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波兰 > 华沙

波兰旅游 为华沙流下眼泪

波兰是个充满了理想却又满是悲情的国家。这个有着千年历史的欧洲小国曾数次被列强入侵,甚至在18世纪末,一度被奥地利、普鲁士德国和沙皇俄国强占瓜分,使得波兰作为一个国家,一度在欧洲版图上消失了125年……

    波兰著名导演安杰伊·瓦伊达用《地下水道》、《灰和钻石》、《世代》这些被称为“战争三部曲”的电影勾勒出波兰民族的苦难、沧桑和悲壮的历史,以及孕育在这种不幸历史之中的波兰人民的1和对美好世界的向往、讴歌所洋溢出的理想主义精神。

    当奥斯维辛集中营里弥漫起肖邦的夜曲,任何人都会驻足于波兰这片苦难的土地,轻声哭泣……

    无名的城市

    我的波兰之旅是从华沙开始的。

    我对华沙的最初印象,是从波兰著名诗人米沃什的诗歌《无名的城市》中获得的:浅浅的波兰河流过峡谷/一架大桥伸向茫茫白雾/这里是一座破城疮痍满目/风在墓地吹来海鸥凄厉的叫声……

    米沃什的这首《无名的城市》写于著名的华沙起义失败一年以后。

    1944年第二次世界大战进入到盟军全面1阶段,美英联军由美国艾森豪威尔将军指挥,于这年6月在法国诺曼底登陆,苏军元帅罗科索夫斯基率领的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于7月越过立陶宛推进到华沙郊外的维斯瓦尔河东岸。这时,1英国的波兰临时政府命令华沙的地下抵抗组织发动起义,以配合苏军解放华沙。但是企图强渡维斯瓦尔河的苏军却遭遇到了驻守在维斯瓦尔河岸的德军精锐部队的猛烈抵抗,与此同时党卫军师开始在华沙城内残酷镇压起义军,孤立无援的起义军在坚持战斗两个月后全军覆没,著名的华沙起义不仅以失败告终,而且还引起了纳粹德国更凶残的报复,从1944年10月起义失败至1945年7月纳粹德国的军队撤出华沙,为了报复华沙市民发动的那场伟大的起义,纳粹德国空军竟用凝固汽油弹炸毁了华沙百分之九十五的建筑。

    1945年10月,波兰境内的战事终于结束,罗科索夫斯基率领的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越过了维斯瓦尔河,解放了华沙,当时在波兰电台工作的米沃什跟华沙市民一样踊上街头欢庆解放。米沃什曾感慨地说:“波兰虽然解放了,可华沙却已是一片废墟了。”于是,1回来的当晚,他就写下了《无名的城市》这首著名的诗歌。

    1950年1月,波兰政府决定在废墟上重建华沙,要把被纳粹炸毁的华沙著名建筑全部复原,复原的标准是连原先建筑墙面上的裂缝都要一模一样。这可是人类建筑史上从没有过的壮举啊,饱受苦难的华沙人决心在这种重建中拾回自己民族的信心。

    令米沃什没有想到的是,他写的《无名的城市》这个时候也开始激发起了波兰人的热情。他的这首诗被印成了宣传单张贴在了华沙的街头巷尾,几乎所有的华沙市民们都行动起来了,他们翻箱倒柜寻找着战前拍摄的各种建筑图片,或者是一些老画册和名信片,老人们则开始回忆自己熟悉的建筑概况……

    波兰政府在华沙市设立了100个老建筑图片回忆征集点,整整一年的时间,成千上万的华沙市民从早到晚排着队或送交图片或回忆概况,而被动员起来的大学生和工程师们则在认真地听记和绘图。据后来的统计,这一年里仅记录用的图纸竟重达几百吨。

    而与此同时,波兰政府向全世界的建筑师发出倡议,欢迎并希望他们加入华沙的重建工作。

    波兰的心脏

    说起华沙的重建,有一处建筑是一定要提的,那就是位于华沙克拉科夫大街上的圣十字教堂。这座教堂内因埋葬着肖邦的心脏而闻名,而正因为有肖邦,圣十字教堂还有波兰的心脏之称。

    圣十字教堂已有300多年的历史了,它是波兰乃至欧洲最著名的天主教堂之一。不久前去世的保罗二世每次回到故国波兰,一定会到圣十字教堂做礼拜,而平时这里则聚集着来自波兰各地以及世界各国的虔诚的天主教徒。

