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爱沙尼亚 > 爱沙尼亚

爱沙尼亚的教育机会实现

 在1991年8月20日,爱沙尼亚重新获得独立和有按照和民族国家有关的各个方面的要求来发展自己的国家的机会。由于爱沙尼亚是一个小国,在和前苏联分离后面临着一些问题。大部分问题是和其重组经济有关,但也有牵涉到教育和文化方面的问题。经济生活变化只能在其中工作的人民得到重新教育的机会以后才能发生。基本教育和职业教育必须创造出具有能和别的国家的教育水平相比拟的教育质量,只有这样才能使爱沙尼亚进行国际合作。

    

   爱沙尼亚的人口只有一百万加略多一点。从保存民族意识角度看,在爱沙尼亚教育中找到可以视作为爱沙尼亚文化的关键部分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首先,是传统部分,这可以使爱沙尼亚保存其民族文化和保存她作为一个欧洲国家和北欧国家的地位。就可接受的人的价值和道德而言,它也可以使爱沙尼亚参与世界文化。

    

   旨在实现民主社会的一般性口号很难通过一个政治或司法决定就实现。使社会享有民主是特定社会的教育和文化持续的和基本的功能。在爱沙尼亚与独立的社会相适应的教育范式仍在发展中。为了发展这种范式以及在国家层面上贯彻社会协议,还必须进一步确定教育的内容和组织。

    

   在爱沙尼亚市场经济已经运转了好几年,但并不是在所有领域都是成功的。失业人数相当大。但与此同时,在很多领域却没有足够够格的工人。原因是爱沙尼亚比起其他部门来变化较慢的教育体制跟不上迅速发展的形势。这种情况通过研究和预测劳动力市场情况是完全可以得到缓解的。因这样做以后,所有尚未决定他们的教育方向的青年人可以得到有关劳动力市场需求的信息。在像爱沙尼亚这样的小国家里存在着根据学龄儿童的数量研究和预测劳动力市场需求情况的现实的机会。

    

   本文所讲的在爱沙尼亚这个过渡社会中发生的重要变化是从教育以及社会和经济对教育的要求的角度加以分析的。本文所用的统计数据来自《爱沙尼亚劳动力市场和教育》一书,该书是由塔林技术大学教育研究中心瓦伊诺·拉杨固(VainoRajangu)和海利奥·萨尔(HeljoSaar)编辑的。

    

   爱沙尼亚社会在变化中

    

   为了描述后社会主义国家,经常使用“过渡”这个术语。意思是整个社会的系统改变。在最近几十年中过渡概念也被用于描述南欧、拉美和东南亚的迅速经济政治发展。这一重要概念是关注形势发展的外界(西方)专家提出来的。讲到过渡,就是在假定一个外界人的位置,使他能估计发展就像判断某人的旅行一样,确定他离目标还有多远。

    

   对后共产主义者国家进行他们的改革是否成功的评估的专家大都来自西方政治和经济机构如欧洲事会和欧共体。不同后共产主义者国家的经济差别有的在十倍以上,欧共体理事会挑选了五个国家——捷克、波兰、匈牙利、斯洛文尼亚和爱沙尼亚–––作为谈判加入欧洲共同体的伙伴,认为他们是后共产主义者国家中改革最成功的国家,成为欧共体的正式成员很明显将结束这一过渡时期。

    

   西方观察家认为爱沙尼亚的激进改革非常成功,但爱沙尼亚公众舆论却表示怀疑。不相信的原因是立场和标准不同。外部世界最重要的是考虑发展的经济和政治性质,而爱沙尼亚人民为所有这一切付出了很高的社会代价。最近十年0生率和平均寿命均明显下降。吸毒、犯罪、社会不平等却增加了。对大多数人来说每天的日常生活都是一个严重的问题。社会学家把后共产主义者国家的人民分为得益者和失败者,得益者拥有更多的自由和自我实现的机会。爱沙尼亚的特点是代际之间得益者和失败者之间的巨大差距。在1993-94年激进政治改革中年轻一代的政客和企业家成了领导人。年轻精英的乐观主义和成功和老一代的越来越加重的怨恨和失望情绪形成了鲜明的对照。现在情况已经明朗,有几个社会群体以失败者而告终,他们和得益者之间的差距不是在缩小而是在不断地扩大。

