算了,看他们怎么办了。这位英俊的警官找了半天没有找到“罪证”。好象很不甘心似的,还是在那里翻来翻去。最后,他总算也泄气了,又看了我们的证件,找到了一个理由,我们货物发票上的金额太低。我们是写低了些,既然他这么说,我就认了。因为天色太晚了就也不想再多说了,我就说那你说怎样办理,我们申报关税吧。这位警官就要给我们开了2200捷克克郎的票单,我掏出1000克郎夹在护照里递过去,说:我不要发票了,你再检查一次。耽搁了这么长时间,还是这招管用!

    3点我们进入了捷克,但离布拉格还有200公里的路程,我再也不能忍受老邹这样的速度了,我就对老邹说:你辛苦了,你喝口水,我来开吧!然后一路上我就以140-160公里每小时跑到了布拉格,法国雪铁龙3,0的车应该不是那么差的。30日凌晨5点我可以睡觉了!

  


下一篇:奥地利印象:夜总会和Techno音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