    1849年,波兰著名的钢琴家肖邦在法国因病去世,按照波兰的民间传统,一个人死后只有把心脏埋在祖国才算是真正的回家。在海外颠簸了几十年的肖邦生前便立下遗嘱,死后一定要把心脏送回祖国。于是在肖邦葬礼的第二天,他的姐姐便把肖邦的心脏带回了肖邦朝思暮想的祖国并将它埋葬在圣十字教堂内。

    但是差不多100年以后,纳粹德国的凝固汽油弹落在了圣十字教堂内,整个教堂三分之二被炸毁,就在纳粹德国的飞机狂轰乱炸的紧急关头,圣十字教堂内的圣职人员却不顾个人安危兵分二路,一路人马去抢救教堂的资料,还有一路人马则在教堂的断壁残垣下冒着被炸死的危险寻找存放肖邦心脏的那只盒子。

    据参与当时寻找的幸存人员回忆,共有12位圣十字教堂的神职人员加入到寻找肖邦心脏的行动中,有7人被炸弹炸死,其中的两人是为了保护存放心脏的盒子用身体挡住了炸弹而牺牲的。所以,在战后的重建中,圣十字教堂是最早被修复的,不仅仅因为有人用生命保存下了教堂的资料,更因为有肖邦的心脏在这里跳动。而波兰人喜欢把圣十字教堂称之为祖国的心脏,其原委更是不言而喻了。

    在华沙旅游,著名的瓦津基公园不能不去。这座美丽的公园因为拥有一座巨大的肖邦铜像而又被称为肖邦公园。

    瓦津基公园早先是波兰末代国王斯奥波尼亚托夫斯基的别墅,园内宫殿、楼阁、池沼、草地、花坛错落其间,瓦津基公园最富盛名的便是坐落在维斯瓦尔河支流上的瓦津基宫。在这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内,珍藏着200幅世界名画、60件艺术珍品、17台16世纪时的钟表以及80座14世纪至19世纪时的名人雕像。

    当然,所有这些珍宝在1945年德军疯狂的轰炸中一样难于幸免。整个瓦津基公园被炸成废墟,瓦津基宫三分之二被毁,好在抢救及时,宫中艺术品大都被完好地保存了下来。1960年瓦津基公园得以重建,瓦津基宫自然也恢复了原样。

    让瓦津基公园声名显赫的除了一个瓦津基宫外,还有就是屹立在公园门口的那座巨大的肖邦铜像。这座铜像是用深褐色的装饰铜铸成,高5米、重16吨。雕像构思深邃独特:肖邦坐在柳树下,上身微微右倾,树干则向左展开,一斜一展显示出明快的节奏,寓示出肖邦音乐的内涵。肖邦的头发随风狂舞,双眼微合,头却往后回首,意寓肖邦身在他乡心向祖国的意境。

    1945年5月9日,德军炸毁了这座铜像。13年以后铜像按照当年的规模和材料得以重铸,1961年落成于重生的瓦津基公园内。

    修复记忆

    严格地讲,华沙的重建一直到今天都还没有结束,比如王宫广场上的那栋著名建筑——中世纪时的波兰国王齐格蒙特的昔日王宫。这栋红色的建筑是1945年7月被德国空军炸毁的,好在被炸毁之前,华沙的抵抗组织已派专家将王宫里的藏品包括画和金银饰品全都转移了出去,不然的话人们根本就看不到昔日王宫的珍藏和气派了。

    据说王宫是整个华沙古建筑复原工程中难度最高的一栋建筑。首先因为资料缺乏,要在战争的废墟上找到这栋建于1534年的建筑的原始资料不亚于登天一般难,而齐格蒙特家族的后裔早已无从寻找,即使找到也会因为年代的久远而根本就无从记忆了。后来参与王宫复原的建筑工程师们竟是靠着昔日在宫中担任过侍者的老人的回忆,和当年参与藏画的一部分幸存者的讲述,以及部分战前出版的明信片这些蛛丝马迹,而绘制出了一张王宫的复原图再进行工作的。

    直到1960年,才总算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找到了一张当年修复王宫时的标准图纸,王宫的复原王程这才开始走上了正轨,又过了20年,1980年5月昔日著名的王宫才算真正被复原。但王宫边上的那片巨大的草坪至今还在修整,据说这片草坪昔日的构造和走向直到2001年才被专家确认。

    当你走在华沙街头赞叹起眼前巴洛克式的古典建筑时,你却被告之这些老建筑全是新造的,当你散步在华沙昔日的老城区仿佛回到了中世纪时,你又被告之这竟也是以旧做旧的绝活,你是不会有一丝一毫被欺骗的感觉的。不但不会,你还会为这座城市的执着和精神而感动,会为华沙流下眼泪。

  

上一篇:莱茵河小镇:平静中挥别烦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