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保加利亚 > 保加利亚

博雅纳教堂

利亚首都索非亚位于保加利亚西北部的索非亚盆地,周围环绕着巴尔干山、柳林山和维多莎山。其中,维多莎山不仅以风光秀丽而著称,而且离市区最近,交通便利,因而成为索非亚市民节假日爬山和郊游的最佳去处。这里春有满山绿树,夏有飞瀑清凉,秋天层林尽染,色彩斑斓,美如油画;冬天积雪齐膝,滑雪者可以在一片银白世界里尽情放飞自己。

   今年夏天,一位保加利亚朋友带我去维多莎山。山麓下是博雅纳区,面积不大,区中心只有几十平方米,却是索非亚的富人区。在苍翠的群山衬托下,一栋栋红顶别墅依山而建,起伏跌宕,高低错落,层次分明。据说别墅主人多是1、巨贾或名星,一般老百姓无力问津。

  我们从区中心向上走约五十米,就到了世界著名的博雅纳教堂。教堂外围是一个大院子,有一人高的围墙。门上有块小牌子,写着“博雅纳教堂”。我不禁暗想,如果没有保加利亚人做向导的话,恐怕游人不会注意到这个院子。

   进门后,映入眼帘的是满院的绿树野花,还有一石径通向幽深之处。左手有一棵合抱粗的松树,估计树龄至少在50年以上,苍劲挺拔,直耸云天。绿荫铺地,空气清新,让游人顿觉身清气爽,如入仙境。我暗自叹服:这座教堂虽非地处清幽之地,但院内的精巧设计,仍能让游客在进入这一方宗教圣地时,心境自然地平和下来。

   沿石径向前行进几十米,便可以看到一座小建筑。乍观外形,它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东正教小教堂,我心里嘀咕:是不是走错了地方?怎么这么小?但朋友告诉我,这就是被誉为“索非亚王冠上的明珠”的博雅纳教堂,它在1979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首批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之一。教堂旁有牌子为证。

  

   博雅纳教堂经过多次改建和扩建,所以现存建筑由三个部分组成:西教堂、中教堂和东教堂,分别建于19世纪、13世纪和10世纪。尽管其建造年代和风格各不相同,但从外观上看去,它仍是一个非常和谐的建筑整体。

   西教堂的门是整个建筑的入口,厚重的黑漆铁门,有一人高,一米半宽,门上有很多洞和坑凹之处,据说这是保加利亚人1土耳其统治的独立战争年代留下来的1遗痕。

   东教堂的建筑设计是典型的希腊十字型风格,上面有一个圆屋顶,东侧有向外突出的半圆形后殿。后殿墙上有一个20多公分高的拱型小洞,是防御用的。那个时代,古保加利亚人和斯拉夫人战胜拜占庭军队,联合建立自己的国家——斯拉夫保加利王国,为防御外族的入侵,他们在塞尔迪卡(现在的索非亚市)周围修建了坚固防御系统——35个要塞和城堡,博雅纳教堂就建在要塞内部,是中世纪建筑艺术的杰出代表。

   从教堂南侧可以看到这个建筑的整体效果。墙体中部有一个仅容一人出入的门,门离地面4米多高,有可拆卸的铁架楼梯通向地面。门的上端和两侧各有一米高的潜入式盲拱型门(注:英语为blind arches,装饰作用的拱型门)。门上方是被称为“狼牙”的同心圆型砖饰。砖饰上有一排小孔,据说这些小孔原来镶嵌着漂亮的陶瓷片,曾经非常富丽堂皇。

   进入教堂内,西教堂内部空空如也,没有如何装饰,也没有任何摆设。据说这里是专供教堂工作人员和信徒们休息的地方,教堂成为游览胜地之后,这一功能自然废弃了。

   中教堂是保加利亚第二王国时期卡洛扬大总督下命于1250年修建的,所以又称"卡洛扬教堂"。中教堂墙上色彩艳丽的壁画非常著名,它是由一位佚名的画家于1259年绘成的。画家描绘了89幅场景,240个人物形象,其中《最后的晚餐》和圣像画最为著名。画家把现实生活中的生与死、痛苦与欢乐、忠诚和友谊、母性和献身等等融入宗教画面中,圣经的故事成了反映现实人类生活载体,有浓厚的“人文主义”色彩。圣人们不是刻板的神像,而是更接近现实生活的人,生动的面部表情和姿势反映出各自的个性和特点。壁画上还有当时的保加利亚国王康斯坦丁·阿森及其王后伊丽娜和卡洛扬总督及其夫人德西斯拉娃的肖像,生动逼真,神态安详。南侧有一幅壁画描绘了舟行海面的场面,舟上妇人掩面而泣,男子镇定自如。舟下一排旋涡表示惊涛骇浪,其抽象的艺术表现手法使人不禁联想到20世纪的西方现代派艺术。有研究者认为博雅纳教堂的壁画才是真正文艺复兴的先驱,比始于14世纪意大利的文艺复兴整整早了一个世纪。

   有意思的是,对于这位被人们尊称为“博雅纳大师”的佚名画家的身份,有很多猜测,几乎每一个来此参观的人都试图从壁画中寻找画家自己的影子。有一种说法认为,教堂北侧墙体中部一个中年男子的肖像,就是画家的自画像。这个肖像有一特别之处:游人无论站在教堂的哪一个角度来观看这个肖像,肖像人物的眼睛都是直视着你的。

   进入最里面,就是最古老的东教堂。这个教堂曾经遭到地震的严重破坏,墙体上有明显的裂痕。教堂上的壁画破坏严重,只有一小部分保存下来。壁画有内外两层。根据研究,外层的壁画和中教堂的壁画属于同一时期的作品,而且是同一画家的手笔,估计也是“博雅纳大师”的杰作。内层壁画是近年才被发现的,不知处于什么目的,这层壁画被一层厚厚的石膏给盖住了,所以消失了几个世纪。这层壁画应该要比外层的久远,创作年代早于13世纪的。

   我恋恋不舍地走出博雅纳教堂,再次回眸,觉得博雅纳教堂高大雄伟了许多,心中也多出了几分崇敬。再次把博雅纳教堂等名胜与中国的名胜对比一下,突然间有一种醍醐灌顶的顿悟:每一个民族的文化都应该受到尊敬。很多看惯了雄伟的长城、故宫的中国人参观保加利亚的名胜之后,第一句话常常是:这种地方我们中国有的是。我常常为他们的爱国心所感动。的确如此,有了与别的国家的对比,更能感觉到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的伟大。有些人开玩笑说“出了国会更爱国”,其中的确包含了合理成分。但反过来看,是不是世界上只有长城故宫才是伟大的呢?非也。每一个民族的文化都有其独特之处。博雅纳不雄伟,却精巧;不高大,却细致;它不古老,却代表那一时代先进文化的发展趋势。它反映着这个民族的精神和文化,与其灾难与辉煌、羞辱与抗挣的历史血肉相联。它值得被世界上所有的人尊敬。

  返回索非亚中心的路上,想再找到博雅纳教堂位置已经不可能了,它已经被鳞栉次比的别墅所掩盖了。但在我心里,博雅纳愈加高大起来,愈加清晰起来。

  

上一篇:玫瑰飘香的季节
下一篇:保加利亚文化之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