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波兰 > 波兰

波兰游记-奥斯威辛

   奥斯威辛,波兰文为Oświęcim,一般以其德文名Auschwitz为世人所知。从15世纪起,犹太人就构成了这里居民的多数。到1939年德国入侵波兰时,奥斯威辛的人口百分之六十以上为犹太人。相对宽容的社会环境使犹太人大致上能在这里安居乐业,奥斯威辛也逐渐发展成了小有名气的犹太文化中心,以致有人说过:作为一个犹太人,可以在别的大城市生活,但是死应该死在奥斯威辛……

  

   后来,奥斯威辛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犹太人墓地。历史总有办法给人们一个回答。

   阿多诺说过:奥斯威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同样,用矫情的文字写一篇关于奥斯威辛的“游记”也最起码是肤浅的。我不能像哲学家和历史学家那样深度剖析奥斯威辛的起因和本质,考虑了好几天,决定仅已最简单的文笔,记述一些我在那里的见闻。对于读到这篇文字的人,我希望你们都能够自己去多了解一下奥斯威辛,了解一下纳粹大1,因为,这并不只牵涉到六百万犹太人,以及其他在纳粹集中营被1的吉普赛人、波兰人、俄罗斯人、同性恋者、0员……奥斯威辛牵涉到我们每一个人。作为同样在二战中被1的民族的一员,我们的泪应该也能为别人而流。

   通常所说的“奥斯威辛集中营”,并不是一个营,而是由大大小小的几十个组成。其中,最著名的是奥斯威辛一号(Auschwitz I)和二号——奥斯威辛-比克瑙(Auschwitz II/Auschwitz-Birkenau),两者都在奥斯威辛市的郊外,相距约三公里。

   奥斯威辛一号是主营,规模较小。起初是德军利用被废弃的波兰军队的营房而改建的集中营,用来关押波兰人和苏联战俘。另外,纳粹医生也在这里挑选犯人进行“医学试验”。走近集中营的大门,就可以看到大门上方的德文句子:Arbeit macht frei,工作使人自由。但是来到奥斯威辛的人,除了极少数逃跑和幸存的,绝大多数人只是通过焚尸炉的烟囱才获得了“自由”。集中营内都是些排列整齐的低矮砖房,去的时候大雪覆盖,参观的人也不多,很安静。所以,从外表上来看,这里就像是德国任何一处居民住宅区或大学宿舍。只是环绕四周的铁丝网和看守的塔楼在提醒人们身处何方。原先关押囚犯的楼房现在大多改建成了展览室,每座房子一个主题,介绍奥斯威辛集中营和纳粹大1的历史。其中比较特别的是11号营房,这里的地下室还保留着“禁闭室”的原样。原本已经很狭小的房间,又被用砖砌成四个仅一平方米的空间,只在“狗洞”的位置有一个出口,关上这个出口,空间内部就暗无天日、密不透风的黑洞。常有囚徒因为犯了一点微不足道的“罪行”,例如在做苦工时抽烟或聊天,或者私自向外界寄发邮件,就被带到这里关押数天之久,因为恶劣的条件在这里直接死去的人也不在少数。10号和11号营房之间,便是臭名昭著的“死亡之墙”,因为常有囚犯被带到这里执行枪决而得名。各个营房的展览正在重新布置,而且也的确有必要。很多珍贵的资料只有波兰文说明,使人不明就里,而且很多展示明显有了岁月的痕迹,展出的照片开始变模糊,说明的文字也已经斑驳。新布置的展馆,特别是“荷兰馆”和“法国馆”,的确能够给人留下更深刻的印象。墙面上印刻的遇难者的名字,照片里天真无邪的小女孩灿烂的笑容,囚犯被剃光头发后空洞的眼神和呆滞的表情,使得在这里遇难的人不再是一个抽象的整体,而是一个个看得见,感受得到的鲜活生命。在这里死去的人,也不再是“一百多万”这个冰冷可怕的数字,而是Sarah、Moshe、Henryk、Anna、Esther、父亲、妻子、拉比、演员、教授……每一个我们在生活中可能遇见的人,甚至可能是我们自己。

   和主营相比,奥斯威辛-比克瑙的规模则巨大得多,约有5平方公里。虽然很多营房已不复存在,但还是有不少以原样保留了下来。正是这里,而不是主营,使世人将“奥斯威辛”和“种族灭绝”联系起来,因为当年欧洲各地的犹太人被塞在原本运送牲口的车厢里运送到这里来,除了少数年轻力壮,“有劳动能力”的人之外,大部分人一到这里,就被剃去头发,直接送进了毒气室。而逃过这一关的人,也会因为苦工、饥饿、寒冷、疾病或1等原因很快死去。记得好像读到过,在奥斯威辛,即使不死在毒气室里,平均生存时间也只有三个月。

   奥斯威辛-比克瑙的大门即是那座红色的“死亡之门”。当年满载着犹太人的列车吐着浓烟串过门洞的情景相必很多人都在影视作品中见到过。穿过大门,眼睛就被覆盖全营的积雪刺得生痛。原来就巨大的集中营,因为大部分营房拆除所留下的空地更显得死寂和空旷。走入当年的营房,低矮、寒冷、潮湿,很难想象那时候衣衫褴褛的人们是怎样熬过雨雪交加的每一天的。用几块木板搭成的“床”分成上中下三层,每一层里要挤进三个人。小小的一间营房,就要住进起码几百个人。在这里,作为个体的人的尊严已经完全被剥夺,只能像动物一样活下去,甚至还比不上动物。纳粹德国一边忙着消灭犹太人,一边也没有忘记通过《野生动物保0》。给予动物权利和取消人类的尊严,对他们来说,是完全可以和谐起来的事。在集中营遥远的另一边,大型的毒气室已经被纳粹在撤退时炸毁,只剩下废墟。战后,在两座毒气室废墟之间的空地上,为死去的人们建起了一座纪念碑,用受害人所在各国的语言讲述这里发生的事,告诉人们:忘记大1,就是制造第二次大1。我在废墟前点起一支蜡烛,随风颤抖的火光和眼前那一大堆已不成形的庞然大物相比是如此微弱。想起《约伯记》中的一句话,把它献给所有在这里、在达豪、在南京、在亚美尼亚、在Srebrenica,和其他所有死于种族1的人们:

  大地啊,不要覆盖他们的鲜血,不要阻隔他们愤怒的控诉……

上一篇:波兰之旅——漂亮女孩Magada
下一篇:波兰游记-通向Wawel城堡的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