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俄罗斯 > 俄罗斯

俄罗斯参团加自助七日游(十八)(克林 柴可夫斯基故居博物馆1)

2006年6月23日 周五 晴,有时有阵雨

  今天是在俄罗斯的最后一天,也是在莫斯科的最后一天。今天我俩仍然要离团,单独进行自助游活动。最主要的项目是,赴莫斯科西北八十公里的克林,参观柴可夫斯基故居博物馆。

  

  早餐是和团友们一起吃的。那家中餐馆门脸不大,就在宾馆附近,名叫“聚海鱼乡大酒店”。那里的饭菜质量较差:米粥是用饭泡成的,还特稀,只有几粒米;花卷也发得不大好;小菜大多是辣的,只有花生米不辣,只好对付着吃。

  今天早餐时间定得较早,8点钟就去吃了,这样可以多争取些观光的时间。遗憾的是,我俩的导游迟到了,本来说好9点开车来接,我俩在宾馆大堂,等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我们团的大巴都己出发了,但我俩的导游还未到,真把我急得够呛。大约9点半钟,我们的导游兼司机才姗姗来迟,说是路上塞车,来晚了。

  今天一路上交通还算畅通,而且车开得比昨天快多了,我怕误了观看猫艺表演,一再催促着。2个小时后,我们就抵达了克林,并找到了柴可夫斯基故居博物馆。

  克林是莫斯科州的一座小城市,建于高丘之上,街道整洁,景色优美。它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早在1781年就正式获得了城市地位,并有了自己的城徽。

  由于昨天中午,我们没能吃上俄式风味午餐,所以今天吸取教训,不让导游跟随我们进去参观,而是请他去寻找和联系好今天的俄式风味午餐。这样,不仅可以节省一张门票钱,而且可使我们计划内的俄式风味午餐,不致又落空。

  进入柴可夫斯基故居博物馆临街的办公小楼,出了后门,穿过一条布满树阴的小径,有一座带花园的两层木屋,这就是他的故居。柴可夫斯基的工作室和卧室都在楼上。我走进去,一间房一间房地仔细观看,感到所有房间的布置,全都那么典雅、舒适。

  工作室的中央摆着一架钢琴,一边是书桌。桌上散放着几张乐谱,就像是他刚刚谱写就的。书柜里有许多作曲家格林卡的作品,还有一套莫扎特全集(72册)。这二位前辈音乐家是他的偶像。

  柴可夫斯基的卧室,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他睡的床,不很长,较窄,这可能和他身高只有1.72米有关。床前那双绿色绸面绣花拖鞋,尤其引人注目,鞋面上绣着一双彩色小鸟,很像是中国货。

  每天清晨,他在楼上的小餐室里吃早点,看报纸;小餐室虽然只有三平米见方,但三面有窗,窗外一片翠绿,窗框的影子,斑斑驳驳,投射在地板和蓝白相间的桌布上,显得格外雅致。午餐他在楼下餐厅吃。晚餐还在楼上小餐室,但只吃些小点心。

  他书房的书柜里,摆放着著名作家叔本华和斯宾诺莎的著作,这些都是他经常读的。他在读列夫·托尔斯泰、屠格涅夫和契诃夫等作家的作品时,几乎每一页都有批注。书房里,四壁挂满照片,这些照片都是他亲手挂的,有演奏他各种作品的音乐会,有他的老师鲁宾斯坦,还有他的家人、父母、姐妹和弟弟,以及他最宠爱的外甥瓦洛佳。这些照片,构成了他最珍爱的生活。他多么向往人生的美好与温馨!

  他最后一部交响曲--第六交响曲,正是在这里写成的。它的标题叫《悲怆》!那些又甜又苦的旋律,带着泪水的微笑,无边的绝境。

  我们在这座博物馆里总共参观了一个小时,拍了不少照片,触摸到了他的气息。遗憾的是,在所有展室中,都没能听到,播放他在这座房子里谱写的乐曲。不过,通过这次参观,确实使我对柴可夫斯基的生平和日常生活,有了全面且感性的了解。

  柴可夫斯基1840年5月7日,生于俄国乌拉尔一位采矿工程师家庭中。柴可夫斯基的祖上是哥萨克贵族,几代人都为沙皇效劳。其家谱中充斥着将军与战士的头衔,一切似乎与音乐无关。他从小文弱纤细,多愁善感,天性敏感脆弱,有点神经质。他5岁开始学习钢琴,6岁已能说流利的俄文、法文和德文,10岁在圣彼得堡法律学校读书时,便开始学习作曲。

  有一次,他母亲带他去欣赏歌剧《沙皇的一生》。这出歌剧对他的影响是如此深远,以致剧中的旋律,在许多许多年后,居然还会出现在他自己的作品中。
相关专题:欧洲自助游,欧洲自由行  

上一篇:我国驻芬兰的外交机构
下一篇:我国驻爱沙尼亚的外交机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