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欧洲旅游网 > 德国 > 莱茵河

法兰克福 莱茵河畔的明珠

    简要内容:早晨爬起来还是首先为了工作。经过昨日的焦灼,大家反而没有了一定要达成共识的迫切目的。于是讨论更加轻松,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突出性成果。主办方昨天的一句听上去很谦逊的开场白,现在看起来居然成了一个奢望:希望我们还有机会再聚。

    (一)最长的一天

      

  印象法兰克福

    因为是朝着太阳飞,所以一路上都是阳光明媚。不巧分到了波音747的机翼位置,所以也没有什么景色可以看到。上半程基本上是浏览座椅后面的杂志,听着耳机里的音乐和相声。强迫自己睡了一会儿,醒来才发现也不过睡了半个小时的样子,而行程则刚刚过半。飞机飞到了乌拉尔山附近,在后舱的窗口望下去却是一片湿地的样子,还有的地方冒出袅袅的雾气。后半程就尤其无聊了。幸运的是三个并排的座椅只安排了俺一个人,所以有时间尝试各种不同的睡姿,只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就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中,飞机飞到了目的地上空,徐徐降落,这个冗长而无聊的飞行终于要结束了。

    

    德国海关通关手续还是相当简单的。出舱后有个简单的护照检查,然后在出关时还有一个印戳,就OK了。整体印象法兰克福机场虽然是欧洲最繁忙的国际空港之一,但是设施显然比不上伟大的首都机场。费了半天劲好不容易找到了537国航柜台,却被告知返程票根本无需确认。不过服务员还是蛮热情的,尤其是在异国他乡说着普通话,感觉还是相当亲切。

    

    机场出来直接上了趴活儿的出租车,奔驰of course。等车开起来才发现传说果然不假,周围全是奔驰宝马,还是敞篷小跑,偶尔几辆欧宝和大众,真是资本家的生活啊。酒店比想象中的小,其实整个城市比想象中的也小多了,真好似Google地图中显示一般局促。

    

    酒店入住还被告知额外费用要自己承担,会议只承担早餐和房费。房间居然和宿舍房号一样,真是巧合。上来冲了个澡,感觉应该吃些东西,否则漫漫长夜如何度过哦?下楼在餐厅坐了一下,掂量了一下价格,觉得还是闪人的好——太贵了。

    

    先溜达溜达再说吧。沿着并不是很宽的街道走了大概500米,一派热闹景象:感情人家也钟情大排档。几个帐篷下面是各种小吃。有比萨饼和各类糕点,当然也少不了啤酒。找了一个摊位,挑了一扇海鲜皮萨饼和一杯啤酒,竟花去6.5欧元,奶奶的,足够俺在北京下顿馆子了。在这里只能坐在路边的长凳开吃。一个什么“城市论坛”旗号的乐手在搭建的简陋舞台上载歌载舞,一帮大姐大妈也翩翩起舞,伴着一位大叔的起哄,真好像到了北京的小区花园里。

    

    几口下肚,胃里照样是没有什么感觉。瞥见路边有一个麦当劳,明天就靠他了。

    

    回来时选了个不同的路,本来看到了教堂的十字架顶,也隐约记得仿佛是某个景点,但是走了几步却是淹没在高楼后面。还是明天再说吧,累死了。

                  

       简要内容:早晨爬起来还是首先为了工作。经过昨日的焦灼,大家反而没有了一定要达成共识的迫切目的。于是讨论更加轻松,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突出性成果。主办方昨天的一句听上去很谦逊的开场白,现在看起来居然成了一个奢望:希望我们还有机会再聚。

    (二)走马观花

    

    早晨起来,总觉得不能再让胃肠受罪了。于是叫了Room Service,有个大叔把丰盛但不美胃的早餐推了进来。除了两个煎鸡蛋,其他的真可谓食之无味,面包是硬的、肉片是冷的、茶水是苦的。勉强填满了肚子,挂上Please Make Up的门牌,赶紧逃了出去。

    