    

   大批失败者把社会一体化的成就变成了最尖锐的社会问题,解决这个问题成为未来经济成功和民主前途的关键问题。波兰研究人员里查德承认为了社会生活组织的稳定,改善中间群体的情况比边缘群体更为重要,因为中间群体是过渡国家人口的大多数。十分重要的问题是这两个群体之间相互移动的可能性和达到何种程度以及发生的交流对那个群体有利的问题。是那些懂得更多,获得更多他们可处置的资源还是他们的知识尽管多但看起来无多大用处?是那些拥有资源的人懂得使用它们的规则还是资源在他们手中失去了价值?

    

   从社会发展的观点看欧洲的教育传统把教育看作一个个人的自立、个性和道德发展的主要依据。从社会角度看,教育是发展、保存文化和向下一代传播的手段。爱沙尼亚的教育的优先次序是国家发展计划、投资、社会和文化政策居优先地位。教育是爱沙尼亚成功地和欧洲和世界的文化和经济空间打交道的最重要的资源。虽然对教育的需要在爱沙尼亚得到高度珍视,但同时青年人的教育努力和劳动力市场的需求并没有互相得到考虑。我们需要对我们所真正需要的教育有一个清楚的看法。

    

   青年人的教育选择

    

      根据爱沙尼亚的宪法,每个孩子都有权受教育,父母可以决定他们的子女接受何种教育。义务教育从7岁开始(新学年从9月1日开始)。基本教育是在基础学校进行的,时间为9年。有些儿童并没有完成义务教育。目前这是爱沙尼亚教育中最为痛苦的问题。现在正在寻找问题的原因和解决办法。当我们比较一下9年前基础学校一年级学生的数量和9年后的毕业生数量,就会发现少了20%左右。青年人未完成义务教育就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情况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近几年青年人读高级中学的增加了(70%)而上职校的减少了。好几项教育政策促进了青年上高级中学而不是职校的愿望。其中之一是接受高中毕业生进技校的决定。这就缩小了那些完成基础教育后的青年的选择。上述倾向带来以下问题:

    

  (1)学会一项职业的时间更长,青年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时间要后推几年。

    

  (2)普通高中教育以继续在高等学校学习为取向的,这对某些学生来说由于大学入学竞争太激烈,是不适合的。

    

  (3)那些进不了高等学府的学生未经职业教育就进入了劳动力市场,他们面临着找工作难的问题。

    

   近年来,1/3的高中毕业生进入高等学府继续学习,不到1/4的学生进职校学习。有一些到国外上大学,但不幸的是我们缺乏确切的数字。

    

   职校的毕业生有一项具体的职业,很少有人在大学继续学习。目前3/4的基础学校毕业生在高级中学学习是爱沙尼亚一般教育体制广泛发展的结果。基本教育和高级中学教育法把基本教育的目的定为为高级中学的学习作准备。这意味着获得一项职业的专业知识不是基础教育的任务。在发达的欧洲国家,继续教育的问题必须在完成基础教育时解决,因为在决定未来职业前进行12年的学习被认为化钱太多。在实际上,大约有30%的高毕业生进大学继续学习,而相对大数量的高中毕业生面临失业的危险。在所有北欧国家——芬兰、瑞典、丹麦和挪威——,职校毕业生的数量是爱沙尼亚的2倍多,芬兰甚至比爱沙尼亚大3.5倍。

  

上一篇:一份冷战时期的音乐纪念品
下一篇:夏天爱沙尼亚之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