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奥地利 > 阿尔卑斯

冰岩之魅——2006阿尔卑斯攀冰节

  

   世界各地的登山者聚到一块儿在阿尔卑斯攀冰的机会能错过吗?乘坐舒适的夜班卧铺火车离开喧嚣的巴黎,醒来就在皑皑白雪的阿尔卑斯山脚,有比这样更好的周末安排吗?

    2006年1月6日晚21:30分火车从巴黎的Austerlitz 车站开出,要第三次把我送到那个阿尔卑斯山脚下的小镇Argentière la Bessée(火车站名Argentière les Ecrins)。这一次,第16届Ice Climbing Ecrins于1月4日到1月8日在这里举行;错过了2005年那次,这一次怎么也不能错过了。何况一周后,我要回国去那个向往已久的双桥沟和朋友们继续攀登,这个攀冰节权当开眼界和热身的机会吧。

    读过上一期《男人假期》的朋友大概对Ecrins(热亢)有印象,这是法国继沙木尼之后的另一个攀登者的乐园,位于阿尔卑斯山脉的南段。这是个位于热亢国家公园区域的小城镇,以前是个生产水泥的工业城市。大约20年前水泥工业被禁止,从此原本已经被污染得黑黢黢的小镇逐渐恢复了雪白的本色。15年前,一位入赘于此的马赛人,职业高山向导Gérard Pailheiret创办了Ice Climbing Ecrins,每年一度的国际攀冰节。从此,这里成了个国际性的攀冰胜地;而一年一度的攀冰节成了这个城市最重要的节日,活动期间小镇上几乎所有的机构、组织都被动员起来支持和保障攀冰节一年比一年更精彩、更国际化。

    我来自中国

    早上八点不到,晃荡了一夜的列车在小镇车站停靠了2分钟。月台上还有位中年男人,一看就是和我有同样目的。法国人的礼节,见面总是要问候一声“Bonjour”的,不论认识与否,尤其是在巴黎以外的地方。这大概和我们祖辈数百年前的传统一样吧,一直这么寻思着。和这位寒暄了几句,原来是来度假、攀冰和滑雪的。他的朋友是位小伙子,见面就邀请我上车:先送我去主会场再去他们的酒店。

    8点钟,大部分攀登者已经出发了;还有几队人在会场门口等待组织者安排的班车送去攀冰区域。一看大家伙都要离开,我赶紧找了位拿步话机的老者自报来意;老者带我去大厅里找活动组织者报到。大厅里还有些人在咖啡机边等候清晨开口前的一杯咖啡。正好组织者们都在,一听我是中国人,都兴奋起来。哈哈,咱赶巧成了攀冰节历史上第一位中国客人。笑容可掬的大嫂塞给我一包食品,说是中午的路餐。又问我住宿解决了没有,我说刚到。他们一阵电话打过去,安排了镇上两星级酒店的房间;给了我一张住宿卡和正式晚餐的餐券。我问需要付多少钱?大嫂说,“你不用付钱!”哈哈,这等好事!大概法语里也有“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吧。

    说到要拍些照片,可能中国的登山杂志《山野》会发表。Gerard立刻找来一位热情的小个子中年妇女Pomme,她画了张地图给我仔细解释了路线。攀冰节期间,除了许多的参加者早早联系了职业向导去攀登选好冰瀑之外,还设置了初学者区、Dry Tooling区和混合攀登区给没有私人向导的客人们。客人可以随便选择,玩得尽兴就行。为了安全起见,每个区域里都有几名职业向导负责;在一路上都设置了路标和警示标志。CRS(共和国安全警队)、PGHM(高山警队)和1员和职业高山向导们都被动员起来保障攀冰节的顺利举行。在大会的会展大厅里,参展的Petzl公司提供了几百套攀冰装备供免费借用,包括最新的Nomic冰镐,新版的M10冰爪等等。Pomme给我找了个采访证,说带上这个你就可以随便拍照了。哈哈,还真作了回媒体记者呢。Pomme没有忘记慎重地给告诫我“千万不要超过混合攀登区右边的警示线,那是个很危险的区域,经常有冰崩、落石。不过,都用警示带阻拦了通道!”我一个劲儿地点头表示明白了。

上一篇:难忘法兰西---在阿尔卑斯山滑雪
下一篇:景观列车:穿越阿尔卑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