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爱尔兰 > 爱尔兰

爱尔兰的另一面:莫赫悬崖边的笛声

  那天下午,在爱尔兰的香农机场送走中国代表团。朋友说,忙碌了好几天,大家很疲劳,不如到附近的莫赫悬崖风景区去游览一下,放松放松,以后一般也难有这种机会。我们无不举双手赞成。

    莫赫悬崖在爱尔兰岛中西部的最边缘,面向浩瀚无际的大西洋,以奇险闻名。很凑巧,莫赫(Moher)这个地名也有意思,中间如加个字母T,就成为“母亲”(Mother),那就是“母亲的悬崖”了。

  

    旅行车上路后,老天却不作美,暗云低垂,下起毛毛雨,寒气袭人。其实,这不算什么,在爱尔兰和英国,阴雨霏霏,实在是家常便饭。大伙的情绪倒未受影响,一路上依然笑语喧哗,更凭窗饱览初冬山野景色,只见地势逶迤起伏,河川急湍,绿畴似锦,那牛儿羊儿悠悠闲闲地俯首吃草,完全是一副风雨不惊的神态。

    也就两小时的路程。巴士驶进一个泊车场,没几辆车,冷清得很。参差壮观的山崖和大西洋之岸已经映入眼帘,但还要步行一段蜿蜒石子路才能靠得最近。已是薄暮时分,喜出望外,竟然雨止云开,令人盼望的太阳终于露出可亲的笑脸来。强烈的朔风却从洋面上汹汹扑来,水气阴阴,令人不由得打一个寒噤。

    正在这时,前方蓦然传来一阵悠悠扬扬的清亮的笛声,婉转悦耳,却显得格外苍凉。循声前去,发现是一位当地的男子,在路边吹奏竖笛,向游客售卖可能是自己织制的毡毯。那男子一脸岁月的尘霜,实在难以猜度他的实际年龄。身穿也许是凯尔特民族服装吧,赭红褐灰相间,很陈旧粗糙的样子,因为刚下过雨,脚下的靴子上还斑斑点点地沾着水渍与泥巴。

    他就这样端坐在路旁一方岩石上,漫不经心地吹着竖笛,身边另外几块石头上,则晾挂着已被雨淋湿的花色暗淡的毡毯。可是,游客寥寥,我很怀疑,那毡毯有人问津吗?而且天气如此严劣,这个男子全然不顾,就这样木然坐在那里,旁若无人地径自吹着他的竖笛,让那几分凄清的笛声飘飞在大西洋的岸边。

    莫赫悬崖果然值得一观,它由地壳变动和大西洋骇浪惊涛无数年冲击而成,是大自然令人叹为观止的杰作。斧劈刀削般的悬崖奇特地显现出密密的层次,仿佛是一部部千古巨书。悬崖附近,高耸着一座圆柱体的荒废不堪的古堡,像一个颓然而立的骑士。夕阳西下,又见烟波浩渺的大西洋上涌动着一片片灿烂夺目的金辉。

    我们往回走时,惊奇地发现那位男子依然岿然不动地坐在岩石上,专心致志地吹着他的竖笛。我实在想打听他的身世,可是,见他吹得那么投入,不忍心上前干扰他。我知道,莫赫悬崖一带人烟稀少,当地人世代多为渔民,风里来,雨里去,很能吃苦。

    这个吹笛人原来也是个渔民吗?他或许孑然一身,他以笛声排遣他的难耐寂寞吗?为了打发时光,他天天如此守信般来这里吗?这无疑是对意志力的挑战与磨练。我身处这天之涯海之角的莫赫悬崖,已经深感难以言喻的旷远与寂寥,偏偏又听到这般如泣如诉的笛声,无异于雪上加霜,让人情何以堪!

    这时,酡红色的夕阳已悄悄沉入大西洋,一弯冷月高悬于蔚蓝色天际,那笛声仍然在苍茫旷野中飘荡。我曾经在都柏林观赏过激扬欢快,充满现代活力的“大河之舞”,爱尔兰人那奔放达观的性格深深地感染了我。

    在遥远的莫赫悬崖,又见到如斯吹笛人,它使我感到爱尔兰人另外一面——人生舞台上的坚韧与沉冷。

    我上车离去。那苍凉凄美的笛声在耳际萦绕久久……

    文章来源:香港《大公报》 文/蓬生

  


下一篇:远离黑夜的挪威古城——卑尔根(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