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爱沙尼亚 > 爱沙尼亚

爱沙尼亚-相聚是缘分

朋友ANNA是我在火车上认识的。那次我们去意大利,德国境内坐IC从汉堡到慕尼黑。ANNA有五十多了,是意大利西西里人,现在住在德国。她在美国呆了十三年,所以英语不是一般的好。ANNA对我带的茶叶蛋感兴趣,详细问了做法,说圣诞节的时候要做给朋友吃。

   ANNA说是去看女儿。女儿是学音乐的,十八岁。

  

   回来以后给ANNA写信,说我们在罗马的惊艳和米兰的遭遇。不知为什么,每次从外面折腾回来,别的EMAIL都懒得回,却总记得告诉ANNA路上的种种经历。我说真希望我到了她这个年纪,也可以活得像她一样坚强和洒脱。ANNA说,孩子,你的将来会比我更精彩,因为你有更多的机会去看,去体会。

   从意大利回来后我去看了ANNA的网站,才知道她是德国著名的风光摄影家,出版了不少旅游画册。我在意大利和波兰转悠的时候,她也正在希腊和克罗地亚拍片子。所以她称我为fellowtraveller,是给一个小女孩骨子里不安分的行走愿望以鼓励吧。

   一个人去萨尔斯堡,喝露天啤酒和热的PUNSCH.本以为PUNSCH是果汁,喝了才知道是酒。酒足饭饱去爬山看古堡,在古堡的售票处被几个男生拦住了。原来古堡的参观券,10个人的团体票可以便宜一半,他们已经有六个人了,所以现拉人入伙呢。很快另两个女孩也参加了进来,最后又拉了对情侣。

   进去以后还一起走着,男孩子们让我们猜他们是哪里人。我说波兰,另一个女孩说俄国,他们发出嘘声,说他们是爱沙尼亚的。两个女孩明显不太高兴,自顾自先走了。

   我忙着拍照,也跟爱沙尼亚人走散了,一抬头看到那两个女孩子,笑着跟我打招呼。一聊才知道,一个女孩是波兰人,另一个是在波兰教书的法国人。波兰女孩忿忿地说,几年前还是一个国家的,犯不着这么着急地跟俄罗斯划清界限。我觉得有趣,因为跟前东欧的年轻人打过不少交道了,直觉他们很回避那段历史。事实上西欧也没有厚待他们,所以两头都靠不上。但还是第一次从这个波兰MM嘴里听到这么直接的抱怨,我也是个直性子的,一下子就相见恨晚。

   俯瞰萨尔斯堡令人心醉,两个女孩只带了个最简单的傻瓜机,于是我说,用我的F70吧,等照片洗出来给你们发过去。她们很开心地给我留邮件地址,找不到白纸,就写在我的地图上。然后三个女孩子凑在一起,边摆POSE边议论帮我们拍照的GG帅不帅,时间就像飞一般的流过。

   下山她们还要赶路,我得等晚间的车去德国,于是在街上分手。我继续闲逛,到想去车站的时候才发现地图不见了。

   于是这辈子,我永远欠了一个诺言,也失去了两个朋友。

  

上一篇:夏天爱沙尼亚之行
下一篇:一位哲学家的旅行日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