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爱沙尼亚 > 爱沙尼亚

爱沙尼亚珠宝的魅影

“爱沙尼亚?不太熟悉,大概是在波罗的海边吧……”

    “爱沙尼亚珠宝?好像没见过,大概很有古典欧洲风情吧,挺古朴简单的那种……”

    对大多数中国人而言,爱沙尼亚似乎是个神秘的地方,在东方人眼里,它不像东欧那样热情,西欧那样发达,南欧那样古老,它是一个难以企及的目标,但2004年3月,在北京工艺美术博物馆举办的“爱沙尼亚珠宝展”,为我们掀开了这层神秘的面纱。

    水边的居住者

    在当地人语言中,“爱沙尼亚”意为“水边的居住者”。在爱沙尼亚,除了烟波浩淼的波罗的海,还有着1400多个晶莹剔透的湖泊。而爱沙尼亚的首都塔林,也是三面环水。历史的延续和文化的积淀使她更象一个千面夏娃:秀美,热情而又神秘。

    据称,塔林是北欧惟一一座保持着中世纪外貌和格调的城市。步入塔林老城,犹如在历史中倘佯:巍峨的塔楼矗立着怀抱圣婴的圣母,金色的身躯在夕阳余晖下光芒四射。13世纪时期由丹麦国王所建造的森严古城,阴森压抑,坚实厚重。无数作家正是从此获得灵感,演绎出离奇曲折的人生传奇。站在高处俯瞰塔林,老城,新城,教堂,海上悄悄移动的轮船,还有象珍珠般星星点点的湖泊都尽收眼底。

    美丽的风景,神秘的传说,古老的故事,教堂钟声的低吟浅唱,还有混杂着淡淡咸味的海风,这一切构成爱沙尼亚,构成了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水边的居住者”。

    女人的胸前

    挂着一匹马

    提到女人最为珍爱的首饰,不免嫉妒上帝对于爱沙尼亚的情有独钟: 爱沙尼亚女人再多的金银首饰也不嫌累赘,头饰、项链、耳环……爱沙尼亚人并不富有,但对首饰的热爱却曾引起过议会的干预:据说在18世纪,爱沙尼亚妇女被允许在胸前或颈项佩带价值不超过40卢布的银饰。而当时较大家畜的市场价格也不过40卢布。也就是说,如果一位爱沙尼亚勇士身边伴着一匹俊马,一位爱沙尼亚美人就是把一匹俊马挂在了胸前!

    然而,一匹女人胸前的大马只是爱沙尼亚数不胜数的首饰传奇的开始。

    在爱沙尼亚首饰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随处都能感受到一种既古老又现代的简约与凝重,而这种格调的形成与表达方式,却又总是在人们的常规思维之外。

    早在14世纪,珠宝艺术商就已经在爱沙尼亚悄然诞生,而最早的金匠工艺手册规定准则出现于1393年,但在饱经0与离乱后,20世纪中期的爱沙尼亚历史1中断,他们发现自己已经与欧洲文化相隔离,但却走进了一个更广阔的生命与自然。

    说到20世纪中期爱沙尼亚珠宝的发展,胸针发展与变化绝对不应错过,当时,带有民族特点的胸针模式已是明日黄花,人们更感兴趣的,是夸张的形式和唯美的造型。

    到了20世纪60年代,珠宝艺术已跃居为实用艺术领域里最具有吸引力的艺术类别之一,现代珠宝饰物造型更简洁、装饰性更强,用料也更大胆,在天然材料和合成材料的应用走进设计室后,珠宝艺术家们也开始将珠宝设计视为展现自我而非迁就过客的广阔舞台,从此一发而不可收,即使在今天,也能时时得到出人意料的收获和惊奇。

    全国性的新浪漫主义则在20世纪80年代在爱沙尼亚珠宝艺术中勃然兴起、在90年代后期逐渐走向成熟:随着爱沙尼亚最终重新获得独立,民族性装饰逐渐弱化,而乌戈而尔与芬兰地区的古老神话却使许多艺术家的灵感如岩浆般迸发。他们几乎是用任何随手可得的材质,表达着自己对艺术,对生命的呼唤和渴望。当地岩石、海水冲刷的木料以及锻造铁经过艺术家的精工细琢或随手点拨,立即变成了一件件独具特色的个性艺术品。

    也许,在旁人看来,爱沙尼亚珠宝艺术并不具备高雅的学术性,但重获自由的爱沙尼亚人在心态上的巨大变化也渗透到了20世纪80年代后期珠宝业的方方面面。

    20世纪90年代对珠宝首饰业来说是一次跨时代的突破:珠宝的灵魂和艺术家的灵魂如此完美的结合在一起,人们体味到的不仅仅是一件件可供装饰的珠宝,还会发现它的精华所在。