    法兰克福下起了雨,虽然带来的伞勉强遮体,但总强于无。沿街往西,过桥,便到了缅因河南岸。回首过来的方向,便是法兰克福的地标性建筑欧洲银行高耸如云的身影。沿河岸向东,到了铁桥。桥历史悠久,但是现在只供行人穿行。在桥的北边入口,有标记表明缅因河历次泛滥的水位。下一站是罗马广场,走马观花般看了历史博物馆、三座大山般的市政厅、正义女神像、罗马皇帝加冕的大教堂及保罗大教堂等。在市政厅前和女神合了张影,却意外的遇到了一队注册结婚的新人。

    

    中午去麦当劳用硬币换了个汉堡和一杯可乐,同样是冷冷的。然后就跑到电影院看了3D版冰河世纪。尽管听不懂,但是简单的剧情看起来还是能猜个大概。等踱会房间,已经是累的两腿酸痛了。

    

    整体感觉城市比较懒,8点钟出门基本上大街上是冷冷清清的,9点左右店铺的伙计们才开始张罗开张营业。即使在热门景点,也是游客稀少。也许现在是旅游的淡季?

    

    中国元素。先是在铁桥的北边有个骨科诊所,门口标牌上清清楚楚的刻了一个“康”字;罗马广场东侧和南侧,有两个华人开的免税店,尽管对其商品不是很感兴趣,但是还是那句话,异国他乡能与人说两句家乡话,还是挺爽的;不怀好意的迈进阿迪达斯的专卖店,果然发现了标价80欧元的Made in China;漫步街头,在饭店的西南角,终于发现了中餐厅,尽管门口的菜谱中没有列着中意的饭菜。

    

    推断国人来欧洲旅游时,法兰克福只是短暂停留的一站,所以勤于购物,但是没有时间吃饭。正因此,才会有免税店多于餐馆的现象。回想去年在洛杉矶,导游带领着一路穿行于中餐馆和华人商店中。看来,中国人真是自给自足,羊毛出在羊身上啊!

                  

       简要内容:早晨爬起来还是首先为了工作。经过昨日的焦灼,大家反而没有了一定要达成共识的迫切目的。于是讨论更加轻松,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突出性成果。主办方昨天的一句听上去很谦逊的开场白,现在看起来居然成了一个奢望:希望我们还有机会再聚。

  

  漫步欧洲小城

    (三)没有导游,自得其乐。

    

    跟随旅行社出来,绝对不会有清晨雨中漫步欧洲小城的清净,不会有午后闲坐罗马丘广场的惬意;不会有迷途的焦虑,也不会有蓦然回首就在眼前的惊喜;不会有充足的时间挥霍在歌德故居,也不会有冲动去历史博物馆里聆听前人的故事。  

    早晨爬起来还是首先为了工作。经过昨日的焦灼,大家反而没有了一定要达成共识的迫切目的。于是讨论更加轻松,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突出性成果。主办方昨天的一句听上去很谦逊的开场白,现在看起来居然成了一个奢望:希望我们还有机会再聚。

    

    会议结束时尚早,外面也连续第二天飘着雨。稍事准备,还是冒雨出发,奔着地图上所示的方向,去找寻老歌剧院的影子。由于是周末,店铺都没有开张。路很滑,罕见几个行人,车子一闪而过,带起一条水花。雨中摸索了一刻钟左右,居然到了交通银行的门口。拐个弯,继续往北走,没有多久,就到了老歌剧院前的广场。广场上的喷泉兀自向上喷着,然后和着雨水一起砸向下面的水池。老歌剧院沐浴在清清的雨水中,仿佛洗去了历史的尘埃。虽然称作老歌剧院,但是经过二战空袭的洗礼,这座歌剧院也未能幸免。战后大规模的重建才使得她又涅磐般屹立起来。

    

    本来应该从歌剧院往东南方向斜插下来,但是因为没有太阳定位,反而糊里糊涂地选择了向东北的一条路。闷闷的走了很久,除了一座高耸的塔楼建筑和一爿中国餐馆,居然没有任何收获,反而觉得越来越走入了居民区。我迷路了。

    

    雨渐渐停了,风吹散了头顶上的云,太阳马上就露出了笑脸。来到一个公交站前,按照自己的位置定了个位,终于摸清了应该前行的方向,反而不紧张了。慢慢的走着,居然来到了歌德洗礼的卡特琳娜大教堂,这里是我曾经来过的地方,于是便更加欢喜了。

    

