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西班牙 > 西班牙

古城建筑行记:从马德里到布拉格

古城建筑行记:从马德里到布拉格

    (陈宏,汉能投资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曾经创建于1999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GRIC公司,并担任该公司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太美全球主题旅游俱乐部董事之一。)

  

     我喜欢去有深厚文化印记和悠久历史的地方旅行。从读书时开始,我的脚步就不停地在世界各地行走。无论是做一名几乎一贫如洗的背包客,还是做一名享受国家贵宾式待遇的拜访者,我总是会对日程表上的古城游览计划倍感兴奋。

     西班牙老建筑的新生命力

     这些年来,被邀请出国的机会越来越多。动辄下榻超五星级酒店,品当地名肴,来往也有名车接送。这些经历固然让人记忆深刻,但总没有当年与太太两人背着背包,怀揣着少得可怜的美元一同去西班牙旅游,更让人难以忘怀。1991年,我和正在美国与我一起读书的夫人趁假期一同前往西班牙,马德里和巴塞罗那是我们的目的地。

     西班牙的巴塞罗那,它被塞万提斯骄傲地称为“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天才建筑师安东尼奥·高迪打造了巴塞罗那今日更辉煌绚烂的美丽:格尔公园、米拉之家、巴特略之家、圣家堂等18件不朽的建筑杰作。这些老房子中有17项被西班牙列为国家级文物,3项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西班牙老城区的街道多是逼仄悠长的街巷,两旁的房子,也都是古典的样式,有着精细雕花的阳台和窗台,或者用鲜艳颜色图案装饰。马德里皇宫是世界上保存最完整而且最精美的宫殿之一。匆匆路过阿拉卡门,远远地看到皇宫,那座18世纪白色大理石砌成的建筑,有着庄重典雅的外貌。而始建于1818年的皇家剧院,体形庞大,让人感觉有些愚钝,似乎缺乏必备的艺术气质,听导游介绍,这座剧院,几次因安全原因停演返工维修,最近一次重大修复竣工是1997年。

     对于西班牙人珍视老建筑的传统,我一直感到敬佩。在其后的很多次高端聚会邀请中,我们常常会享受到在古堡或博物馆中品鉴美食的特殊待遇。2006年10月,我又去了趟西班牙,参加在巴塞罗那举行的欧洲科技领袖圆桌会议(ETRE)。这一次,虽然我在巴塞罗那再也不用住20美金/晚的青年旅馆,可以畅快地享受空调了,但面对那些旧建筑的心情却是一样的。

     有意思的是,ETRE将晚宴安排在一个山间古堡中。我们穿着礼服,乘坐着房车从山间鱼贯而入,所有招待和迎接人员装扮成15、16世纪的贵族,在古堡中三五结群而立,迎接我们。用餐的地点居然是古堡的地下监狱。每一格监狱都没有做任何拆建,只是被灯光和饰品重新装饰过,成为一个个“贵宾包房”。我们甚至可以透过烛台和吊灯的斑驳光线,看到墙上的各种刑拘。这实在是又大胆又传统的设计。这让我想到中国的许多王府和老院子。这些院子不是被拆,就是被装饰一新,完全没有了历史的印记。十几年过去,北京的许多大楼拆了又建,建完又修,更别提多年前那些独具京城风情的老院子了。而马德里和巴塞罗那的老房子们却依然如此。如果我们也能像西班牙人那样充分利用老建筑,让它们重新焕发出生命力,那该多好啊。

     捷克的新建筑与旧建筑之春

     充满老建筑的捷克是另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国度。尤其是布拉格,老建筑与新建筑交相辉映,让人目不暇接。捷克的布拉格,被许多人称为“建筑历史博物馆”。布拉格是少数没受二战战火严重破坏的欧洲城市,市区保存程度在全球名列前茅。旧城区保存相当完整,触目皆是古旧建筑,古意盎然。在这里,罗马式、哥特式、巴洛克式、文艺复兴时期、新古典主义等欧洲各种风格的建筑,和谐而统一地集中在从未受过战争破坏的老城区。

     为此而感到自豪无比的布拉格人,也更极力保护这些旧建筑。其实现代建筑所引起的舆论,在布拉格屡见不鲜,1990年代,布拉格人就因两座被称为“舞蹈楼房”(Ginger and Fred)的新式建筑爆发了激烈争论。但布拉格和许多中、东欧城市一样,都面临都市发展,出现新旧建筑取舍的矛盾。旧城的邻近地区已出现零星现代建筑,有些古建筑上盖起崭新的玻璃楼面,也有些巴洛克式外墙用玻璃与金属重建。

     布拉格总让我联想起中国的西安。同样是古都与旧城,两个城市在建筑方面有许多不谋而合之处。布拉格的新旧建筑之间的矛盾,西安人也遇到过。但是西安人采取了更简单易行的办法——用新城和古城来分割新旧建筑。在新城里,人们可以修摩天大厦,盖种种表皮十分现代化的大楼;而在老城,除了旧建筑物受到非常好的保护,新建筑的设计从高度、样式上也有十分明确的要求,不能与古城风格相悖。

     我这么说,并不表示我反对创新的建筑和规划。我想,每一个时代都应该有伟大的设计师,就像高迪一样。但是有些设计需要与环境相协调。简单一句话,我们最好让新建筑出现在新建筑应该出现的地方。

  

上一篇:西班牙Ibiza岛:全球潮人垂青之地
下一篇:游马德里 品弗拉门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