    爱沙尼亚珠宝展给我们的就是一个全新的生活,全新的珠宝,全新的爱沙尼亚,以及这些珠宝和生活背后的故事。

    珠宝展上的

    浮光掠影

    胸饰 与心灵相约

    在爱沙尼亚珠宝展的200多件首饰展品中,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当数造型独特的圆形胸饰。其中,又属于银饰的运用最为广泛。在当地历史文化内涵中,银,始终在珠宝材质中发挥着独特的魅力:虽然材质朴实无华,但却和自然,天空的颜色浑然一体,反而映衬出心境更加冷静淡泊。

    曾经有人说过:只要观察生活的角度得以转换,就会获得对另一个全新自我的有趣认识。这句话用在爱沙尼亚胸饰上,可谓再贴切不过。随手可得的材质在胸饰中得到了最为广泛的应用:既有精雕细琢的金银宝石,铜铁石英、还有琥珀、树脂,甚至还包含了貌不惊人的天然木材。圆形胸饰大多造型粗犷简洁,有的饰以稀疏的纹路,有的上面加以动物的造型,天然的银色光晕,更凭添了无穷魅力和无限吸引。

    在这些胸饰当中,蛇的形象被大量的运用。在爱沙尼亚人的眼中,蛇是一种有智慧的动物,是值得人们去爱护的。另一方面,也因着对蛇的恐惧,所以,爱沙尼亚人把蛇的形象装饰在珠宝首饰上企盼平安。

    丰富材质的运用使爱沙尼亚胸饰显示出朴实与豁达的情怀和心境,而精细的做工又传出一种成熟与包容的风度与气质。造型虽明朗清新,却又含有无法一眼看穿的韵味,这,是不是就是爱沙尼亚胸饰的通透热情和鲜明个性?

    自然 美丽中游走

    美丽的大自然造就了爱美的心灵,一直以来,爱沙尼亚的艺术家们都在大自然中汲取着灵感。

    在众多的爱沙尼亚珠宝中,春天的花草以及鸟、鱼等动植物的形象被大量的运用,如同工笔画一样,在细处含蓄着精巧的纹样,佩戴在爱沙尼亚女人的颈上和发间。大地、森林和海洋的自然色调与材质浑然天成,人与自然,静与动,虚与实无障碍切换的舞台,热爱生活的细节如植物中的清澈香气般渐渐渗透出来。

    爱沙尼亚的项饰有两大类的佩带方法,有的类似于中国的项圈,紧紧围绕在脖子周围,装饰夸张变形的花草造型,甚至可以随意的弯曲。有的长长的垂在胸前,还有的用一根银丝编制而成,银丝的直径竟有2到3毫米,用银丝编制的方正造型的项饰既象普通的弹簧,又似乎在描述着零乱有序的时尚语言。

    试想,当爱沙尼亚的少女在一望无际的草地上翩然起舞,太阳暖融融地照着,摇摇荡荡的饰品在胸前轻悠悠地荡着,更有恋人的情歌在对面山谷中不经意地响起。那,该是如何一种浪漫而又惬意的享受?

    柔情的“圈套”

    在爱沙尼亚珠宝中,醒目的圆形饰品,繁复的回旋造型和生动的人面挂饰,宛如中国古代的《圈圈儿词》:"相思欲寄无从寄,画个圈儿替。话在圈儿外,心在圈儿里。单圈儿是我,双圈儿是你……”

    是的,爱沙尼亚人有着同样的柔情似水,他们将自己心中爱人的肖像制成挂饰,表面上常用极细密的各种金银宝石镶嵌,默默的怀念。还有的干脆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圆牌,或有曲线回旋的造型,或没有任何图案,一种欲言又止的意境陡然而生。

    在这些或繁或简的圆形首饰中,造型简单、抽象,让人不禁想起中国古代常见的系在小孩脖子上的“长命百岁”、“麒麟送子”之类的金锁银锁,但不知道爱沙尼亚的这些首饰是否最初也带有“护身符”的意义?

    或者,当爱沙尼亚的夜幕低垂时分,天上银河繁星如织,人们身上圆圈成串,四周华灯四起,数不胜数的衣香鬓影,柔情蜜语,尽聚在同样数不胜数的圆圈中,融进清冷幽雅的夜色里。

  

上一篇:世界上人数最少的小学只有一名学生
下一篇:爱沙尼亚-海关规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