    没有按照当时的路线返回,而是换了个方向去找寻歌德故居。走过了几条街,转过街口,豁然发现一个小广场。广场南侧是座高耸的建筑,悬挂着欧盟和法兰克福的旗帜;东侧是两头公牛雕塑,看来是来到证券交易所了。一个女童闹着要爬上牛背,哭声和母亲的斥责声混成一片,于是这座小广场也有了生气。

    

    再往前行就到了卫戍大本营,也就是原来的警察厅,现在被一个咖啡馆占据着。往西走了几步,又是一个小广场,立着两座雕塑,北面那个隐约是歌德的铜像,我知道目的地到了。但是直到转过南面那座为纪念书籍印刷技艺而建造的雕塑,还是没有故居的影子。再回来,在两座的雕塑间终于发现了刚才被忽视的路牌。转过一个街角,故居就呈现在眼前。

    

    故居的入口封着。只有穿过歌德故居博物馆才能到达。博物馆共两层,第一层是个小讲堂,摆满了座椅,估计是举行学术讲座的地方;第二层共13个连通的展室,按照歌德生活的不同年代顺序展示了各个时期所收藏的画作。

    

    从展室出口沿着楼梯下行到一层,在进入小讲堂之前,左侧有个不显眼的标示,指向了歌德故居的方向。再穿过一个展厅,就到了歌德故居的后院。院子不大,但满目青葱。据说有口井,但是并没有发现。推开故居后门,是一个穿堂,左手边有多种语言的介绍材料。顺手拿了一份,总算有了大概印象。

    

    故居共有四层,充满了浪漫的奢华气息。墙上满是主人收藏的同时代的画作,画得多是房子的男女主人和小主人;房间因用途不同贴有不同颜色的壁纸,餐厅是黄色的,会客厅是红色的,音乐厅是蓝色的等等;图书室里面贴着墙壁摆满了书柜,收藏了2000多本各学科书籍,音乐厅里陈放着钢琴等乐器;走廊和楼梯间里摆满了主人游历各地带回的纪念品,在三楼的穿堂中还摆放了一座现在仍然运行的摆钟。传说中歌德出生的房间北墙的东侧悬挂着两个黄铜装饰,上面是星星,代表生命,下面是七弦琴,代表死亡。在顶楼的写作间,陈列相对简单许多,只有一个躺椅和一座书桌。就是在这里,歌德完成了包括《少年维特的烦恼》在内的诸多早期著作。艺术家的成长固然离不开家庭的支持和熏陶,但艺术作品的创作却需要艺术家寂寞而艰苦的思索。非但艺术,其他行业的创作,不也是这样吗?

    

    故居出来,时间尚早,于是便拖着酸痛的双腿往罗马丘广场南侧的法兰克福历史博物馆踱去。博物馆一层是今夏的主题展览,展出了法兰克福历史上的名宿霍夫曼。此人生于斯,长于斯,虽然曾短暂外出求学和从事政治活动,但是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这座小城度过的。他生于由木匠和酒商结合的家庭里,从小就不循规蹈矩;经过医学培养,成为有名的妇科大夫。在从医之外,他广泛涉猎建筑和出版等行业,组织了多个社会团体和沙龙,并借助自己的交际能力和由此建立的社会关系在1848年的革命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把平时为儿孙画作的漫画成集出版,居然成了有名的畅销书。中国人讲“不为名相,就为名医”,此人可谓集大成的典范。

    

    博物馆二楼南侧是城市历史展览,展现了这座城市在二战前后的木质模型和各个时期衣着装饰和家庭用品。当然并没有避讳那段纳粹的历史。博物馆还为死难与此的1纳粹的斗士专门设置展示。北侧则是古城的展览,各个时期的宗教雕塑,尤其是耶稣殉难在十字架上的雕塑,展示了这个城市的古老。但是显然博物馆的伟大不是出于记录历史的长度和广度,而是记录的准度。

    

    博物馆的北侧,自然就是最有名的罗马丘广场。此时游人如织,当地人也携妻带子,闲度周末。在正义女神的前方,几尊真人雕塑变换着各种姿势,招揽着往来的游客。此时阳光尚强,把整个广场镀上了一层金色。

                     

  

上一篇:[多图]德国慕尼黑艺术之旅
下一篇:[多图]德国鲁尔区的“人造风景”

.